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返回首页 >> 武侠古典 >>

【金庸列女传】(之古墓丽影)【作者:流殇】

【金庸列女传】(之古墓丽影)【作者:流殇】
 字数:1198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金庸列女传》之古墓丽影
 
  「这孩子的名字是我取的,姓杨,名过,字改之,我想,在我们的教导下, 他日后一定能成为一个堂堂正正的人的。」
 
  郭靖知道黄蓉还是痛恨着杨康,自己又何尝不是?这孩子也的确是象极了杨 康,尤其是转眼珠时撇嘴的样子。但他毕竟是杨家的后代,一脉单传的骨血。 
  黄蓉虽然明白郭靖的心,可是在感情上还是不能接受的,那是一段黑暗的回 忆,看到杨过就能勾起快要愈合了的疮。
 
  「我也要站着尿!」郭芙看着武敦儒和武修文兄弟俩正对着一棵老树撒尿, 很好奇,同时也兴致勃勃的。
 
  杨过正好路过。他一般不跟他们玩,不是不想,而是受不了郭芙的白眼,看 到郭芙,杨过就觉得浑身都不得劲,到底是怎么个不得劲,还真不好说。现在听 说郭芙也要站着撒尿,很好奇,就在旁边看。
 
  他毕竟比郭芙他们要大,知道男孩和女孩是不一样的,在嘉兴当盲流的时候 也听过其他大盲流们谈论女人,但到底有什么不一样的?不清楚,可能马上就清 楚了吧?杨过有点兴奋。
 
  武敦儒和武修文没觉得女孩站着撒尿有什么不对的,反正自己就是这样的, 郭芙比自己的本事大,应该不会办不到吧。
 
  真白呀!杨过看到郭芙脱了裤子,就觉得一阵紧张,虽然上衣的下摆遮住了 屁股,但露出来的那一双白白的腿,简直就是在刺眼,以前还从来没觉得受到这 样的刺激过,现在怎么弄的,怎么好象鸡巴站起来了?
 
  有点慌,杨过压抑住想过去看个究竟的念头,把自己的身子藏得更隐秘了, 心怦怦地跳,还是看到了一点的,那小屁股真好看呀,粉嘟嘟的弧线。
 
  杨过正被看到的东西煎熬着,郭芙就哭了,尿得很不好,把裤子给尿了,这 让爸妈知道了可怎么办呀!?
 
  武敦儒和武修文也懵了,还是武修文反应快,连忙自己脱了裤子,然后七手 八脚地给郭芙擦干净,还给她换裤子。稍大一点的武敦儒也突然发现了郭芙和自 己的不一样,他直勾勾地看着这不同……
 
  杨过决定找一只无敌的蛐蛐,最近武敦儒给郭芙弄了一个很厉害的,自己所 有的手下都完蛋了,这面子得找回来。
 
  杨过在桃花岛上可下了大工夫了,搬石头,挖洞,一直忙活到深夜,也没找 到理想的,不过他有耐心,不愿意服输,能坚持。
 
  有点累了,杨过靠在一个屋子的墙上休息,看着皎皎的月光,听着远处海浪 的声音,杨过有点记挂欧阳锋,不知道他吃饱了没有?不知道他的伤好了没有? 
  这世上只有三个人对自己好,已经去世的妈妈,郭伯伯,还有就是疯疯癫癫 的欧阳锋。
 
  他知道欧阳锋和郭伯伯很不对付,不过欧阳锋对自己是真的好,就这么简单 的事情,谁对我真的好,那么我也对他好,其他的?有那么重要么?你们不知道 能找到一个真正对自己好的人,是多么的难。
 
  灯怎么熄了?还听到一个女人的笑声,这笑声是那么的不寻常!杨过感到好 奇,不是一般的好奇,好象这笑声能带走自己的魂儿!
 
  他悄悄地趴到窗口,窗子没关严,正好可以看到屋里,屋里并不黑,今天的 月光很好。
 
  杨过吓了一跳,是郭伯伯和黄伯母的房间,怎么跑这来了?得赶紧跑,要是 郭伯伯知道自己这么晚了还没睡觉,他准不高兴,他对自己很好,从来也不打骂 的,不过他不高兴是能看出来的,不能让他不高兴。
 
  杨过想离开,可实在禁不住那笑声的诱惑,看一眼,就一眼!于是就不能离 开了。
 
  他看见黄蓉坐在郭靖的怀里,是一个侧影,但很清楚地看见郭靖的手伸进了 黄蓉的衣衫里,似乎是在胸前,他在摸着什么,摸什么呢?杨过感到自己的身子 在发紧,气不够喘的。
 
  黄蓉那优雅的侧脸的轻松畅快的神气就充满了一种旖旎的风姿,她的嘴唇向 郭靖的唇上吻过去,纤美的脖子在月光下似乎是划出了一道奇异的辉迹。 
  杨过马上就觉得自己的鸡巴站了起来,被裤裆憋得难受,伸手想过去阻止, 刚碰到,就产生了一阵麻,不能动!不能出声!杨过拼命地提醒自己。
 
