您的位置:返回首页 >> 都市激情 >>

【一丝不挂】(19)作者:liming609

【一丝不挂】(19)作者:liming609
字数:1069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19章

  凌尘终于无奈地走到书桌边,拿起电话,又等了好一阵儿,才面无表情地拨通了刘鑫的号码,语速平缓如机器般地说道:「刘鑫,你好,我是凌师母。」
  「师母好。小雪回去了吗?」

  「回来了。没出什么事。谢谢你的关心。」

  凌尘的声音仍是没有丝毫感情色彩。

  「哪里,应该的。谢谢师母通知我。」

  「还要问你一下,小雪回来之后一直很伤心,你知道为什么吗?」

  「是么?……我不知道。开始一直都好好的,我去了趟卫生间,出来人就不见了。」

  「就这些?不是……」

  凌尘看着萧森的嘴形,迟疑了片刻。「不是因为你另有女朋友?」

  「怎么会?呵呵……师母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回国之后就没交过女朋友。」
  「哦,那好吧。有事再联络。对了,如果你这两天有空,希望能来看看小雪。你们的问题还是你们自己解决比较好。」

  「好。明天,最迟后天,我一定抽时间过去一趟。」

  这倒奇怪了,小雪怎么会知道刘鑫另有女人?萧森这么想着,见凌尘渐趋平静的脸上有着和他同样的疑惑,便问:「小雪下午怎么跟你说的?」

  「她下午根本就没说什么。要不是刚才你逼问,我都还不知道有这回事呢。」
  萧森想了想,又问:「小雪回答的时候,是不是有说『好象』?」

  「好象……是有说。」

  萧森立刻胸有成竹地站起身。「多半是她看到什么东西,会错了意。呵呵……」

  说完,当先向小雪房间走去。

  萧雪依然面墙躺着。

  圆润的屁股依然诱惑着他。

  萧森勉强控制住自己的表情,走过去,坐在床边,伸手拍了拍萧雪的肩膀,轻声叫道:「小雪?」

  小雪抖了抖身子,似乎想要甩开他。

  萧森倒反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是该扳她过来,还是该轻轻抚摩以示安慰,或者用力拍打以示惩戒。见到凌尘也在床边坐了,为保险起见,他还是选择了缩回手,尽量温柔地问道:「小雪,你老实告诉我,你是怎么发现刘鑫另有女人的?」
  萧雪这才慢慢回过头,看看他,又看看凌尘。「你们去问他了?」

  如雾的眼睛让萧森暗自心惊。这丫头还真是长大成人了。便宜了刘鑫这个小兔崽子!

