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返回首页 >> 都市激情 >>

【我的爆乳巨臀专用肉便器】(30)作者:LIQUID82

【我的爆乳巨臀专用肉便器】(30)作者:LIQUID82
字数:511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三十)

  我爱不释手地揉捏着何蕊的香乳,笑问:「小蕊是大哥哥的什么?」何蕊不好意思地小声说:「我是大哥哥的小狗狗。」我笑道:「真乖,你在乡下,看到人家大好便后,会叫狗狗干什么?」何蕊想了想,说:「会叫小狗狗把屁股舔干净。」我笑道:「那你也该帮大哥哥舔屁股呀。」

  何蕊脸蛋绯红地点了点头,我让何蕊爬起来,跪在我的背后,我趴在床上,把健壮的屁股面向何蕊。不等我示意,我只感到肛门一团湿润,何蕊已经趴在我背后卖力地作起毒龙来。和她的妈妈魏贞一样,何蕊也是个天生的人肉厕纸。我让魏贞作毒龙前,从来不洗屁股,就直接蹲在别名「毒龙椅」的马桶圈上,让这个熟母肉便器悉心伺候——作为人肉马桶,她没有权力要求主人清理好散发着臭味的肛门,只能认命地用自己的小香舌当草纸把它舔干净。

  当然每一次做好毒龙,魏贞总要刷牙并用带有强烈杀菌作用的消毒水漱口,以保持人肉马桶的清洁,让主人用得安心。对于何蕊来说,今天的肛门还是比较干净的,因为昨天晚上刚洗过,不过接下来也会和她妈妈一样,随时随地要给我的肛门提供舌浴。

  小母狗的口舌服务舒爽极了,舌头顶得很深,我指示她不但要钻,也要吸,还要像草纸一样沿着肛沟舔过,何蕊很快就学会了,顺带还舔到我的卵蛋,让我爽不堪言。大概享受了十分钟左右,老金打电话来,约我去吃早饭,我这才起身,顺便在何蕊的嘴里撒了一泡尿,一边穿衣,一边让何蕊去洗漱。

  早餐是自助的,偌大的一个饭厅只有我、何蕊、老金和小丽四个客人,服务的厨师却不止这些。我拿了一碗皮蛋瘦肉粥和一碟腐乳回到了位子上,看见小丽一个人坐着,正在吃一碗小馄饨,圆圆的领口露出深邃的乳沟,见我来了,放下调羹,不怀好意地笑道:「昨天你没帮小蕊妹子开后面么?」我暗骂一声,笑道:「你怎么什么都清楚?」小丽娇笑着说:「这还不容易猜,要是被你的大鸡巴干了屁眼,小蕊妹子今天可得瘸着呢。」我笑了,却觉得下身一紧,原来小丽脱下拖鞋,用一只玉足在桌子底下挑逗我的鸡巴,趾尖沿着我阴囊的轮廓勾勒过去。
  我充满挑逗和小丽对视了一眼。这时,何蕊回来了,捧了一碟东西,先小心翼翼地放下,再坐下来。真是个乖巧懂礼貌的小女孩。我一看何蕊的盘子里红红的,原来是清一色的圣女果,不禁问道:「小蕊怎么只吃小番茄?」何蕊点了点头说:「嗯嗯,我最近也好奇怪,只想吃酸的。」我心中一动,小丽却幸灾乐祸地看了我一眼。

  我们吃好饭,我带着何蕊告别了老金和小丽,驱车回到了我的城市,直奔医院。我找到了医生给何蕊作检查,果然不出所料,何蕊怀孕了。

  那个中年女医生相当没好气地告诉了我结果,从她厚厚的镜片下射出鄙视的目光,对我搞大幼女肚子的行径表示深深的不齿。我却得意洋洋地把何蕊带出了医院上了车。

  弱智小母狗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焦急地问我:「大哥哥,我是不是生病了?」在她天真的小脑袋里,如果生病,可能就会被我抛弃。我笑道:「没有生病。小蕊怀孕了,怀上了大哥哥的小宝宝。」「唉???」何蕊明显脑子短路,好一阵才反应过来,突然眼角流出热泪,颤声说:「我……我……我怀上了大哥哥的小宝宝???」忽然摇了摇头,说:「我……我在做梦么……」我捏捏何蕊的小脸蛋,说:「有没有感觉,有感觉就不是做梦。」

