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返回首页 >> 人妻交换 >>

【堕】(05)作者:fl7898256

【堕】(05)作者:fl7898256
字数:8160


  第五章:身临地狱

  斯蒂芬尼到底卖的什么药?在静跟随他们离开之后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她自己承认是让静堕落成这个样子的推手,但又似乎违抗斯本森的命令在帮我。斯蒂芬尼是斯本森的性奴,这一点无须质疑。我不在乎她是怎么变成斯本森的性玩具的,我好奇的是为什么她把静拉下水之后又反过来要帮我们。难道是个圈套,连带着把我也算计了?可我到现在还有什么可损失的,看着老婆被人肆意玩弄,男人的尊严早都不知道丢哪里去了,何不趁势赌一把?或许还有翻盘的可能。
  拿定了注意,开始为今晚做准备。我在我的笔记本电脑桌面上留下了些信息,表明时间地点以及斯蒂芬尼和斯本森的名字,以备遭遇不测也能帮警察找到他们。
  同时我把几年前去西部玩的时候买的印第安短柄猎刀揣在身上,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同时还是按照斯蒂芬尼的要求带上了一部DV和手电筒,整理妥当便早早的出发了。

  把车停到了离EF公司不远处的杂货店停车场,便开始抽烟靠时间。在第三盒烟抽到一半的时候,时间指向了八点十分,我深吸了一口气乘着夜色的掩护向目标建筑物走去。EF虽然工厂被铁栅栏圈着,但是办公楼是敞开式的,让我轻易抵达了目标侧门。原本应该是亮着的门廊灯被人关掉了,应该是斯蒂芬尼干的。
  顺利的打开侧门,我探头向里张望颇有做贼的感觉。里面走廊灯还亮着,但是办公室灯基本都灭了,只有离我较远处的一个房间屋门底下透出灯光,而且似乎有人声。我尽可能安静的关上身后的侧门,沿着旁边的楼梯上了二楼,二楼更是一片寂静,只有老旧的地板被我踩得吱嘎乱亮,吓得我心惊胆颤只敢贴着墙边走。

  顺着门牌号找到214号房,里面黑着灯,我趴在门上听了半天半点声音都没有。

  正在犹豫着要不要进去,楼下传来清晰的人声,似乎刚才会议室里的人都出来了,所以一咬牙打开房门走了进去。随着手电筒的灯光,我扫视了一下房间,靠窗放着一张full- size的床,正对着床是一排储物柜,再就是几张沙发和一个茶几还有一个写字台,这应该是给值班人员休息的地方。听着门外越来越近的人声,我急忙走近储物柜,柜上的三扇门只有中间的那个锁是虚挂在上面没锁,似乎就是为了让我进去。看到锁我有些紧张,颇有请君入瓮的感觉,但是想到现在的情况,可能就是个火坑我也会跳进去。柜内的空间不大,但是足够我坐在里面的鞋柜上,关上门,把DV挂在旁边的衣服挂钩上透过门上的栅栏对着外面,紧张的握着怀中的刀柄等待着事情的发展。

  门外传来一个女声说道,「我来收拾一下房间,再去把你的小婊子带来,你下去跟Wan聊会儿,十分钟就好。」,是斯蒂芬尼的声音,那个小婊子想必就是指的静了,Wan却不知道是谁。

  接着传来一个模糊的男声,似乎应了一句,便传来噔噔噔下楼梯的声音,没猜错应该是斯本森。房间里一亮,灯光透过橱门栅栏打在我的眼睛上刺得我眯起了眼,下一个瞬间橱门被人打开,一个黑影挡住了光源。不出所料,是斯蒂芬尼,看到我在这里她轻轻的松了口气,似乎也是在赌我会不会出现,看了看DV,满意的对我说:「毅,谢谢你能来,感谢上帝,你还能信任我。」我正要张口询问却被她堵住了嘴,「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但现在不是时候,这件事情完了之后我会给你答复。现在只要和它安静的待在这里」,她指了指DV,「这对我对你们都很重要。请相信我,我真的在帮你们!」她抬头紧张的看了看四周,然后从背后掏出一瓶水来递给我,接着说道「一定要保持安静,求你了!」。