  凌尘也转脸看着他,似乎在等待他的回答。

  萧森连忙丢开那些胡思乱想,点点头,趁机将视线抬高,看看墙上那张小雪七岁时拍的全家福,答道:「对。他保证说回国之后绝对没有女朋友。」

  萧雪的脸上顿时有了些光彩。也不说话,只把目光楞楞地转向凌尘。

  凌尘见状,便轻声问道:「小雪,你是不是弄错了?据我们所知,你师哥他确实没有别的女朋友。以前在学校的时候生活作风也一直很严谨。你是看见什么东西才怀疑他的?」

  好一阵儿,萧雪才低头答道:「他……他本来跟我约好去书城。结果又临时变卦,说要跟别人一起吃饭谈事情,还不许我同去。」

  「就为这个。」

  萧森忍不住接口道,又和凌尘相视一笑。「他可能是真有重要的事情要谈啊。刘鑫一向都很忙,你又不是不知道。」

  「和那种女人还能有什么重要事情可谈。哼!」

  萧雪这么说着,脸上的表情却显然已经轻松了不少。

  萧森笑着追问道:「那种女人?哪种?是不是你认识的?」

  萧雪低了头,迟疑着答道:「是……是甄琰,师姐。」

  萧森多少有些吃惊。「是她?怎么可能?你怎么知道的?」

  「我……她打电话给师哥。我看了来电显示,是她的手机。」

  这个小骚货,居然一直都在骗我!看我怎么整治你!日——凌尘忽然插嘴道:「甄琰怎么就不能跟你师哥谈正经事了?她不是要出国吗?说不定还是你师哥帮的忙呢。」

  「那师哥为什么不肯对我明说?而且……而且……甄琰那样的女人,有几个男的能抵挡得了她的诱惑?」

  萧雪一边说,一边就若有所指地看看萧森。

  凌尘却并没有注意到萧雪的神情,依旧絮絮地解释道:「也许你师哥就是怕你误会才不告诉你的,没想到还是被你误会到了。你师哥是见过世面的人,你应该对他有信心。」

  说完,又求救似的看了萧森一眼,似乎知道自己的话没有多少说服力。
  「你妈说的没错儿。呵呵……」

  萧森努力笑了笑,又道,「据我所知,甄琰从大学开始就一直是一个香港富商的二奶。她的房子车子都是这么来的。那个富商管得很严,说不定还会请人跟踪她,她怎么敢冒险去诱惑别人?平时那些看起来有些过分的言行举止,不过是习惯成自然罢了,当不得真的。」

  萧雪终于信服地低了头,没再说什么。

  凌尘笑着站起身,难得地调侃着萧雪。「好了好了。暴雨转多云多云又转晴。没事了没事了,我也该下去做饭了。小雪,你也去洗洗脸,好好按摩一下眼睛。不然,明天你师哥来了看见,还不定该怎么心疼呢。」

  「哼!谁要他心疼。」

  小雪撇撇嘴,又羞涩地笑笑,到底还是忍不住问道,「师哥明天真的会来吗?」
  「不是明天就是后天。咦?你刚才还恨得他什么似的,现在倒这么着急起来了?」

  「谁着急了?他不来才好呢。」

  看见女儿春情荡漾的娇俏模样,那股异样的感觉再次笼罩了萧森。连忙在脸上堆起些笑容,站起身,走回书房。

  萧森点上一只烟,好不容易甩掉那些让他害怕的乱伦幻想,立刻开始得意起来。假如不是进门就看见恐慌的凌尘和莫名其妙的小雪,也许他现在已经拎一壶老酒,嚼上了凌尘拿手的回锅肉。老谢那边据说已经十拿九稳;这次河南之行,他的粗犷豪爽又轻松压倒了老周的文弱细腻。原本以为相当艰难的两件事,竟然全都进展顺利,也许很快就会水落石出,他怎么能不洋洋得意,甚至欣喜若狂呢?
  早知道小雪的事情这么容易解决,刚才就不用那么着急上火了。不过,也幸亏自己及时回到家,否则让两个女人折腾来折腾去,小事很可能会变成大事。女人们一向都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绝对不能相信她们!甄琰这骚货当然也不例外。上次逼得那么凶,她还是死都不肯承认和刘鑫有来往,分明心中有鬼。而且显然不会象凌尘说的,仅仅是要刘鑫帮她出国而已。刘鑫那样的人,不会帮别人的忙而不要求代价。除了那具魅力十足的躯壳之外,甄琰也付不出什么象样的让刘鑫看得上眼的代价……萧森东一榔头西一棒槌地想着,心情益发亢奋……刘鑫这小兔崽子装得倒象,表面上一本正经,心里原来也藏了不少男盗女娼。如今老子把柄在手,看你还能折腾出什么花样。日——萧森咧咧嘴,正要干脆利落地骂出声来,一个突如其来却顺理成章的念头猛地窜进他脑海,立刻就把刚才似乎还不可遏止的亢奋,浇成了一缕飘渺虚幻的青烟。

  假如刘鑫真的已经从原来的木讷书生,变成了重色无情的商贾,麻烦可就大了。小雪这种毫无经验的少女,能吸引他的只有纯洁的身体而已。一旦得手,刘鑫随时都有可能翻脸不认人。不仅这个把柄将毫无用处,那个职位只怕也会镜花水月,转眼成空。萧森越想越觉担心,青烟竟自化作冷汗,在两腮蚂蚁一般地爬着。

