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返回首页 >> 都市激情 >>

【好像恋了一次爱】(06-07)作者:sshsh05

【好像恋了一次爱】(06-07)作者:sshsh05
字数:556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章

  婉约在公司里出了麻烦。她管理的基金主要投资於新兴市场,像中国韩国等。
  去年美国股市大涨,但新兴市场基本没涨,所以她的基金就没跑赢S&P500,年底有不少资金撤出,她的组眼看就要被砍。

  婉约在公司已经工作了若干年,上下人缘很好,在公司换一个工作也可以,但婉约一是觉得累,二是觉得和大捷两地分居终究不是办法,变萌生了退意。和大捷一商量,大捷支支吾吾,很让婉约心灰意冷。

  一月中旬的时候,下流胚子传悄悄话过来,说月底要到波士顿来开个学术会议,问能不能见个面,吃个饭。婉约说好啊,没问题。然后问了具体哪几天,她好做安排。又问他需不需要去机场接他。他说不用,他在酒店安定下之后,去她家找她。婉约觉得到家里来有点不合适。但自己一向随和,对胚子又有好感和信任感,就答应了,告诉他地址和电话号码。

  那天上午胚子在机场发悄悄话说就要起飞了。黄昏时又从旅馆里给她打了个电话,说十五分钟后到。

  婉约在家里等着。对下流胚子的到来,婉约还是有点期待,想看看这个神秘的傢伙到底长什么样,现实中的人和网上的马甲是不是一样有意思,但也仅如此。
  网友见面的事情,婉约也干过不少,也就那么回事,并没有太多惊喜。
  门铃一响,她就起来开门,看见嘉铭站在门外,手里捧着一束花,笑眯眯地看着她。婉约很惊讶,说:「嘉铭,你怎么会……What?!下-流-胚-子?!」

  嘉铭含着笑把花递给婉约。婉约木木地接过,脑子里飞快转动,拼命从记忆里翻查之前两人的网聊,罎子和群组里下流胚子的帖子和回帖,想从中找出蛛丝马迹。

  嘉铭说:「我能进去吗?」

  婉约连忙说:「请进请进。」

  她把嘉铭让进屋,说:「你,这隐藏得也太深了吧,良心大大地坏。」
  嘉铭笑着说:「我可没有刻意隐瞒,我哪里想得到会在现实生活中和你见面,而且在我家里。」

  婉约问:「你知不知道九姑娘?」

  嘉铭说:「知道,不就是吴蕾嘛。她告诉过我的。」

  婉约沉吟道:「是的是的,你说过你经常逛我们那个网站,你也知道吴蕾在那里玩。你肯定知道九姑娘就是她。那她知不知道下流胚子就是你?」

  嘉铭说:「估计不知道。」

  婉约说:「我的这个天哪。没想到我们身边藏了这么一个间谍。从实招来,有没有看到听到你不该看到不该听到的事情?」

  嘉铭连忙说:「没有没有,你和吴蕾口风都很严,没有透露什么秘密。」
  婉约机械地打开冰箱,倒了一杯果汁给嘉铭,一边找花瓶把花放进去,灌水,稍稍整理一下,一边说:「你和小蛮女是一起来到我这个论坛的,然后你就四处逛,发帖子。九姑娘是后来到文艺论坛里来的,你们有交集。然后我的群组里请了一些熟悉的马甲,包括小蛮女和九姑娘,你是小蛮女介绍进来的。OKAY,大致是这样。也难怪,九姑娘的事情,象她教法语什么的,我还知道一些。你的情况我确实不太知道。」

  嘉铭说:「我知道九姑娘就是吴蕾,自然就比较小心不透露我现实生活里的情况。连小蛮女也不知道我的情况,只知道我在大学里教书。你想我在大学里,一旦透露我的一些真实情况,别人串起来,网上一查,就全知道了。我本来就只想在网上瞎闹,说一些我平常不会说的话,耍耍疯之类,不想让生活中的熟人知道。」

  婉约说:「原来如此,你那个下流胚子的马甲,在论坛乍一看还是蛮吓人的。」
  嘉铭说:「你知道六七岁的小男孩最喜欢说什么?什么屁股啊,penis啊,按大人的说法,就是下流,然而却是天性。」