  看到郭靖的手在黄蓉的身上摩挲着,而黄蓉的身体就蛇一般地扭动起来,呼 吸变得粗重起来了,还有掺杂在喘息中的黄蓉轻轻的笑,他们说什么呢?接吻的 湿润的声音钻进了耳朵,杨过就觉得自己的舌根也湿乎乎的。
 
  看到郭靖的手顺着黄蓉的肩把黄蓉的衣服剥开,杨过险些一头栽倒,这应该 是这辈子看到过的最完美的东西,象牙一般的光泽,月色中那柔滑的曲线,那光 洁白腻的背上些微的动,那些暗影的变幻都是令人迷醉的。
 
  郭靖显然不吻黄蓉的唇了,他把头埋在黄蓉的胸前,胸前是一条奇妙的、流 动的、圆润的、同时也是俏皮的曲线,曲线的尖端是一个看不清楚但颤动着的奇 妙的突起。
 
  黄蓉的胸向郭靖挺着,她的头向后仰,万千柔丝倾泻下来,拂舞着,她的樱 唇张开着,那月影中流溢的目光是波动的,甜美而舒畅,那脖颈微微地一动,似 乎就会有勾魂夺魄的天籁从那樱唇中鸣响……
 
  杨过觉得自己陷入了一种癫狂中了,这期待是一种抓心挠肝的痒,期待什么 呢?哦!就是这!
 
  看见了,郭靖的手顺着那柔美的腰肢滑下去,残留的衣衫也滑下去,纤细的 腰肢的曲线奇妙地放大了,延展着。
 
  看到过郭芙的小屁股,也是那么的娇嫩,但这个更没法抵挡,诱惑的不是那 粉白,而是那浑圆流畅的曲线,曲线展示着神秘,神秘能带来什么?癫狂?还是 快乐?
 
  身体要爆炸了!杨过使劲地用手攥住鸡巴,看着郭靖的手把那柔美奇异的曲 线改变,那美妙的战栗中,展开的暗影中就愈发地神秘了,这诱惑不知道能不能 抵挡?……
 
  裤裆里湿了吧唧的,杨过玩命地逃回自己的房间,腿很飘。他把脑袋顶在墙 上,一下一下地撞,身体的那种崩溃带来惊慌,身体似乎还在燃烧,烧得自己受 不了。
 
  那迸发是怎么回事?杨过不由自主地伸手握住自己那还在抽搐的鸡巴,使劲 一点,脑海中浮现出那变幻的曲线,想探知的神秘,还有黄蓉那舒畅的神情,销 魂的浅笑,哦喉!来了,那感觉又来了,在自己的房间,自己的床上,不那么紧 张了,不怕被发现了,让感觉蔓延开吧,是一种舒适,怎么那刺激不在了? 
  「今天,咱们就学《诗经》的……」
 
  杨过根本就没听见黄蓉在说什么,他不敢面对黄蓉的目光,但一个劲地偷偷 看黄蓉的身体,那神秘使杨过陶醉,想探询这神秘的冲动使杨过受不了。现在, 妖艳的神采不见了,黄蓉是那么的淡雅从容,她走路的姿态也那么好,象风中摇 曳的柳枝,不过她似乎没有了那一下就把杨过抓住了的销魂,她有点不耐烦了, 要是她可以象对郭伯伯一样对自己,就是死,也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吧? 
  杨过尽力地回避着自己的妄想,不过还是禁不住要勾画出那淡黄色的裙衫下 面是怎样的美妙,已经有了大致的概念了,黄蓉的胸脯似乎就在眼前,酥酥地颤 动,摸上去是什么样的?
 