  何蕊哭了出来:「我……我好开心!我肚子里……有了大哥哥的小宝宝!有了大哥哥的小宝宝!」我把她搂进怀里,抚慰着把我看成神的小女孩,一边却想到母女三人光着身子,挺着大肚子当人肉海绵帮我擦身的动人场景。

  等何蕊情绪稳定下来,我吩咐她回校安养,等到过一段时间接到我家住。何蕊早已开心得迷糊了,像被催眠一样不住点头,由我开车送回了学校。

  我的大鸡巴涨得难受,驱车来到何惠的学校。我打了手机,不一会,高傲的美少女提着我给她买的手提袋出现在校门口,一双极长的雪白美腿惹得学生纷纷侧目,她假装到小卖部买东西,避过大家的目光,上了我的车。

  何惠若无其事地坐在我的副驾驶座上,神态冷艳,连招呼都不打一个,真是一头没教养的贱畜啊。她一坐下来,本就显短的校裙更加捉襟见肘,露出一大片白花花的大腿。我迅雷不及掩耳地把手伸进何惠的裙底一摸,他妈的,果然没有猜错,这骚货下面空空如也,触手处不是内裤而是一片淫糜的泥泞。何惠骂了一声「讨厌」,却不把我的手拔出,相反把大屁股往前挪了挪,让我的中指更加深入湿哒哒的骚穴,脸上仍是一幅傲慢的神色,但两颊明显烧了起来。我促狭地用中指抽插何惠的紧穴,随着「吱吱」声响,水量越来越多,何惠的呼吸也紧促起来,两条大白腿渐渐地绞在一起,夹住了我的手掌,我的手指也越插越快,不一会儿只觉尿穴一颤,暖洋洋的液体喷射在我的手掌心上,何惠的身子也随之抖了一下,小母马发出一声苦闷的呻吟,两条健美的玉腿向两边松开,整个身子瘫软在驾驶座上。我看着失神的大眼睛,知道她被我的手指玩丢了身子。

  我抽了一张餐巾纸,把湿淋淋的手指抽出,抹干净了丢到窗外,路过的学生一定不会知道,这团废纸上沾满了他们日夜意淫、高不可攀的校花的淫液。
  我开着车来到了一座旅馆,要了一间钟点房。宾馆的女前台看到何惠惊人的美貌,不由得对我表现出钦佩之情。我带着何惠来到房间,一关上房门,我们就迫不及待地拥吻在一起,两条舌头反复纠缠,仿佛要把对方的灵魂吸走。

  魏贞和何蕊都已被我成功开发成口便器,她们就和真正的便池和马桶一样,直接掏出捂在裤裆里臭烘烘的鸡巴或者脱了裤子坐上去就可以使用了。

  虽然她们在伺候我后会进行清洁,但我已基本不会和她们接吻——谁会和便器接吻呢?而何惠还没有到这一步,所以我要抓紧剩下不多的机会享受少女的艳唇香舌,因为在不久的将来,她的小嘴会成为我的另一个专用便桶。

  在这阵销魂蚀骨的纠缠后,我和何惠脱衣进了浴室。在简单的冲洗后,我们给对方打上了沐浴露,我沾满润滑泡沫的大手在何惠丰满的肉体上溜过。毕竟是16岁的少女,肌肤的嫩滑和弹性都令人惊叹,仿佛刚从树上摘下来的柠檬,轻轻一捏就会果液四溅。

  我手上不停,促狭地看着她,这姑娘实在太美了,长长的睫毛遮掩下水光灵动的大眼睛,自然挺直的鼻梁,丰润美妙的樱唇,无一不让人上火,更重要的是,相比何蕊的天真和魏贞的温顺,何惠显得性格分明,令人难忘。她本有机会摆脱出身,成为社会上成功的女强人,让万千男人不但因为美貌也因为能力拜服在她的石榴裙下。