  幸好小雪还没完全失身。这是自己最后的底牌,今后必须严加看管,不能再给他们任何机会。要不要打个电话叫他明天不要来呢?萧森犹疑着,又捏起只烟,点上。想要对抗刘鑫的狡猾和小雪的执着,实在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如果管得太严,见多识广的刘鑫有可能会知难而退,食髓知味的小雪也同样很难对付。只要她没有足够的证据怀疑刘鑫,多半还会不顾一切地反追过去……

  慢慢来!好好想想!自己还有的是时间,有的是机会。发现脑袋转得有些反常,萧森连忙暗自惕厉着,站起身,走到窗边,看着外面灯火辉煌的城市,好一阵儿,才总算渐渐平静下来。

  暂时而言,那个职位基本已经可算到手。假如河南那边拿他作首选,假如小雪也不再莫名其妙闹什么别扭,有足够理由回绝老周的刘鑫肯定不敢冒险开罪他。有没有这个把柄根本无关紧要。想到这里,萧森仿佛见到了暗夜里的灯光,连忙把视线集中过去,专注寻找着恢复信心的道路。必须尽快设法谋得一些刘鑫不可能再剥夺回去的利益。只有这样,这个妙手偶得难能可贵的把柄才不会白白浪费,自己也就不用担心刘鑫和小雪到底怎么发展了。

  窗外灿烂的城市渐渐又开始明朗。

  清风吹拂之下,一切很快就显露出条理。

  首先,是要从罗汉那里确认河南的选择;其次,是要从甄琰那里确认「走私」的证据;最后,是要从刘鑫那里得到更大的保障。也许签个年限很长条件很厚毁约金很多的合同,也许直接要求一些「红股」变成上市公司不大不小的股东。
  萧森又再站了几分钟,酝酿好情绪,转身走回书桌后坐下,拿起电话。
  「是萧院长啊。呵呵……什么时候回来的?」

  萧森曲意逢迎道:「刚回来。打个电话跟您汇报一声。罗书记这个假期过得如何?」

  罗汉立刻叹息道:「不好啊。小王小张不知都躲哪里去了。刘鑫弄一个蠢蠢的何群陪我们,就知道带着徐晖往海滨和游乐场跑,又热又累,没劲透了。」
  刘鑫怎么这样办事?就算已经签了约,难道他不怕罗汉将来找他岔子吗?还是罗汉的地位根本就毫无重要性可言?萧森暗暗有些奇怪,嘴里却半安慰半打趣着说道:「有美女相伴,去哪儿还不都一样。嘿嘿……」

  「那丫头我可惹不起。呵呵……」

  罗汉笑了笑,紧接着问道。「别说我了。你这次去河南怎么样?玩得还开心吗?」

  「开心!我还正要多谢您的安排呢。什么时间有空,容小弟做个东?」
  「随时都可以啊。」

  话音未落,罗汉又想起些什么,连忙改口道。「不过今天不行。我这儿还有位客人,估计要呆到很晚。萧院长刚回来,大概也累了吧。咱们约明天,如何?」
  「是位女客吧,哈哈……那好,明天下午六点,我准时去接您。」

  放下电话,萧森不由又犹豫起来。连徐晖这样柔弱无力的女人都惹不起,罗汉到底值不值得自己下这么大工夫巴结?河南的人似乎也很少提到他,会不会是在那里呆不住了,才主动或被动地来了深圳?或者,徐晖背后还有着让他敬畏的后台?什么后台?看来自己只怕也很难得手了。

  不管怎么样,能从罗汉那里探听些河南方面的消息也是好的。何况他以后常住深圳,很多事情要打交道,不能得罪了他。萧森这么宽慰着自己,一边又拿起电话,板了板脸,拨通了甄琰的手机。