  「过儿!」黄蓉见到杨过魂不守舍的样子就更不耐烦了,尤其是那目光,黄 蓉一阵恼火,似乎杨康又回来了,淫亵地微笑着,在欣赏自己的身体了…… 
  离开桃花岛的时候,杨过是非常留恋的。不是留恋郭芙和大武、小武,柯瞎 子就更不用提了,杨过觉得自己现在也跟柯瞎子有仇了,郭伯伯是舍不得的,更 要命的是对自己的离去没有丝毫惋惜的黄伯母是那么地舍不得。现在是有点后悔 的,自己是太冲动了,太硬气了,应该软弱一点,那么,那么就可以留在黄伯母 的身边了,她虽然对自己不好,也不算太差,重要的是自己现在离不开她。 
  一切都已经是过去了,桃花岛也成了过去了,可是不能忘记,一定要回来, 要让黄伯母对自己好,象对郭伯伯那样对自己,如果可以,那么就是死,也没什 么可犹豫的。郭芙,你应该记住我,因为我已经记住你了,下次见面的时候,不 知道你还嫌不嫌我脏?你要是再嫌弃我,对不起,我杨过是恩仇必果的。 
  杨过弄不明白怎么人人都对自己不好,连最疼爱自己的郭伯伯都忍心把自己 留在这看着就来气的道士窝里,而这些道士就实在对自己很不好。十四岁的男孩 是很懂得仇恨的,虽然还不那么深切,理由也非常简单,判断的标尺就是对自己 好或者不好。杨过不例外,于是全真教就是仇人,在白胖的郝大通打死了婆婆之 后,这仇就算是不能化解了。
 
  小龙女对杨过好不好,这杨过还没有弄明白。不过杨过被小龙女给吸引了, 不是一般的吸引,因为小龙女太漂亮了,那是一种勾魂夺魄的力量,就算小龙女 对自己再冷淡,也打算对她好,杨过是这么打算的。
 
  于是睡觉时,手淫的对象就开始有了转变了,不再全是黄蓉,开始有了冰一 般的小龙女,还有站着撒尿的郭芙。
 
  杨过自己都觉得乱了,但管不住这颗心,于是就不管,已经习惯了就那么无 拘无束地发展。
 
  在古墓的生活是很不舒服的,黑漆麻乌地什么也看不见不说,这饮食也是大 问题。杨过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这玉蜂浆虽然吃着是甜嘴巴舌的,当时也的确顶 饿,不过肚子还没适应,总闹腾。这不,又来劲了。杨过觉得肚子一翻腾,就赶 紧往厕所跑。
 
  古墓的设施很齐全,有很好的卫生条件,厕所的下面是一条奔流的地下水, 所有的污秽都随波逐流被带到不知道哪里去。杨过挺喜欢这个厕所的,首先是干 净,和全真观的那臭气熏天的茅房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堂,而且有很悦耳的流水 声,拉屎也不觉得寂寞,而且这里是古墓唯一有光明的地方,从通风孔射进来的 一绺阳光,使这个完全是石头构造的屋子显得温暖。
 
  杨过爱来这儿,也不是特别的爱,没办法,都习惯了,一天六顿玉蜂浆,至 少要跑六趟,熟悉就是好感觉吧。
 
  杨过蹲下,好了,肌肉一放松,就是一种舒服,能很确切地感到粑粑从肚子 里开始翻腾,通过了直肠了,屁眼一松劲,就打扰了轻柔的水流,那是一个很痛 快的过程,舒服。
 
  怎么从来就没看见小龙女来厕所的?难道女孩子就不用拉屎撒尿?还是小龙 女就不是女孩子?这事一直困惑着杨过,不对呀,郭芙是女孩子,她不是也一样 么?似乎也没见黄蓉上厕所。
 
  就这么琢磨着,杨过就觉得自己的鸡巴硬了,以前也硬过,不过多是由于憋 尿,最近不行了,老硬,这使杨过有时候挺惭愧的,适应需要一个阶段,而且摸 上去,小腹开始有了毛,这毛很软和,和自己身上其他地方的毛都不大一样,看 过,很黑,油亮油亮的,而且鸡巴似乎也和以前不一样了。
 
  杨过不知道,他憎恨的玉蜂浆是一种对他身体的成长起到非常重要作用的东 西,玉蜂浆非常的补,不但有助于内功的进步,对身体的发育也是大有裨益的, 壮阳之极!
 
  杨过一边拉屎,一边还是忍不住伸手过去揉鸡巴,这有点费劲,不过脑海里 浮现出了黄蓉那销魂的模样。杨过越来越急噪,他开始想象小龙女脱了衣服是什 么样的。
 
  她比自己要高一头,不过身体似乎没什么两样的,不象黄蓉那样看上去就非 常的不同,哦,对了,有一点不一样的,就是腰胯的流线,小龙女的线条没有黄 蓉那么娇娆,不过依然是变幻的,那线条依然柔美动人,还有,走路的样子,从 后面看上去,真妙,那一步迈出去,活泼的韵律是从脚开始一直流动的,那么的 飘……
 
  脚步声!正在兴头上的杨过就觉得浑身出了一层冷汗,连忙把手窝到肚子上, 似乎看到的就是小龙女一丝不挂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肯定是小龙女,她穿不穿 衣服就不好说,能看见她就是好的,也紧张。
 