  只可惜她遇到了我,所有美梦成空,只能带上马具,成为我马厩里的一条漂亮的母马,兴之所至,我会用马鞭狠抽她的超大号香臀,悲惨的人形母马徒劳地摇摆鞭痕密布的大白屁股,嘴巴因为被辔头勒住,只能发出「呜呜」的哀鸣。有时我也会把她牵出来,看到她四肢着地行走的同时硕大的奶子一晃一晃,狠狠地用靴子上的马刺踢踢她充满奶水的巨大乳房。

  何惠见我看着她,羞得睫毛低垂,双颊绯红,嘴里小声嗫嚅着:「干吗?」一点儿也没有想到我的脑海里给她设计的残忍未来。

  我轻笑一声,猝不及防地吻上她的香唇,在舌头搅动的当儿,两手抚上何惠夸张无比的招牌大屁股,我的大手好一会儿才把这两片大得离谱的臀球擦了个遍,接着像两只蜘蛛一样慢慢爬到两座臀山之间深邃无比的峡谷处,粗大的手指捉住肥滑弹润的臀肉,把何惠的臀沟扒了开来,让她的处女屁眼恬不知耻地彻底暴露在空气中。

  被我拥吻的何惠浑身一抖,我的手指却乘胜直进,慢慢进入被打开的臀缝,沿着臀沟一路前进。敏感的何惠一阵激灵,香肩摇摆着要挣脱我,带起丰硕的G罩杯香乳「噗」、「噗」地击打在我壮实的胸膛上。

  我的手指终于像一支军队发现了深藏在峡谷中的敌营,轻轻刮过美少女的屁眼,敏感的何惠发出「呜呜」声,两手直推我,可是哪里敌得我铁壁般的防御?
  只能任我用手指狎玩屁眼,以清理的名义挑逗这朵粉嫩的菊花。

  细嫩的肛菊第一次被我的手指戳入,敏感的何惠浑身乱抖。性经验越少的女人越敏感,何惠、何蕊都是被我开的苞,紧窄的少女蜜穴没干几下就会变成水帘洞,何惠是运动健将,所以控制力还好些,像何蕊被我操几下就会爽得两眼翻白,眼泪口水齐流,不争气地泄了身子。不过何惠也好不到哪里去,而且何惠被操到高潮时极为狂野,所以作为情场老手,我能够轻易地用大鸡巴控制她们的高潮到来。

  再说魏贞,这个生育过两次的熟肉美母,因为嫁了个废物老公,所以守了几年活寡,骚穴不但极紧,而且敏感到令人惊讶。肥熟无比的巨无霸奶子被我摸两下,居然会像少女一样声音颤抖、蜜穴生汁,更不用说两片比奶子还夸张的世界级巨臀,被我揉弄就会哭泣着泄身。

  我铁一般的大肉棒每次都能轻易地把她操哭,温热的蜜汁狂浇在我的凶器上,那种感觉真是棒极。我可以看得出,每次操弄后,魏贞都是极度满足的,虽然心理上的愧疚让她纠结,但粉嫩的脸蛋上健康的绯红、两只凤眼中的光芒出卖了她本能的愉悦。正是因为这种极度的爱欲,使她对我产生了依赖,我可以看出,无论她给我喝尿、舔肛、舔脚,还是被我双手反铐用自来水把肚子灌成水球、被我用巨掌恣意拍打爆乳巨臀留下无数掌印,虽然是这么痛苦和羞耻,但始终是心甘情愿的,因为我给了她的肉体一生不曾有过的幸福。

  里里外外洗好了何惠的大屁股,我才放过这头小母马。当我的嘴唇离开她的香唇时,何惠好像刚从深水里出来一般松了一口气,气咻咻地看着我,再挤了一团香波,抹在我的大鸡巴上。