  婉约说:「你还挺能解释。」

  嘉铭笑着说:「我其实是瞎说,我的本意就是要在网上发泄,往下流去的。」
  婉约回想起以前和下流胚子在网上聊天,两人互相曲意奉承,把那份好感碾碎了粘在每一个字上,不着痕迹地取悦对方,再想起在嘉铭家过的几天,他柔情似水的目光和压抑的神魂颠倒,那个亲切感就如同大幕开启后被突然打开的灯光照得清清楚楚。

  她说:「其实除了你这个马甲名,网上发的帖子和回帖倒是中规中矩的,虽然你喜欢拿性来讨论,但也没见你怎么出格下流。」

  嘉铭说:「不是可悲么,想坏都坏不成。我这个马甲是我和吴蕾两地分居时在一个情色论坛注的册,纯粹就是去发泄的,那个罎子里乱得很,一夜性,吵架,什么都有。真很意外那里碰到小蛮女。她在罎子里闹,很扎眼,又给我悄悄话,我们就有点对上眼。后来她拉我来去你那个罎子。我虽然胡乱写一些诗文,却是外行,完全是跟着她来的。她改了马甲,我就懒得换了。」

  婉约说:「小蛮女给很多男马甲悄悄话的。」

  说完她就很后悔,恨不得把那句话生生从嘉铭耳边拽回来。就看见嘉铭了瞄自己一眼,说:「这个也不难理解,网上的女马甲,都喜欢有众多男马甲宠着。
  她那个泼辣的性格,主动出击很正常。事实上是她让我大发了一段文情。她的诗文,我读着,总觉得是写给我的,所以就有些唱和。我的诗文,大部分倒的确是写给她的。「

  婉约说:「是的,这个大家都知道。罎子里有女马甲吃小蛮女的醋。」
  嘉铭说:「是么,不至於吧。我的文章不见得那么好吧?」

  婉约说:「还行吧,至少有些真情实感,也算能打动人。罎子里很多诗文都是应景之作,有雕琢而没有感情。等一会儿再聊这个,先说说去哪儿吃饭。你有没有查过?喜欢吃什么?」

  嘉铭说:「我不太喜欢中餐馆的气氛,其它没什么要求。」

  婉约说:「我还以为你那里吃不到中餐,到波士顿来会想到尝尝。」边说边抄起电话找号码,打通了后问有没有位子,要两个,等那边给了回音,说声谢谢就挂了电话,对嘉铭说:「你运气好,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嘉铭问哪里。
  婉约说:「你别管,到时候就知道了。」

                第七章

  临出门的时候,婉约换了装。嘉铭看她从卧室出来,眼睛就离不开。

  婉约涂了点口红,不浓,但在她白皙的脸上显得很艳,那个丝袜让他看也不是,不看又忍不住,暗中猛吸了几口气,才平复下来,想怎么才能跟在她后面享眼福。

  婉约的热情大大鼓励了嘉铭。上了车,他就放了胆肆意地看着婉约,满脸的笑意。婉约看他一眼,说:「还在得意哪?」

  嘉铭赶忙说:「没有,就是觉得有点好笑。」

  婉约说:「还是得意嘛。你这样把我蒙在鼓里不作兴的。你坦白还有什么秘密。」

  嘉铭求饶,说:「哪里还有什么秘密。」

  婉约开着车,被嘉铭看得有些耳热,鼻子里隐隐约约就有了嘉铭留在洗手间的气味,心里被撩拨得没有着落,脑子里就开始盘算今晚怎样把嘉铭搞到床上去。
  到一个停车场停好车,婉约领着嘉铭穿过一片热闹的商场,坐电梯上了顶楼,出了电梯,婉约双手朝餐厅门口一指,说:「Tadaaa,presentto you,the top of the hub。这是全波士顿最高的餐厅。」

  嘉铭其实对餐厅没什么太大讲究,过得去就行,一向认为和什么样的人一起吃喝才是最重要的,但他看着婉约殷勤的样子,便很有些感动,心里柔情一下涌上来,就有些冲动想去拉婉约的手。