  「是萧老啊,嘻嘻……有什么好消息吗?还是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
  甄琰暧昧的笑声和娇懦的问讯,立刻让萧森心痒不已,好不容易板起的脸不由自主松软了许多。「好消息也有,要你帮忙的也有。嘿嘿……」

  「是不是论文通过了?真太谢谢萧老了。」

  甄琰惊喜地叫着,感谢声中竟也不乏真诚。

  「就挂着你那破论文。呵呵……」

  「那还能有什么好消息?萧老您要高升了?还是搞定了刘鑫那边的职位?」
  见她提到刘鑫,萧森连忙静下心神,想着还是当面问她比较好,便故意卖个关子。「你过来跟老子好好庆祝一下,我才告诉你。」

  甄琰迟疑了片刻,说道:「我……我现在在老家呢。」

  妈的,居然还敢当面骗我!不行,这骚货已经连续让老子吃瘪了两次,不让她好好吃点苦头,自己的气肯定出不了。只是,再大的苦头对她来说也很可能会变成一种享受,有没有什么新鲜过瘾的好办法呢?萧森一边胡乱琢磨着,一边冷了声音,道:「是吗?那上午打电话去找刘鑫的是谁?跟他约好了一起吃午饭谈事情的又是谁?」

  甄琰当然只能楞住。半天,才低声下气地答道:「嘻嘻……萧老别生气啊。我现在被何群缠得厉害,实在脱不开身。」

  何群?就是上次捉自己奸的那个?刚才罗汉好象也提到过这个名字,是不是同一个人?萧森暗觉不妥,却又不知道毛病出在哪里?急急叫道:「你他妈还敢撒谎!何群整天都在陪着罗汉他们,哪里会有时间去缠你?你要不想来也可以,以后咱们桥归桥,路归路,别怪我翻脸无情。」

  甄琰又再沉默了一阵,才勉强陪笑道:「萧老别发火嘛,这么点小事,气坏了身体可不划算。呵呵……」

  「扯你妈的淡!你也值得老子发火?我告诉你,你的户口可还在深大,你所有的学业评语可还要我写……」

  萧森故意不说下去。

  甄琰总算彻底放弃了抵抗,哀告道:「别,别……萧老。都是我不好,我道歉,我……我跟您赔罪还不行吗?」

  萧森知道已经吓得她够,想着还得从她嘴里套东西,便略略软了语气,说道:「你一句真话都没有,我怎么还敢相信你。哼!」

  「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对您老说谎了。请您别再生气了,行不?」

  甄琰信誓旦旦地说着,顿了顿,忽然又拿出娇媚的声音。「我这几天其实一直也在想着您老,还打算去美国之前再好好伺候您几次呢。」

  「又鸡巴装蒜。想我还说谎不来见我?你以为我是傻子啊!」

  「我今天大姨妈来了,身体不舒服。怕您老硬上,所以……嘻嘻……」
  这个骚货简直说谎说出瘾来了!萧森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不想继续跟她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转而问道:「你是不是保证再也不对我说谎?」

  「是。」

  「那好,我问你:何群什么时候去了刘鑫公司?」

  「就是五一前一天去的,上个星期一那天。他缠着我帮他找工作,我实在没办法,只好……」

  「废话少说。」

  萧森冷冷地打断她,又问。「你不是一直说跟刘鑫没来往吗?到底怎么回事?」
  「我……我原来联系的美国学校突然变卦,临时想到请他帮忙。」

  「是吗?我看你也没少跟他睡过吧。嘿嘿……」

  「没……没有。他对我没多大兴趣。」

  「扯淡!你觉得这么说我会相信吗?难道他会白白帮你的忙?而且还帮你两次。」

  「你非要不信我也没办法。我给了他钱的。何群也不过是试用,不好的话随时可能被辞退。」

  萧森知道在电话里问不出个所以然,便收气道:「那好。今天就算了,过两天我找个时间叫你出来。你要随叫随到,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萧老……」