  不等我说话反应便关上橱门,然后竟然上锁把我锁在了橱里。我心里一惊,正要发作,听到斯蒂芬尼在外说到:「求你了,既然来了就相信我。」语气里竟然带着害怕的颤音。我叹了口气,罢了,看会发生什么吧,便敲了一下橱门又坐了下去。看到我妥协斯蒂芬尼很开心,在门上吻了一下,轻声说:「打开DV准备好。喝点水放松一下,要开始了。」,说完便转身随便把床铺了一下,走出了房间。我打开了DV录像模式,电量和储存卡空间都够五六个小时的,应该没问题,百无聊赖的喝了口水把瓶子扔到了脚下,焦急的等待着。

  大约过了一分多钟,门又开了,斯蒂芬尼打头领着另一个人进了屋。是静,我的妻子,她这是穿成什么样子!静披散着头发,看起来湿漉漉的,似乎刚洗过澡。上半身只穿了一件蓝色的蕾丝肚兜没有胸罩,隐约可见娇嫩的乳头,美背裸露,只有肚兜的带子系在脖子和腰上。下身穿了一件豹纹超短裙,叫它齐逼短裙也不为过,半截屁股几乎都露在外面,连里面穿的丁字裤都隐约可见。修长的腿上套着一双带花纹的吊带黑丝袜,脚踩一双接近十公分的细跟黑色凉鞋,再加上脸上的浓妆,搞得就像一个饥渴的站街女一样。静双手抱肩,双腿紧闭,有些局促的站在屋子中央。我忍住怒气,到底要看看斯蒂芬尼在搞什么鬼。

  斯蒂芬尼装作无意的向我这里瞟了一眼,然后掏出两枚药片递到静的手里,说到:「他们要过来了,你准备一下。」便要转身出去。

  静有些焦急的抓住斯蒂芬尼的胳膊,带着哭腔求饶道:「斯蒂芙,我们说好了的,不会有外人加入,求求你了,放过我吧!求你了!」

  斯蒂芬尼停下脚步,戏谑的用一根手指挑起静的下巴,「那是你跟斯本森的约定,我不知道。再说了,你都做过一次了,不是挺享受的吗?这次也一样,既然反抗不了,那就闭上眼睛享受吧。」

  接着又用下巴朝药片点了点,「吃了他们,很快就过去了。」又叹了口气,盯着我的方向轻声说:「Youwillbefine。」向门口走了几步,「soon」,又补充了一句,便离开了房间。静显然没有意识到斯蒂芬尼所说的「You」是「你们」而不是「你」,更不会意识到她深爱的丈夫正躲在旁边的壁橱里偷瞧。静直愣愣的站在那里,盯着手中的药片,胸部伴随着呼吸的节奏剧烈的起伏着,过了半响,突然香肩一抖,右手捂住嘴哽咽了一下。

  「毅,对不起。」

  说完便抓起旁边斯蒂芬尼给准备的一杯水就要把药片喂下去。

  「不能吃!」我大喊。我大体猜到了那是什么,想必是什么春药催情药之类的东西,不管斯蒂芬尼跟我说过什么,我也不能看着老婆吞下这种东西。可奇怪的是喉咙里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我奇怪的想去摸自己的喉咙却发现手臂根本没有反应。现在浑身上下的器官只有眼珠能动!斯蒂芬尼!你这个贱人!我想到了那瓶水,想必是她怕我控制不住破坏了她的局给我下药,估计是肌肉神经麻痹剂之类的东西,虽然不致命服用量又小,但是估计没几个小时我是动不起来的。
  趁着我慌乱挣扎的空挡,静已经服下了药片,呆呆的坐在床上看着窗外出神。
  我急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可是无济于事,什么都做不了。没过几分钟,原本呆坐出神的静有了动作,开始有些无意识的抚摸自己的脸似乎很热要出汗的样子,还有意无意的触碰胸部,双腿也开始夹紧慢慢的对着摩擦,似乎蜜穴有些瘙痒。催情药开始起作用了。此时静虽然面色潮红,但依然保持着自我意识,她觉察到自己的变化,似乎想用灌水来缓解自己的潮热,但显然无济于事。又过了不大一会儿,静面色更加红润,呼吸开始变得急促,眼神也有些涣散,双手更是不受控制的滑到了自己的蜜穴上,轻轻碰了一下,口中同时发出舒服的呻吟,索性仰躺到床上,两腿大大的张开呈M型,一手拉开丁字裤,另一只手使上力道揉压阴蒂,嘴上发出阵阵欢愉的喘息呻吟。静的蜜穴正对着我,早已经水波泛滥,按压阴蒂的手指换成了食指,中指已经伸到里面,用力的挖着自己的蜜穴想来解痒。与此同时,外面传来了男人说话的声音,我多么想站起来保护静,但是除了转动眼球别无他法。