  婉约领着嘉铭到前台,问还有没有靠窗的位置,前台在电脑上敲了两下,说:「你们很幸运,正好有两个位子。」

  嘉铭坐到位子里,看着窗外的夜景,才明白婉约为什么要带他来。从他这个位置可以俯视一大片波士顿的街市,看着下面灯火辉煌,如繁星点点,嘉铭感觉心旷神怡,气势非凡。婉约告诉嘉铭她的办公室就在不远处的大楼里。那边较黑的一条,是查理斯河,独立日从这里可以很清楚地看到烟花盛放等等。

  婉约左手指着窗外,很兴奋地介绍,右手就随便放在餐桌上。嘉铭瞥了几眼,就忍不住去抓了过来,顿了一下,觉得有些窘,就放到嘴边吻了吻。婉约手被抓,心里也是一愣,看到嘉铭拿去吻了吻,明白是鲁莽之后的随机应变,一边心花怒放,一边调侃,说:「吻手礼是不能这么急吼吼的,应该这样。」

  她把手缩回去,再慢慢伸过来,在嘉铭面前稍稍垂下。嘉铭就去接了过来,在上面吻了一下。婉约说:「平身。」然后忍俊不住,扑哧笑了出来。嘉铭瞥了婉约一眼,微微一笑,心里还在计算刚才是不是不应该轻易地放了她的手。
  婉约不论在生活中还是在论坛里,都是一副大姐大的样子,虽然性格随和,其实是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即使和大捷,她也是呵护的成分多,自己内心的波动多藏得比较好。

  嘉铭既然就是胚子,这两边细心观察的结果,婉约的落寞和软弱即使没有被他看得清清楚楚,也给他猜个八九不离十,这让婉约觉得自己的内心在嘉铭面前都裸露了出来。但就像在爱人面前裸露身体一样,婉约在嘉铭面前莫名就有了一种亲昵和放松,下意识里是知道就知道呗那种想法,便任性释放自己的可爱。
  侍者先送上酒和麵包。碰杯的时候,两人都很认真地看着对方,说cheers。婉约喝了一口,被嘉铭的眼光看得心里千转百洄,眼睛避着嘉铭,手里只拿着红酒杯子慢慢转。

  嘉铭说:「你这样转酒杯的样子真是风情万种啊。哦,不对,你干什么事都有风情万种。」

  婉约乜了嘉铭一眼,笑眯眯地说:「下流胚子牛刀小试,不错,我爱听这个。
  不过,你说我干什么事都有风情万种,请问,我都干了些什么啊?「

  嘉铭一窘,就只好扮老实样,说:「你走路啊,说话啊,就是平常谁都干的事呗,反正看起来都很美妙。」

  婉约说:「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嘉铭一脸惊讶,说:「这个你现在才知道啊?」

  婉约就有点窘,后悔轻易去将他的军,也只好扮老实,接着问:「那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嘉铭说:「这个么,你说一根头发算秃子,两根头发也算秃子,那多少根头发就不算秃子了?」

  婉约脸一沉,说:「少跟我掉书袋。」然后一嗲,说:「你跟我说说嘛。女孩子都喜欢问这样的问题。你好好锻炼以后有好处的。」

  嘉铭说:「这个,真要说,就话长了。」

  婉约说:「没问题,我们有时间。」

  嘉铭说:「我注意到你还在你们那个网站建立不久,很久远了吧?你象电影明星一样,我只能远远地仰慕。后来got up close and personal,在网上和你聊天,就很关注你,当然喜欢是有,只不过没别的想法,毕竟交流不多。真正动心是你去我家时。我知道你有心事,你笑容背后的落寞让人很是爱怜。女强人偶尔不自觉流露的柔弱最能打动男人了。哦,对了,到底出了什么事?」