  甄琰无奈地叫着,似乎还想说些什么。

  「不用跟我讨价还价。好了,我也该去吃饭了,再见!」

  萧森放下电话,感觉到今天收获颇丰,在皮椅上得意地晃了许久。

  第二天傍晚,萧森刚刚走进五洲宾馆大堂,就看见罗汉已经坐在旁边的沙发上,一个人。

  寒暄几句之后,萧森尽量轻描淡写地问道:「今天不叫徐小姐作陪了吗?」
  「不用了吧。」

  罗汉心照不宣地瞅瞅他,笑着说。「今天咱们两个老家伙要聊些正事,带了她反而不方便。再说,两条腿的猪不好找,两条腿的女人还不是哪儿都有。呵呵……」

  萧森楞了楞,也笑道:「说的也是,那我们走吧。」

  然而,在酒楼房间里坐了一个多小时,两个人也都已经酒足饭饱,罗汉却始终还是一句正事都没提起过。叫来两个小姐作陪后更是左拥右抱得不亦乐乎,连话都几乎不跟萧森说了。

  这家伙到底卖的什么狗屁膏药?是猜出了自己的来意,还是另有事情要自己帮忙?是不是非要等自己先开口求他才算完呢?萧森这么想着,知道如果自己不提,今天晚上很可能就这么白扯过去,不由就有些着急。妈的!算你狠。我没时间跟你穷耗,吃点儿亏也只好认了。反正你做初一我做十五,等你求我的时候,叫你知道老子的厉害。

  主意一定,萧森立刻自在了许多,瞅个罗汉喘气的间隙,笑道:「罗书记真好兴致。呵呵……您刚才说要跟我聊些正事,不会就是这个吧?」

  罗汉也笑着欠起身,「当然不是。不过,这是你的正事,你不说,我怎么好意思开口呢?」

  罗汉差强而直接的回答让萧森哭笑不得,只得点头应道:「有劳老哥您费心了。是不是河南那边有了什么消息?」

  「老弟果然不同凡响。难怪能做得上院长。」

  罗汉惊异于他的敏锐,神色正经了不少。「河南那边确实来了消息。但是好是坏,还要由老弟来定。」

  「老哥有话就直说吧,跟小弟还卖什么关子?呵呵……」

  罗汉坐直身子,看着他。「那老弟先说说看,你怎么会突然冒出来争这个位置的?」

  「这还用我争?笑话。要不是我当初怕自己太忙,根本就不会有别人的份儿。」
  萧森努力做出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那你现在不忙了吗?」

  罗汉话里有话地问。

  萧森暗自一惊,连忙若无其事地答道:「其实现在也忙,但过段时间就轻松了。不瞒老哥说,我年内肯定会提正。中国的事情您是知道的,副职穷也穷死,累也累死。提正之后,不仅清闲了很多,办什么事也会方便很多。」

  罗汉淡笑了声表示理解,又问:「老弟跟刘鑫什么关系?他这么听你的?」
  「也不能算很听。呵呵……不过,再怎么说,对未来的泰山老丈人,他总还是要有所尊重的。」

  「原来如此。那就好办了。」

  罗汉搓搓手,神情渐渐开始松弛。

  「老哥是不是也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呢?有就直说,只要老弟办得到的,一定尽力而为。」