  谈话声随着开门戛然而止,两个男人走了进来,一个高大的白人是斯本森,另一个中等身材的亚裔男子想必就是Wan。

  「Wan,」斯本森亲密的搂着wan的肩膀,「合同也谈累了,不如休息一下,尝尝我找来的newchick。」

  看到正在忘我自慰的静,Wan愣了一下,但似乎早有准备,色迷迷的视奸着我妻子说道「斯本森,我的兄弟,你的眼光真不赖!」,咽了口唾沫,期待的扭头看着斯本森「接下来……」,似乎在等斯本森的意见。

  「你的,都是你的,今晚你是她的主人!」,斯本森大手一挥,就把我老婆送给了别人玩弄。

  「好好好,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要不你也一起来吧?」wan搓着手,色迷迷的蹲在床边近距离看着静玩弄自己的蜜穴。

  斯本森当然乐意,转身用钥匙打开了我旁边的柜子,掏出一个东西扔给了wan,是一跟巨大的黑色橡胶假阳具,自己也拿着一根粉色的电动阴茎走向静。
  「这么大?」wan惊讶于假阴茎的大小,「会把她撑坏吧?」,有些疑惑的比量着静的小穴。

  「多粗都不会。这个婊子的骚逼特别神奇,弹性十足,多粗都能塞进去不被撑坏。」斯本森这个混蛋有些得意的说,怂恿wan道「试试看!」

  Wan将信将疑,将假阳具凑近静泛滥的蜜穴触碰了几下,静发出欢愉的呻吟。

  「啊……嗯……嗯……给我……把它给我」,声音如梦吟一般,竟然一伸手抓住了阳具的假龟头拉向自己被手指撑开的蜜穴。Wan也乐得静的主动,顺势把假阳具推进了静的蜜穴之中。

  「啊……好……好舒服……啊……再深一点……再……再进去一些……求你了」,静浑身颤抖着向wan索求。

  Wan嘿嘿一乐,把上衣一脱,开始用假阳具一推一拉抽插静的淫穴。静的淫穴虽然被撑的变形,但是依然在能承受的范围内,而且静显然在颤抖着享受它的抽插。

  「真的好神奇!我在国内都从来没操过这么极品的妞,今晚有的玩儿了!」
  一边加快了抽插速度。

  斯本森嘿嘿一乐,也没答话,脱了上衣坐到床上,开启手中的电动阳具插到了静微张的小嘴里。在春药的作用下,静已经失去了意识,完全成了一个享受肉体快乐的淫娃,主动吸住伸到嘴中的电动阴茎用力嘬吸起来。此时,静的上下两张小嘴各被一个男人操纵假阳具操弄,发出含混不清的呻吟,被解放出来的双手移到了胸前,伸进透明肚兜里大力的揉搓自己的丰乳,两条丝袜美腿也不安分的移动着,竟然下意识的环起夹住了正在玩弄自己下体的wan,好像不想让他离开,惹来wan一阵调笑,索性开始亲吻撕咬架在自己肩膀上的美腿脚踝,引来静不安分的扭动,却完全没有退却躲避的意思。二人空出来的手也没闲着,贪婪的抚摸揉捏静的肉体,而静也热烈的迎合回应他们。