  来的是小龙女,没别人了,不过小龙女跟杨过想的不一样,她穿的很整齐, 还有点急。谁说女孩子就不上厕所的?小龙女原来是在自己的房间里解决的,有 马桶,而且有婆婆给收拾,不过现在是没那条件了,婆婆死了,总不能叫杨过给 自己收拾马桶吧?自己又不乐意弄,于是总找杨过干别的,或者睡觉的时候来, 女孩子的身体其实比男孩还要麻烦,今天小龙女也觉得肚子不那么舒服,憋得挺 难受的。
 
  厕所给占了!「过儿,是你么?」这话问的,整个古墓里就俩人,不过小龙 女虽然淡泊,还是知道男女有别的,很急,同样也很羞,这样的经历没有过,也 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是我!姑姑我这肚子不舒服。」杨过突然有种冲动,自己光着屁股拉屎的 样子要是能让小龙女看见就好了。
 
  小龙女真有点急,不过不知道该怎么催,说,你快点,我也憋不住了!那多 羞人呀,只有咬牙挺一会吧!听到流水的改变,小龙女一阵心慌,这是从来没有 过的事情。
 
  杨过回到练功房,想到刚才小龙女的样子,就觉得好笑。
 
  「过儿,你的轻功练得怎样了?」小龙女还保持着镇定,不过身子有点抖。 
  杨过很奇怪小龙女为什么要在厕所门外等自己把屎拉完。已经开始适应黑暗 了,可以看见小龙女那薄薄的嘴唇在微微地抖,她的眼神虽然还尽力地平静,不 过那急切还是能察觉的。杨过明白了,小龙女就要干自己刚才想象她干的事了, 真好奇呀。
 
  「最近的进步好象不那么快了,姑姑,你帮我解答几个我想不明白的问题, 好不好?」
 
  「你,你从这里到练功房要多少步呢?」小龙女觉得额角直冒冷汗,肚子里 简直就是在翻江倒海了,实在不愿意在这闲扯了。
 
  「以前是三十七步,今天已经可以用三十五步了。」
 
  「那你就去,说不定又有进步呢。」
 
  「没那么快的,姑姑,我想问你,那……」
 
  「你去呀!」小龙女急得轻轻地跺脚。
 
  杨过就觉得眼前一迷糊,小龙女本来已经是绝色美女了,这轻嗔薄怒又是另 外的一种动人了,好看的眉毛微微地皱着,她不敢看自己,那目光中的烦恼实在 是一种别样的美……杨过才飘出五步,就听到厕所的石门关上了。
 
  看着杨过在练拳,小龙女有点害羞,刚才真的很尴尬的。
 
  自从看到了惊鸿一现的小龙女,尹志平就知道自己和以前不一样了。是非常 的不一样,以前,女孩子在自己的眼里和男人没有什么不同,现在不行了,小龙 女把自己的心扉给打开了。不是打开了,而是她就那么走进来了。
 
  这感觉是一种慌,又是那么的甜蜜,那如雪的白衣,那透明一般的肌肤,那 灵秀纤细的体态,不染尘俗风烟的清丽,那眉,那清澈的明眸,那鼻子,那薄薄 的、淡淡的唇……她的一切都是那样的勾魂夺魄,一闭上眼睛,她就在自己的眼 前晃,冲自己笑,虽然没看见过她笑,想必是这样的,或者还要美!
 
  全真教里被小龙女绝世容光吸引的不是尹志平一个,几乎所有见到小龙女的 人都在默默地思念。赵志敬一样,不过赵志敬懂得掩饰,他觉得自己应该是全真 教这一代中最有能耐的人物,不论是才智,还是武功。有本事的人就应该有相应 的位置,现在尹志平是挡在自己面前的一个拦路虎。
 
  小龙女答应杨过走出古墓,那是对杨过的纵容,她觉得杨过是小孩,小孩总 是要闹的。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也想跟着他一块玩,小龙女觉得杨过很好,他挺 好看的,而且他很会说话讨人喜欢。小龙女修炼的是禁欲的武功,但不是天生就 寡情的,也想笑,也想哭,也想有人陪自己玩,这些都没有得到过,现在,杨过 带来了那样的感觉,真好。
 
  外面的阳光真暖和,这鸟语花香也真好,没有杨过在的时候,小龙女也出来 过,不过那时候没觉得有什么好的,现在就怎么觉得不一样了?
 