  「那好。」

  罗汉沉吟了片刻,沉声说道。「现在协议已经送到了河南等领导们签字。我们的意思,是要刘鑫再出一笔签字费。」

  「多少?」

  「这个数。」

  罗汉伸出两根指头,象是在表示胜利。

  二十万?太少了,不可能。「两百万?」

  罗汉笑着点点头,重新倒进沙发。

  签字费就要两百万,这帮家伙胃口还真不小。萧森既惊奇又羡慕地想,担心自己很难说服刘鑫,便反问道:「这点小钱你们直接跟刘鑫要不就得了,哪儿还用得着我帮忙。呵呵……」

  「刘鑫这小子抠门得很,即使答应了也很可能要克扣大半。所以……嘿嘿……」

  「不会吧,他连你们也敢得罪?应该是他求你们才对啊。」

  罗汉诧异地看着他,忽然问道:「老弟好象不太了解刘鑫的背景,是吗?」
  萧森不由楞住,停了停,才小心翼翼地说道:「他不就是有些钱吗?还能有什么其它背景?」

  「这你可就把问题看简单了。光是他自己的那几个钱,就能收购大型国企?何况有钱还未必收购得了呢。」

  看到萧森惊愕的表情,罗汉多少有些自得。「我也跟老弟交个底。其实刘鑫自己的钱也就几千万而已。大头是美国一个合伙基金,里面的投资者全都是这些年陆续移民出去的太子党。其中很多人的父母亲友都还在国内担任要职。」
  除了暗自艳羡刘鑫狗屎运太好之外,萧森实在也没别的好说。「难怪他回来之后什么都顺风顺水,我还以为他真从一个穷书生变成了商界奇才呢。」

  「能挂上那些人,还能糊弄住他们这么久,也算是不小的本事了。呵呵……老弟可能没跟他在商场上打过交道吧?」

  「那倒是。」

  萧森只得表示赞同,一边暗暗提醒自己不能小看了刘鑫,一边又问。「老哥打算什么时候跟他提签字费的事情?」

  「今天已经提了。他说要考虑一下,过几天才答复。」

  「好。我一定争取说服他,尽快。」

  萧森尽可能胸有成竹地说。「不过,小弟的事情……」

  「这个你放心,只要刘鑫答应给钱,你的事包在我身上。有什么条件尽管说,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呵呵……」

  萧森知道不必绕太多弯子,便直截了当地问道:「干拿工资毕竟还有风险,有没有可能也帮我争取一些红股?」

  罗汉犹疑了片刻,为难道:「这个就要看刘鑫了。不过你放心,我们会尽量帮你争取最优厚的待遇和最长的聘任期。实在不行,还可以设法从员工股里批一点出来。你看如何?」

  「那可要多谢老哥了。」

  萧森一边笑,一边就站起身,走到桌边,倒了两杯酒,端给罗汉。「来,让小弟再敬您一杯。」

  「哪里哪里。以后我大多数时间都要呆在深圳,要麻烦老弟的事情还多着呢。我们互敬吧。」

  一切都在向最美好的方向发展。自己的狗屎运总算也到了。送罗汉回去的路上,萧森越想越觉得意,忍不住问道:「对了,罗老哥,徐晖那丫头到底有什么背景,连您都惹不起?」

  罗汉楞了楞,忽然就笑了。「我是惹不起,不过你可能惹得起。哈哈……」
  萧森心中一动,连忙又问:「怎么讲?」

  「她是你未来女婿的情人。只要你不怕老婆吃醋,惹惹她估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妈的,这小子真他妈不象话!」

  萧森嘴里这么骂着,心中的欣喜却要远远多于恼恨。原来刘鑫在河南还养着一个,日——这回看你还往哪儿跑!