  玩弄了一会儿,wan似乎觉得不过瘾,一只手继续操作假阳具,另一只手解开了腰带把早已昂首的阴茎放了出来,看来是要亲自上阵了。wan的阴茎挺大,虽然没法跟斯本森的比,但是在亚洲人里算是不小的了。wan手上一使劲儿,把粗大的假阳具从静的下体里抽了出来,引来静一阵不安的骚动,左手竟然向下探去,似乎想把阳具捞回来再放回骚穴里。随着假阳具的离开,静的骚穴完全暴露在wan的眼前,只见粉红的肉穴一颤一颤的像是会呼吸,骚穴被撑开了一个小洞,正在慢慢的缩小合拢并且把大量粘滑的淫水挤了出来。

  看到此情景,wan爱不释手,不停地抚摸扣弄正在流水的蜜穴,最后还趴在穴口上狠狠的吸了一下,水声啧啧,想来被吸了不少。Wan咕嘟一口咽下了口中的淫水,不由用中文大赞:「操他妈的,真是极品,连这股子骚水都发甜,大补啊!」。这句话更像是在自言自语。斯本森显然是不懂中文的,但是他读得懂wan兴奋的表情,也拔出了静口中的电动阳具,靠着墙饶有兴致的看着wan的动作。

  原本还在被玩弄的发骚浪叫的静听到wan的话突然震了一下,激动的抬起了头望着正在扣弄吮吸自己下体的wan,脸上竟然有些欣喜的表情。

  「毅毅?毅毅?是你吗?」,我?静神经错乱了吗?

  原本在舔弄蜜穴的wan这时也抬起了头,一脸懵逼,问斯本森:「她在说啥?啥毅毅?」。斯本森也是一脸困惑:「毅毅?毅毅?毅?哈哈哈哈,我懂了。
  这个小婊子把你当成他老公了!兄弟你太幸运了,这小婊子现在把你认成她丈夫了。看来以后我也要学学中文啊,哈哈哈哈「。一边说着一边抚摸把玩静的乳球。

  刚才还是懵逼脸的wan这才恍然大悟,蹦起来兴奋的锤了斯本森一拳,「真该死兄弟,你太厉害了,你跟我说找了个良家人妻我还不信,你这还来真哒!」
  「怎么会!我只给我的兄弟最好的东西,尽情玩儿吧!」斯本森得意的大笑。
  静已经被那春药折腾的产生了幻觉,再加上一句中文便幻想成了是我在玩她。
  这两个人渣!屈辱的眼泪已经顺着我的眼眶流了出来,我的爱妻就这样被被别人当成玩具转让玩弄。我大体知道这个摄像机的用途了,没猜错的话wan是EF公司在中国的客户,此次来美国应该是来签贸易合同的,显然斯本森在用性贿赂的方式来促成这桩交易,而我的妻子就是交易的筹码。这个录像的分量极重,商业贿赂在美国是重罪,不用说个人,一旦查出来基本整个公司都会被罚款罚的倒闭,看来斯蒂芬尼真的想在暗地里扳倒斯本森。

  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儿的wan收起嬉皮笑脸进入了角色,开始扮演静的老公,也就是我。

  「宝贝儿,是我,你的老公。」wan一本正经的说。

  「老公,我的好老公,来抱抱我,人家好辛苦呢。」静的脸上充满喜悦,眼睛里水波荡漾,煞是诱人。说话间,抬起双手揽住wan的头拉到了自己的胸前埋进自己的丰乳里。Wan哪能放过这个机会,毫不客气的开始隔着肚兜舔吸静的乳肉,逗弄她的乳头,手也不老实的玩弄挑拨静的阴唇。

  「啊……好舒服……老公你好会舔啊……对……对……就是这样……啊……」,静兴奋的呻吟着,一只胳膊把wan的头抱在乳房的位置,一只手顺着身体一路向下抓到了wan勃起的阴茎,主动套弄抚摸。