  前面有一个小瀑布,小龙女一边寻找杨过,一边在瀑布旁边的青石上坐下, 杨过早跑得没影了。水声并不陌生,但还是觉得挺好的,这阳光,这花香,这松 枝摇摆,送来的松脂的味道,都挺好的,还有瀑布形成的水潭中的游雨,那么的 自由自在,这自由自在也挺好的,这感觉真舒服。小龙女躺在青石上,把自己的 身体展开,是一种享受吧。有点倦了,合上眼睛,用耳朵,用鼻子,用皮肤,用 身体,轻轻地去感觉这舒适,真好。
 
  杨过抓了一只野兔,很高兴,他把目光投向青山翠林中,寻找小龙女的芳踪, 要她和自己一起分享喜悦。
 
  杨过愣住了,他看见了平躺在清潭边的小龙女,微风带动了小龙女的白衣, 她似乎就在风中飘荡着,还有那万千柔丝。再美的花朵也不如小龙女的容颜,杨 过痴痴地看着似乎是沉睡了的小龙女,想把精心编制的花环扔掉,她根本就不用 花来妆饰,有了反而俗了,这样就好。
 
  杨过的心跳得厉害,甚至不敢看,不过没法移开自己的视线,很紧张,很冲 动,那些念头一个劲地乱窜。一下,就一下!杨过决定了,决定的事,杨过就都 敢干。
 
  他凑过去,屏住呼吸,怕打扰了她,他轻轻地把自己的嘴唇放到小龙女的嘴 唇上,然后迅速地离开。我的天!杨过使劲地捂住自己的嘴,还使劲地按住胸口, 不然,那心肯定要飞出去的,能听到打鼓一般的心跳,至于其他的感觉很不清晰, 就是这唇上那温润娇嫩的感觉,她知不知道?她睡着了吧?她知道了怎么办? 
  小龙女知道杨过就在自己的身边,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不过懒得睁开眼睛, 这样多好,他干嘛跟自己没多大关系吧。被亲了嘴唇,小龙女也吓了一跳,但震 惊很快就被那种奇怪的感觉代替了,她没动,继续装做沉睡,不过身体似乎在燃 烧了,想他再来亲自己一下,至于为什么有这样的想法的,说不清楚,这是第一 次被亲吻,这感觉也挺好的。
 
  不行,就是死了,也得再亲她一下!杨过在这个念头里挣扎着,热情的萌动 是不能抵挡的,就干了吧?干!
 
  杨过这次更紧张了,本来是打算就再亲一下的,可是不能离开了,索性把自 己的身体都压上去了,这接触是一种要爆发的冲动。
 
  知道小龙女已经醒了,她的眼神里有一丝惊慌,不过她又把眼睛闭上了,那 是鼓励吧?杨过更大胆了,他听着小龙女的呼吸,感受着身下的绵软,他按住小 龙女的肩,有一种要把自己的舌头伸进去的渴望,就干吧!他吮住小龙女的嘴唇, 用舌尖撬开小龙女的牙关,这就是甜蜜的感觉,就是!……
 
  小龙女把杨过推开,她坐起来,不敢看杨过,喘得厉害,这心也跳得厉害, 要不是害怕了,真希望就这样下去,害怕什么?害怕这接触,太热烈,不知道什 么时候会被烧掉。现在就后悔了,不过就是不好意思让他来再亲自己,但真的很 想,怎么办?
 
  「以后不许,不许再这样了。」
 
  本来以为要挨打的,干了错事,小龙女从来都不吝惜那个看着就眼晕的竹尺 的,就算挨打也没什么,这感觉太好了,值得!杨过还是不明白小龙女怎么这么 就放过自己了,是不是睡糊涂了?有可能。她脸红了,她真好看。
 
  尹志平变得越来越焦躁。赵志敬知道尹志平为什么焦躁,因为自己也老犯这 毛病,情绪不容易控制,爱发火,好象总担心别人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小龙女是头回睡不着,她在挂绳上躺一会儿,就下来,杨过的影子老在眼前 晃,干吗老是想他?想他来亲你?不想不行吗?不行。
 
  最近,杨过玩命地练武,进步很快,但还是一个劲地捉摸小龙女的嘴唇,想 再亲她。到了晚上,也睡不着,寒玉床的冷早就不是什么事了,就是睡不着,一 闭眼睛,小龙女就飘来飘去的,和日常看见的不一样,是那种娇羞无限的旖旎, 是那种要再触摸她的冲动,手淫似乎都不太解决问题了,老是想着小龙女坐在自 己的怀里,自己剥开她的衣衫,看一看那奇妙的流线。
 
  小龙女折腾了半天,想明白了,她带着绳子就进了杨过睡觉的房间,能看见 他,恐怕就能睡着了。
 
  杨过正趴在床上手淫,看到小龙女进来,着实吓了一大跳,连忙抓过被单捂 住下身,惊恐地看着小龙女。
 
  小龙女没弄明白杨过在干嘛,不过也是一愣,他干嘛呢?怎么这么扭捏的? 
  很热么?他怎么在冒汗?没多理会,她把挂绳系在墙上,然后就跳上去,想 了想,有点害羞,就把脸侧开。
 
  杨过觉得自己顶不住了,坚持下去肯定要完蛋,今天,说什么也得再亲她。 
  「姑姑。」
 
  「干嘛?」
 
  小龙女有点心慌,他会不会来亲自己?不如就赶紧睡着,让他来。
 
  「姑姑,我睡不着。」
 
  「那我也没办法。」
 
  「我想,要是能搂着姑姑睡,就好了。」
 
  小龙女懵了,这么明目张胆地提出来,哪行?!你等我假装睡着了再说呀, 你让我怎么回答你?
 