  何惠一开始粗暴地撸动了几下我的肉棒,给我带来些许疼感,接着却相当认真地清理起我的大肉棒来,纤纤玉手深入每一个污秽的部位,仔细地擦干抹净,再用莲蓬头冲洗,舒爽得我肉棒怒勃。何惠弄好后,没好气地拍了拍我的大龟头。
  我微笑地伸手拍了拍她下流的大屁股以作回应,清脆的肉响感觉很好。
  我们擦干净身子来到床边,我坐在床上。何惠从手提袋里拿出一套粉色的体操服穿上。这是我上次吩咐她的。作为曾经的学生体操冠军,这身体操服对何惠相当合适,很好地揭露了她的淫畜本质:巨大的G罩杯奶子把体操服下摆抬得很高,V字形的尽头紧勒出少女嫩穴的形状。何惠把手提包放到床头,这个动作导致她转过身来,露出光溜溜的极肥巨臀,肉光荡漾,毫无瑕疵。

  何惠再转过身,看到我的大肉棒已经怒涨到了极点,笑着说:「瞧你。」
  说着双腿一岔,整个身子矮了下去,原来这骚货竟然做出了经典的体操动作一字马。很快,何蕊的两条雪白的长腿完全贴在了地面上,不愧是拿过体操奖的优等生,身体柔软到了这个程度。何惠抬起俏脸,正好面对我的大鸡巴,忽然伸手捉住,用娇俏的鼻子闻了闻,见没有异味,便张开小嘴,把真个龟头纳入嘴中。
  我爽得真是要爆炸了,从我的角度看去,何惠小山一样的臀球巍然耸立,两条名模级的长腿任性地形成一条直线,真是诱人极了。我看着前后摆动、专心给我口交的美少女的小脑袋,忍住视觉和触觉带来的极度快感,突然伸出一根手指,俯下身直戳何惠被体操服遮掩的屁眼。

  何惠猝然受到袭击,正要吐出我的大肉棒,却被另一手捉住小脑袋,只好任我按住头被强迫口交。何惠拼命挣扎,惹得我一阵火起,戳屁眼的手张开,对着地平线上的两座雪白肉山扇过去。只听「啪啪」肉响,两片大屁股抖起海啸般的臀浪,何惠发出悲惨的鼻音哀鸣。

  我一不做二不休,不等臀浪退潮,巨掌迅捷无伦地又是两击,何惠疼得用手推我的腿,却换来雨点般的掌击,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被狂拍的臀波都因快速涌动形成了幻影。大概玩了四五分钟,淫虐的快感让我再也忍不住,按住何惠的脑袋,在美少女的喉咙深处爆射而出。

  大肉棒律动七八次,每一次都让何惠浑身一抖,我这才抽出满足了的肉棒,何惠赶紧跑到厕所里,扭动的大屁股上满是掌印,很快传来干呕和咳嗽的声音。过了两分钟何惠才从厕所出来,眼睛红彤彤的。

  我向她道歉,何惠却出人意料地没向我发脾气,被我拉到床上。我坐在床边,何惠大屁股上掌印密布,所以跪在床上,我把何惠搂到怀里,说着只有女孩才会信的甜言蜜语。

  何惠终于展露笑颜,却见我的大肉棒又翘起来了,骂道:「瞧你这出息。」又问:「这两天你到哪儿去了?」我当然不能说我在操你的妹子,撒谎道:「去外地出差呢。」何惠斜着眼看了我一眼,鄙视道:「不会去玩女人了吧?」我赔笑道:「你怎么敢啊。」

  何惠忽然格格一笑,钻进我的怀里,说:「你觉得我妹妹怎么样?」我心里一震,莫非被她看出来了?嘴上含糊说:「你妹妹啊,很可爱。」何惠伸手摸了摸我的大肉棒,若无其事地说:「色狼!想不想干她啊?」我顿时猜透了何惠的意思。

  她怀孕了,所以不能再用肉体伺候我,又怕我被其他女人抢走,所以想到用妹妹的肉体代替自己,好解决我的欲望。

  居然连亲妹妹都要出卖,真是一头下贱没伦理的母畜啊。我收起了最后一丝怜悯,暗暗发誓要把最淫虐的酷刑施加在这头贱畜身上。我仿佛已经看到了何惠在地牢的刑床上宛转哀嚎的场景。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