  Wan兴奋的一哆嗦,趴在静的身上咬着静的耳朵说道,「老婆,你好骚啊,我想操你,你最喜欢什么姿势?」。

  静闭着眼睛享受wan的抚摸吮吸,「都喜欢,都……喜……欢……啊……
  我最爱毅毅操我了……来吧……我下面好痒……好痒……「。

  Wan一看差不多了,嘿嘿一笑「那老婆我要进来了哟。」就保持着趴在静身上的姿势,提枪猛进,在静大声的呻吟中将阴茎插进了蜜穴之中,双手大力的揉搓那对跳跃的乳球,开始前后耸动抽插。静以为是我在干她,配合的将一双丝袜美腿盘到wan的腰上,单臂搂着wan的脖子,另一只手撑着丁字裤,配合着他的节奏把自己的蜜穴往阴茎上送,发出啧啧的水声和高亢的呻吟声。斯本森这个幕后黑手愉快的点了一支烟,笑眯眯的看着静被操的神志错乱。

  在操了五六十下之后,wan也发出闷闷的呻吟声,双手放开被按压的全是红手印的双乳,伸手向后抓起静的鞋跟把一对美腿高高竖起,开始加快抽插频率。
  「你这个小婊子,老公全射进去好不好,给老公生个孩子好不好?」他淫笑着调戏神志不清的静。

  「啊……啊……啊……啊……好舒服……老公你……你今天好厉……厉害」,在wan疯狂的撞击下,静也陷入癫狂失去理智一般,「射吧……全……全射进去……我要……我要……老公……我就是……就是老公的小婊子……小婊子要你的精液……只要毅毅老公的精液……射吧……我给你生……生」。

  又大力操弄了大约三十来下,wan动作一僵,屁股有规律的抽搐开来,他在我老婆的蜜穴里射精了,静被精液一烫也翻着白眼高声大叫着,身体蜷缩达到了高潮。Wan趴在静的身上抖了一会儿,才恋恋不舍的拔出阴茎坐在旁边喘着粗气休息,双手仍然不满足的抱着静的一条腿来回抚摸揉捏。从我这里可以清楚的看到静的小穴一下下的颤抖着,一些白色的精液泛着泡沫正在随着颤抖被挤出来,顺着静外翻的阴唇滴到床上。而此时,静竟然有些意犹未尽的抚摸着被内射的蜜穴,似乎不想让精液流出来,动作淫靡之极。

  一旁看热闹的斯本森这时骂了一句「fuck!我上次射在里面之后,这个婊子跟疯了一样要跟我拼命,今天这是怎么了?」,扭头向wan挑了个大拇指,「还是她老公厉害!」。

  「哈哈哈」,wan有些得意,低头欣赏自己的战果,「真是个尤物!不过话说回来,我射在里面会不会有什么问题,要不我还是带套吧?」,语气有点担忧的对斯本森说。

  「没事儿,我提前给她喂了避孕药,不会有问题的。不然就只能让她老公做便宜爹喽!」斯本森贱兮兮的说。两个男人对视哈哈大笑。

  「兄弟你休息一会儿,让我也来爽一爽如何?」斯本森淫荡的对wan说。
  「没问题!不过稍等,我给你清理一下。」wan痛快的回答。

  「宝贝」他扭头对静说,继续扮演她的老公,「我现在还不想要孩子,能不能把刚才老公射进去的宝宝们给放出来?」说着把静扶下床,让她蹲在地上。静看起来有些晕晕乎乎的没有说话,只是顺从的按照wan的指示用手扣弄刚被精液灌满的蜜穴,轻甩香臀让里面的精液倒流了出来滴在地板上一小摊。Wan看的高兴,把自己半软的阴茎凑到静的嘴边,静居然毫不犹豫的含起了阴茎,开始为他清理阴茎上的残液。Wan这才得意的向斯本森做了一个ok的手势。斯本森兴奋的站起身来,学着功夫片里的姿势向wan别扭的一抱拳,算是道谢。然后下床从背后抓着静的一对乳球把她从地上拽了起来,往前一推把静咣的一声推到了我藏身的橱上,静趴在橱门上竟然意犹未尽地舔着自己的手指,目光迷离的往后看,似乎在期待老公来临幸她。却不知她和自己真正的老公只隔了一道铁皮的距离。