  「怎么样?老弟是不是想试试?」

  「嘿嘿……」

  萧森淫笑一声,没有答话。

  「你今晚倒舒服了,我怎么办?」

  「那……我叫两个小姐来伺候您?」

  「不要。那种女人太脏。有没有别的好介绍?」

  萧森想了想,笑道:「有倒是有,只是不知道她忙不忙。这样吧。我打电话问问,如果有空就叫她过来。」

  说完,便拿起电话,找到甄琰,叫她尽快赶到酒店。

  见萧森如此爽快利落,罗汉满意地笑着,又问:「等会儿要不要我帮你叫开门?」

  「也好,有劳老哥您了。」

  「没什么。呵呵……还要提醒你一下,这丫头学过几天跆拳道,老弟可要小心对付。」

  萧森不以为意地大笑起来。「好歹我也是部队里出来的,难道还怕个女人不成?不瞒老哥,我还就喜欢那种穆桂英花木兰的类型。哈哈……」

  半天,徐晖才衣装整齐地开了门,表情不大自然地问道:「萧院长找我有什么事吗?」

  「一点小事。」

  萧森随口应着,转身看看旁边的罗汉。「罗书记先去休息吧。我坐一会儿就走。」

  「好。晚安。」

  罗汉意味深长地看看他,转身晃回自己的房间。

  微红的脸色让徐晖魅力倍增,也让萧森更加心猿意马,欲念难止。在这样得意的时刻,正该有这样的新鲜货色来作为贺礼。谁还敢说自己的狗屎运不够好呢?萧森这么想着,一边就抬起手,想要扶住徐晖的肩膀,一边平心静气地说:「来,小徐,我们进去谈吧。」

  徐晖退了两步,放他进去,也不关门,只跟在后面,见他停在房间中央,便默默停住,低下头,问:「现在可以说了吗,萧院长?」

  萧森只好走去沙发上坐了,招手道:「你也坐啊,小徐。」

  徐晖犹豫了片刻,到底还是坐进另一张沙发。

  萧森清了清嗓子,开门见山地问道:「你老实告诉我,你跟刘鑫是什么关系?」
  徐晖猛地抬起头,诧异地看着他。「您问这个干什么?」

  萧森嘿嘿一笑。「刘鑫大概没告诉过你吧,他一直在很正式地追求我的女儿。」
  「是么?」

  徐晖简单地反问着,脸上的诧异却消退了不少,取而代之的是几分释然,一丝伤感。

  萧森只好板起面孔,继续逼问。「我听说你是他在河南的情人,有没有这回事?」

  「您别听罗书记乱说。我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真的没有?」

  「真的没有。」

  一阵酒意忽然就涌了上来,把徐晖娇柔的脸模糊得越发妩媚。

  妈的,这么绕来绕去还不得拖到明天!欲念暴涨之下,萧森渐渐有些不耐烦。「我看你这孩子挺好,千万别走错了方向。」

  徐晖低了头,轻声道:「谢谢萧院长关心。以后还要请您多多指教。」
  「我会经常指教你的。就怕你不肯接受。嘿嘿……」

  听到他的笑声,徐晖抬起头,多少有些畏怯地缩了缩身子。「那怎么会?我一定认真接受。」

  「好。」

  萧森干脆就站起来,俯瞰着弱小的徐晖,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姿态。「以后你也要在深圳长住,有我照看着就什么也都不用担心了。你说,你该怎么报答我呢?」

  说完,伸手向徐晖的胳膊抓去。

  徐晖连忙闪开,眼睛里透着厌恶,脸上一片倔强。「萧院长。这里是酒店,门也还开着,您放尊重些。」

  萧森不以为意地继续弯腰,把手按在徐晖肩膀上。「我知道这里是酒店,我还知道这里是深圳的酒店。但你只怕不知道我在深圳有多大力量吧?告诉你,就算你去公安局告我,也不会找得到一个敢来抓我的人。」

  「我……我……我去找……」

  徐晖嗫嚅着,没有说下去。

  「去找刘鑫是吗?好,你现在就可以打电话问问,看他敢不敢管你的事?」
  徐晖佝偻着,半天都没能答话。

  这似乎有些太容易了吧。罗汉说得那么吓人,多半是因为他被酒色淘虚了身子。萧森得意地笑着,正想再弯腰下去,将徐晖抱住。不料她竟双拳齐出,一上一下重重打在他小腹和胯中。萧森大叫一声,跌坐在地,脑袋还在木头的沙发扶手上撞出「嘭」的一声闷响。

  等他好不容易缓过气,徐晖早已经跑出门外,无影无踪了。

  萧森扶着茶几站起身,定神四处张望了几眼,发现徐晖的手袋还放在床头,知道她必会去找刘鑫,心中暗叫不好,酒劲立刻散去大半。他连忙重新坐下,想了一阵,决定先下手为强,堵死了刘鑫的嘴再说,便拿起电话,拨回家里。
  「刘鑫来了吗?一切进展如何?你有没有一直看着他们,不让他们有单独相处的机会。」