  婉约说:「我老公在国内有人了。」

  嘉铭说:「so?」

  婉约说:「你们是不是认为我们都乱来的啊?」

  嘉铭赶忙说:「没有没有。」

  婉约瞪了他一眼,说:「以前逢年过节他都会过来,或者我过去。这次他不但自己不过来,也没有让我过去的意思,只说有项目,忙。我知道他肯定被一个女的给绊住了。」

  嘉铭说:「或许真忙。」

  婉约说:「我们是夫妻,我还不知道他?」

  嘉铭说:「那,如果你想你们俩要过下去的话,得让他知道你的想法吧?」
  婉约说:「现在还不是时候。所以心烦。算了,我去你们那里时,决定不去想这事,我做到了。你过来,我们也不说这事,好不好?」

  嘉铭说:「好吧,你开心一点就是了。」

  嘉铭要了牛排,婉约要了三文鱼。婉约看嘉铭很仔细地切牛排,放到嘴里,很享受地吃,然后拿杯去碰一下自己放在桌子上的酒杯,自顾自美美地喝一口。
  婉约真心喜欢他吃饭的样子,於是就这么看着他,说:「我很高兴你能过来看我。」

  嘉铭笑笑,说:「pleasure is all mine。」

  婉约想啐他,忍了,也笑笑。

  婉约吃得不多,就停了下来,只慢慢喝酒。

  嘉铭问:「你不吃了?」

  婉约说:「饱了。」

  嘉铭说:「你长这么高个,就吃这么一点?」

  婉约说:「中午吃得还可以。」

  嘉铭说:「你要不吃,剩下的给我吧。」

  婉约说:「好啊。」把盘子递给他,很满足地看他吃。那喜欢的感觉爬上来,就有想摸他头发的冲动。

  嘉铭感觉到婉约的腿碰到了自己的腿,下面就有些僵硬,摸不准婉约是有意还是无意。往后退,当然不好,不往后退,好像也不好,只好不动,就僵在那里。
  然后拿水杯挡着,去偷看婉约,没发现她有什么表情,便只好那么僵着,想着婉约下面的丝袜抵着自己,欲望就有点升腾。

  婉约本来也是不小心碰上,感觉嘉铭一动不动,便要看看他到底能坚持到什么时候,不料僵持了一会儿,突然发现自己也有点下不来台。嘉铭又去看她,发现她咬着下嘴唇,似笑非笑看着自己。他把水杯放下,看着婉约,说:「你老实交代,在莫里斯第二天你是不是故意的。」

  婉约装作努力回忆的样子,说:「莫里斯第二天?我不记得做了什么呀。」
  然后抿着嘴,没忍住,着哈哈笑,说:「没出息,受不得一点诱惑。」
  嘉铭一下就有点警觉,申辩说:「我哪里受不得诱惑?」

  婉约一愣,赶紧岔开去,说:「我觉得你那天晚上喝酒,有点神魂颠倒哎。
  怎么样,我这个酒友还可以吧?「

  嘉铭同意,说:「你的魅力没得说。Party那晚那么多眼睛就追着你。」
  婉约说:「包不包括你呀?」

  嘉铭说:「这个自然,有秀色,总要餐一餐的。」

  婉约想说那今晚呢,觉得太露骨,就朝一边扬一下头,斜眼看着嘉铭,表示很得意,顺势把腿收了回来。嘉铭肢体放松了一下,心里觉得非常惋惜。

  婉约看嘉铭吃得差不多了,说要点甜点,嘉铭要的是草莓冰淇淋,婉约要的是香草冰淇淋,吃完,婉约招手叫侍者过来说买单,侍者把帐单交给嘉铭,婉约一把夺过去。嘉铭免不了要争一下,婉约自然不让。就签了单出去。

  上车之后,婉约问:「你明天几点去开会?」

  嘉铭说:「这个会是无所谓,最好去报一下到,但不去也行。」

  婉约说:「那好,现在还早,想干什么?看电影?去酒吧?到处逛逛?或者到我家里接着喝点酒聊聊天?」

  嘉铭说:「看电影太沉闷,酒吧太吵,闲逛没啥意思,又冷,还是去你那儿聊会儿天吧。酒就算了,你要是喝了酒等会儿就不好开车送我。」

  婉约听他说等会儿送他回去,知道他在拿话试探她,心里就有气,但转念一想,你到我家里还由不得我说,於是简单回答说:「行,那就回家去吧。」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