  我总不能说行吧?!这烦恼实在难受。
 
  「姑姑,姑姑……」杨过根本就弄不明白小龙女在想什么,他就知道自己就 是特别想,还有点怕小龙女生气。
 
  「别叫了!我睡着了!」小龙女从挂绳上跳下来,觉得这样也不行,还是没 法睡觉,得走。
 
  杨过连滚带爬地过来,搂住小龙女的腿,象被什么咬了一下,才发现,原来 这腿也这么好,能感到那滑。
 
  「你到底要干嘛?!」小龙女快晕了,只觉得杨过的脸在自己的腿上来回地 蹭,蹭得痒痒的,和亲嘴不是一回事,怎么蹭得全身都痒起来了?
 
  「姑姑,你就让我再亲你一下呗,就一下。」
 
  小龙女咬着嘴唇不动了,你不知道我来就是让你亲我的吗?!看着挺聪明的, 怎么这么不懂人家的心思!
 
  杨过还是搂着小龙女的腿,抬头探询小龙女的态度,看见小龙女的眼睛闭上 了,长长的睫毛微微地抖着,脸上又飞来了让人迷醉的飞霞,她很喘,不过嘴唇 是抿着的,这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呀?你给个准话呀!
 
  小龙女也急的够戗,干吗呢?等我亲你呀?!你到底亲是不亲呀?
 
  杨过决定不管她同不同意,今儿也得亲喽,要不然没法完事,他扒着小龙女 的身子站起来。小龙女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突然发现就这么被他抓也是一个 很不一样的过程。杨过也感到了这不一样,他看着小龙女惊讶的目光,他个矮, 就靠在小龙女的胸前,真温暖呀,真柔软,还可以听到那和自己一样激越的心跳, 真好,要是能永远就好了。
 
  「就让你亲一下,不过就一下,亲完了就睡觉。」
 
  杨过就有点不好意思了,「姑姑,你能不能矮一点?我够不着。」
 
  亲嘴成了习惯以后,小龙女对自己温柔多了,不过杨过还是没有实现自己剥 开小龙女衣衫的理想,她不让自己的手摸她除了胳膊以外的地方,有一次不小心 碰到了她的腰,当时没怎么样,不过第二天就挨了十五下竹尺。能亲嘴已经很满 足了,杨过觉得挺好的,就是那膨胀的感觉不知道怎么处理,亲完嘴还得用手淫 来解决,嗨!慢慢来吧。
 
  小龙女越来越害怕让杨过来亲自己了,不是不想,而是杨过已经有自己一样 高了,他也越来越透露出一种不能抗拒的力量,他的身上开始长肉,那肉碰上去 都一跳一跳的,有时候硬邦邦的,有时候又那么的软,还有,他的舌头也越来越 厉害了,嘴唇也越来越有劲了,关键是他身上有一个老让自己心慌的东西,顶在 哪都心慌,他老拿那东西往自己的身上顶,这感觉要命,每次亲完嘴后都得换内 裤,也不知道怎么搞的。
 
  杨过觉得自己越来越离不开小龙女了,那种要剥掉小龙女衣服的冲动越来越 厉害,而且小龙女也正在悄悄地发生着变化,她的胸脯变得奇妙了,但说什么也 不让碰,现在的进步是让自己搂住她的腰了,不过要碰其他的地方肯定是要挨打 的,冒过一次险,摸了她胸脯,挨打也非常的值得,那感觉简直就没法表达,那 是怎样的绵软,是怎样的活力,就是感到越来越近了,要不是有手淫来解决,真 不知道怎么解决这要命的膨胀,现在膨胀成了一个奇妙的东西了,不可或缺。 
  「过儿,咱们开始练『玉女心经』吧。」反正待着也是待着,把武功先练好 吧,小龙女觉得自己在期待修炼「玉女心经」,现在是时候了,杨过十六岁了, 武功也的确很象样子了。
 
  「练呗,怎么练?」
 
  杨过站在小龙女的身边,小龙女不象以前那样显得高大了,她那么娇小而纤 细,在自己身边就象依人的小鸟,自己已经长大了,比小龙女要高了,这感觉真 好,肯定不比郭靖和黄蓉差,就算小龙女和黄蓉差不多漂亮,自己总是比郭靖象 样子的多。
 
  小龙女不知道自己干嘛要把「玉女心经」的修炼方法说得那么复杂,也许是 自己就要那样吧。
 
  尹志平觉得赵志敬跟自己作对有一段时间了,他处处跟自己过不去,得解决 一下,虽然赵志敬挺了不起的,难道自己就差?
 