  「挺好,挺正常。在小雪房间也都一直开着门的。」

  凌尘低声答道。

  萧森满意地点点头。「你叫刘鑫接电话,我有事情要问他。」

  没过一会儿,话筒里就传来刘鑫沉稳的声音。「萧教授吗?跟罗书记玩得怎么样?呵呵……」

  萧森懒得理会他话中隐约的揶揄,直截了当地问道:「刘鑫,你对我女儿是不是认真的?」

  「当然是。再认真也没有了。」

  「那好。甄琰那件事我好歹帮你应付过去了。现在这里还有一件事,我也可以帮你瞒着小雪。你说你该怎么谢我?」

  「甄琰跟我本来就没什么私情。」

  刘鑫静了静,又问:「你说的是什么事?」

  萧森忍不住冷笑道:「甄琰的事大家心里清楚,用不着费事解释。而且,现在又出来一个徐晖,你还有什么话说?」

  「徐晖?徐晖怎么了?」

  「她是你在河南养的情人,你敢否认吗?」

  「当然敢。你别听罗汉胡扯。」

  萧森不由有些着急。「你少胡扯才对。连她自己都承认了,你否认还有个鸟用。」

  「是吗?她人呢?叫她跟我说话。」

  「她刚刚出去了。」

  「那我打她手机,您等我一下。」

  「她没带手机。」

  萧森不耐烦地答着,「你别跟我打岔。就算以后她反了口,小雪也不会原谅你的。我的女儿,我最了解。」

  刘鑫终于又静住,半天,才沉声问道:「那您是想要得些什么好处?」
  算他聪明。萧森好不容易放下心头一块大石,暗自庆幸着这招险棋的成功。「第一,我要得到法律顾问的职位。月薪三万,期限十年,一切开支都要报销,工作量大的时候要有奖金。具体条件以后再谈。」

  「好。我尽量帮你争取。」

  「不是尽量,是一定要拿到。」

  见刘鑫沉默着没出声,萧森接着说道。「第二,河南那边要求两百万的签字费,你必须同意。因为他们答应要分些员工股给我。」

  刘鑫的语气忽然轻松起来。「原来你已经跟他们沟通好了。呵呵……」
  「还有,第三,你必须拿一百万出来做小雪的教育基金。如果将来分手,还要再付一百万作为补偿。省得你在外面花天酒地,乱搞女人。」

  「哦,还有吗?就这些?」

  刘鑫轻描淡写地问。

  「暂时没了。以后想起来再补充。当然,我也不会漫天要价,让你为难的。」
  「那好,我答应你。你叫徐晖过来听电话。」

  难道自己的狗屎运真的有这么好吗?刘鑫真的就这么简单轻松地答应了自己?这些条件是不是太低了?见刘鑫答应得如此爽快,萧森不由有些吃惊,有些后悔,有些庆幸,有些疑惑。但片刻之间,这些缤纷复杂的念头就已经被巨大的喜悦彻底淹没。「她确实没在。可能要晚点才回来。」

  「你在她房间?你把她怎么了?」

  「别担心,我没把她怎么样。她还打了我两拳呢。嘿嘿……」

  刘鑫似乎意识到些什么,沉吟了一阵,竟没再追问。「那我过会儿再跟她联络。萧教授还有别的事情吗?」

  「没了。你去跟小雪玩儿吧。」

  萧森用对待孩子一样的语气说道。

  他确实不过是个孩子。也许平时还看不出来,一到这样的关键时刻,就必然会露出马脚。自己以前那么费尽心机应付他,可实在有些小题大做了啊!萧森越想越觉开心,忍不住哈哈笑出声来。

  甄琰应该已经到了。是要过去玩个三人行,还是在这里等徐晖回来,彻底搞定她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