  斯本森上前一步把静的丁字裤扯到脚踝处,用手指从静的蜜穴里掏了些淫水出来涂抹在自己的巨屌之上,完全没有给静准备的时间突然把巨屌塞进了静的蜜穴之中,开始挺进抽插。巨屌进入蜜穴之时,静舒服的惊呼了一声,然后满脸媚态的回首望着wan,娇嗔道:「老公,你的小弟弟变的比刚才大好多,好厉害啊。」说完,还娇媚的吮吸自己的食指上,已经混乱的静完全没搞明白自己正在被两根不同的阴茎玩弄。

  Wan听了有些不开心,似乎感觉被静嘲笑自己的阴茎小,「臭婊子,你就喜欢被大鸡巴干是不?骚货,难怪你老公满足不了你自己出来偷汉子!」

  「不……不是得……老公……老公……」,静急促的辩解道,「我只要老公干我……干我……我好舒服……啊……啊……啊……我只是……只是……」似乎有什么话不好意思说。

  「有什么快说!」wan大步走过来,一生气一把扯断肚兜扔到一边,大力的揉捏拉扯着静的乳头,静吃痛哼了一声但是没有反对,反而做出享受的表情,小口微张,香舌微露,竟有丝丝口水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只是……只是我好喜欢……好喜欢老公粗暴的干我……」最后一句细若蚊吟,但还是被wan听到了。Wan抬头兴奋的把静刚才说的话翻译给了斯本森听,斯本森咧嘴一了,「既然喜欢粗暴的我们就给她粗暴的,这才是诚意,哈哈!」。

  在这之后两人默契的不在说话,只是大力的狠操玩弄静,静偶尔吃痛呻吟但是完全不反抗,反而身体迎上配合,高声淫叫。之后三人换了好几次姿势,一会儿被斯本森抱起来来回走动着在屋里操弄,看的wan拍手叫绝,一会儿又双腿大张坐在wan的身上自己上下起伏。期间静被玩出四次高潮来,已经瘫软地不成样子,只能被两个男人扶到床上玩弄。斯本森和wan各射了一次,被wan又内射了一次灌满了蜜穴,还被斯本森乳交的时候射在脸上。头发乱成一团,不知沾了谁的体液,一对丰乳转着圈乱甩,豹纹短裙早被卷了起来围在腰间,内裤一直挂在左脚脚踝上,似乎他们故意不拿掉,一只丝袜已经刮花了,高跟鞋到是一直穿着,两个男人都对那高跟丝袜小脚爱不释手,不停地在操弄时把玩。
  两个男人玩累了把瘫软颤抖的静扔在地上,竟然还装模做样的抽着烟谈了一会儿合同细节,然后忘记了是谁提议换个地方玩玩,两个男人一拍即合,抱起已经脱力躺在地毯上的静走出了房间,似乎去了离这里不远的某间办公室。没过多久一阵阵女人的呻吟和男人的淫笑就传入我的耳中。我早已泪流满面。

  我的脑中各种乱像冲击,静喊着我的名字被别人干到高潮的场景在脑海中一遍一遍的回放,搞得我头痛欲裂。不知道又过了多久,眼前一亮,橱门被打开了,是斯蒂芬尼。她有些怜悯的看着我,擦了擦我的眼泪在我的额头上吻了一下。她告诉我已经可以走动了,我也只是像个僵尸一样站了起来,麻木的向门口走去,她跟在我后面跟我说了些什么,又晃了晃手中的DV机,我却完全听不到她想要跟我说什么,只是想赶紧离开这个地狱。外面已经一片安静,连走廊的灯都熄灭了,也听不到静和其他两个男人的声音,不知他们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之后又去了哪里。斯蒂芬尼期间还想拉住我跟我说话,但是看到我行尸走肉般的状态也只好作罢,扶我离开把我送到车里,又嘱咐了些什么,才匆匆离去。穿着婚纱的静,娇羞的面庞,身边重重叠叠的黑影,男人的淫笑,精液外流的蜜穴,呻吟着大喊着我的名字,我脑中一嗡,一头栽在方向盘上,昏死过去。?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