  赵志敬知道这是搬掉尹志平这块绊脚石的一个机会,很难得。为什么要到这 花圃来?还离古墓那么近?赵志敬在猜测尹志平的心思,笑了,觉得自己有把握 了。
 
  尹志平听到赵志敬直截了当地提到了小龙女,这惊慌是无以复加的。
 
  赵志敬掌握了主动,自然不能放过机会,「尹师弟,你再抵赖也是没用的, 要不然让丘师伯查究。」
 
  「你这样逼我,为了何来?难道我真不知道?你不过是要做这第三代弟子的 首座,将来好做全真教的掌门。」
 
  「你不守清规,犯了淫戒,怎么还能做首座弟子?」
 
  「我如何犯了淫戒?」
 
  「你自从见了古墓中的那个小龙女,整天神不守舍的胡思乱想,你心中不知 道几百遍地想过要将小龙女搂在怀里温存亲热,无所不为,是不是?」
 
  尹志平脸色铁青,心中已经动了杀机,伸手按住了剑柄,「胡说八道,我心 中想的事情,你也知道?」已经准备动手了,心境反而平和了,不管赵志敬有没 有依据,这言论是不能扩散的。
 
  「你心中所想,我自然不知。不过你说的梦话,不许别人听到?你在纸上一 遍一遍地写小龙女的名字,也不许别人看到?」赵志敬是有准备的,他把那写满 了小龙女三字的纸拿出来就准备动手了,他知道尹志平不是平庸的人。
 
  谁也想不到这场打斗居然会如此地收场,虽然是夜晚,但当小龙女那绝世容 颜,娇美通透的体态,都一清二楚地在眼前,尹志平和赵志敬都看得呆了。 
  杨过想不明白受重伤的小龙女为什么一定要杀自己,那句「你独个儿在这世 上,有谁来照顾你?」总是在耳边回荡着,杨过舍不得小龙女,离不开她,可就 是不想死,他也没弄明白自己干嘛要跑,其实就是那样和小龙女一起死在古墓里 不是也挺好的么?何必要来这纷繁的世上,再受别人的白眼?
 
  杨过正难受着,就听见一个妖媚的声音和自己说话,「喂,上山的路怎么走?」 
  杨过听了这又甜又腻的声音,不由心中一突,心想,这声音怎么如此的怪法? 抬头去看。就看见一个妙龄道姑,身穿杏黄道袍,脚步轻盈,缓步走近,她背插 双剑,剑柄上血红丝绦在风中飘舞,却是别有一番娇娆,杨过心中一动,觉得她 迎着山风,衣衫都向后飘舞,那婀娜的身姿实在是一种别样的诱惑,忍不住再看, 眼睛就离不开那高耸的胸脯。
 
  那道姑脸上微微一红,皱眉啐道:「呸,傻小子,看什么看?问你话听到了 没有?」
 
  杨过被她申斥,也是脸红,不过见她轻嗔薄怒似乎也不是如何的着恼,白润 的脸颊上飞来红晕,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斜瞥着自己,神气中倒是三分的薄怒,七 分的欢喜,觉得这道姑虽然远不如小龙女那样秀丽绝俗,却有着另外的一种销魂 噬骨的味道,当下笑道:「我看就看,你不要我看,不看就是了。有什么稀罕的?」
 
  这道姑就是李莫愁的弟子洪凌波,她素来自负美貌,任何男人见了自己都要 目不转睛地呆上半晌,对这样的目光也不怎么在意。见杨过居然真的就不再看自 己,反而觉得有点失望,当下噗嗤一笑,「你瞧吧。喂,你说我好不好看?」说 着在杨过身边的石头上坐下,伸手轻轻地拂掠被山风吹乱的头发,袖口露出一段 雪白的小臂。
 
  洪凌波已经十九岁,行走江湖也着实偷偷地和几个男人欢好过,现在见到杨 过面目俊朗,肌肉匀称,心中也微微荡漾。
 
  杨过虽然时有小龙女相伴,但小龙女十分淡泊,从来没展示过如此的风情, 这时不由心猿意马起来,主要是那段藕臂的确是挺娇嫩的,那种肉感的莹润香艳 怡人,不由自主看的呆了。
 
  洪凌波知道杨过受到了诱惑,不由好笑,「男人就是这样,见到漂亮女孩子 就总是情不自禁,连这个脸上还有稚气的男孩也如此色眯眯地。」
 
  她的目光在杨过身上溜过,看到那鼓鼓的裤裆不由一愣,以她的经验,知道 这不是一般的人物,也许一辈子也不会碰到一个的。
 
  杨过见她一双妙目直接望向那里,稍微感到一点羞涩,连忙转身。「你看什 么看?」
 
  「看到看了,你敢不敢脱了裤子让我看呢?」
 
  杨过觉得洪凌波的眼神变得妖媚起来,没有在女人面前赤身裸体的经验,但 想象过,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滋味?这是一种诱惑,不那么容易抵挡。
 
  「你要是脱了衣衫也让我看,我就让你看。」
 
  牵着洪凌波的手,那软软、温暖的感觉也跟小龙女的冰凉手很不一样,杨过 多少有点紧张,这场景在梦中出现了无数次了,不过主角不是眼前的这道姑。 
  洪凌波背靠在一棵大树的树干上停下来,看着杨过的眼睛,把杨过的手牵到 自己的胸前,并且慢慢地搓,「好不好?」
 
  杨过僵住了,这感觉也和小龙女的不一样,太软了,还有那点点的动。 
  洪凌波看着他呆呆的样子,笑了,松开他的手,伸手过去,轻轻地摸索着杨 过的胸膛,能感到肌肉的跳动,看到撑起来的裤裆,真是一个让人心慌的利器。 
  杨过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冲动,这是勃起得最厉害的一回,身体不由自主 地随着那轻柔的抚摸颤抖着,知道期待的事情就要发生,有点恐慌,还不那么厉 害,就是喘气很费劲,身体也格外地热。
 
  洪凌波知道杨过还是一个处男了,这就更加刺激,她继续抚摸杨过的身体, 把自己的身子挨过去,然后踮着脚尖,过去含住杨过的耳垂。
 
  不知道该怎么办,不过实在顶不住这诱惑,杨过觉得自己的力量在无限地曼 延,在膨胀,就把洪凌波搂住,使劲地去吻她的嘴唇,接吻是目前杨过掌握的唯 一的技术,那也是痛快的,感到洪凌波那灵巧的舌头顽皮地躲避着,就追上去, 吸过来。
 
  实在是抵挡不了洪凌波的手,她已经解开了杨过的裤带,裤子顺着腿滑落, 杨过感到了一阵惬意,怒张的阴茎终于得到了解放,不光是解放,还被洪凌波的 手握住了。
 
  洪凌波握住杨过的阴茎的时候真的很吃惊,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大,还要硬, 还要烫,不太直,向上弯曲着,指向天空,洪凌波不由有点害怕,不知道自己能 不能抵挡这罕见的利器,不过真想尝试呀,她急切地在那吓人的阴茎上撸动着, 一边急切地解开自己的裤子,踮着脚,把自己的身体挨上去……
 
  接触到那片绵软,杨过有点懵,不知道洪凌波在干嘛,想看看。
 
  「你躺下。」洪凌波焦急地推着杨过,手在自己的下身揉搓着。
 
  道袍的下摆挡着了杨过的视线,他看不见晃动的道袍里面的春光,不过看到 了洪凌波浑圆雪白的腿,还有她急切的神情。杨过靠着树干坐下,神智是模糊的, 觉得应该那么干。
 
  洪凌波知道自己可以了,她低头看了看杨过冲天而立的「弯刀」,是有点吓 人的,应该会痛快吧?至少可以直接贯穿自己,不象那些没用的家伙!洪凌波分 开双腿慢慢地坐下去,伸手扶着,对准……
 
  接触到的是一片湿滑,一片柔嫩,一片温暖,那是一个奇妙的洞穴,是一种 莫明的吸引,进去了!杨过感到天旋地转的,非常地舒适,紧张的神经和似乎要 无止境地膨胀下去的身体,在此刻得到了一种松弛,是被包裹在一片温润的妙境 之中了。
 
  找到对付着「弯刀」的办法还真不那么容易,洪凌波觉得插入的过程中,需 要改变自己的姿态,但被胀满和突破的感觉十分地厉害,里面被碰到了,一阵酸 软,就开始动……
 
  射精后的疲惫是深切的,杨过感到自己是得到了一直在想象的高潮,自己是 真正地长大了,懂得了快乐,并且了解了女人。没想到这了解是来自一个陌生的 女人,他看了看倒在一旁喘息的洪凌波,心中多少是有点惶愧的。
 
  杨过并不知道这个给自己带来快乐的女人是李莫愁的弟子,也没有想到会在 古墓里会与李莫愁师徒有一场生死一线的恶斗。不过他看到小龙女的时候,就知 道其他的女人即便和自己发生过怎样的事情,也不能代替小龙女在自己心中的地 位。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1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