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返回首页 >> 武侠古典 >>

【仙道炼心】(情色版)(39)【作者:至尊宝宝】

【仙道炼心】(情色版)(39)【作者:至尊宝宝】
 字数:1008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39)柔情万种无双初夜献内丹
 
  李瑟心中销魂,一个翻身把她再度压在身下,笑道:「公主,让我好好疼爱 你!」说罢,用膝盖顶开美人两腿,挺茎对准玉蛤,慢慢挺入。
 
  「你可要疼惜人家。」朱无双轻喘道。
 
  「恩」李瑟才把胀挺不止的龟头送进蛤口,就卡在一坚韧之处,进退维谷。 
  「啊……」朱无双登时断肠似地颤啼起来,雪腻腰肢虾子般高高拱起。 
  「公主,别怕!」李瑟心下又惊又急。
 
  「很痛呀!」朱无双颤叫道。
 
  「公主,第一次都是这样的,马上就好了……」李瑟眼睛发直地盯着两人的 交接处,但见花缝中又干又涩。
 
  「不要动了!」朱无双又哼,手推李瑟,下体朝后缩去。
 
  「公主,马上就好了。」李瑟哪里肯听,两手捉按住欲逃的美人腰肢,依旧 深揉狠抵强袭花道。
 
  「这样不……不行的……你听我说……」朱无双娇躯挣扎蛮腰急摆。
 
  「你说你说,我在听哩。」李瑟应道,只觉美人的嫩花给研磨得急剧肿胀起 来,且变得软烂如酥,正不由自主地贴吮着龟头前端,爽得直抽冷气儿。 
  「听话啊!我要生气了!」朱无双绷起了脸。
 
  李瑟最怕她这样子,急忙停住不动。
 
  「李郎!」朱无双大口喘气,娇躯寸寸颤软。
 
  「恩」李瑟道,俯下身去百般抚慰温存。
 
  渐觉得下面两人的交接处,花缝中水光闪烁如泉涌冒。李瑟试着慢慢挺入, 徐徐渐进。
 
  朱无双动情之极,娇状百出媚态千呈,忽然娇哼道:「李郎,这样真好,越 来越……好了。」
 
  李瑟终于有所领悟:「原来公主喜欢这样,我越是温柔,她便越发快活哩。」 
  李瑟徐徐抽送,不时俯首过去与她亲嘴蜜吻。
 
  朱无双有如融化一般,目中含潮带露,肤上香汗淋漓,花底更是蜜滴泉流, 涂抹得两人腿腹俱滑私下皆黏。
 
  李瑟只觉她那花内嫩瓤愈收愈紧。
 
  「快点……可……可以……快一些了。」朱无双细细喘道。
 
  李瑟如闻纶音,挺腰摆股一阵疾挑猛搠,蓦地昂首暴震,久浸花蜜的铁杵越 发。
 
  「啊!啊!」朱无双反应顿剧,紧紧勾在男儿腰后的两只晶莹白足绷挺得笔 直。
 
  李瑟朝下望去,只见无双的玉蛤已给暴涨的巨杵抽扯得触目惊心,两瓣原本 异样肥美的蛤唇此刻竟给撑成了一圈亮亮薄薄的细肉环儿,紧紧箍在棒身之上, 至于唇内的两条赤蛤肉儿及玉蛤上角的迷人娇蒂则是时隐时现,不时随着自己的 抽退与内里的嫩脂粉肉一块给翻拉出来,妖艳绝伦的盛开在巨杵周围。
 
  李瑟越来越深入朱无双幽深的肉穴底部,他硕大的龟头不断碰触到她体内深 处最神秘、幽深的花心。终于,一波销魂蚀骨的狂喜降临到这两个交媾合体的男 女身上。他巨大的龟头深深地顶入朱无双的花心,顶住她阴道最深处那粒早已充 血勃起、娇小可爱的花心一阵揉动……而美貌佳人则全身仙肌玉骨一阵极度的痉 挛、哆嗦,光滑赤裸的雪白玉体紧紧缠绕在他身上。
 
  朱无双在极度亢奋中,秀容晕红如火,美眸轻合,柳眉微皱,银牙紧咬进他 肩头的肌肉里。朱无双娇软无力地玉体横阵在床上,香汗淋漓,吐气如兰,娇喘 细细,绝色秀容晕红如火,桃腮嫣红,惹人怜爱。此时她的脑中一片空白,一阵 昏厥,茫然忘却自己身在何处了……
 
  「好美!公主你好美!」李瑟颤抖着声道。
 
  朱无双咬唇凝眉,仿佛苦不堪言,却突然哼道:「要……要丢了……」 
  李瑟闻言,心中炽焰聚如油泼,当下收腰束腹凝肌蓄劲,就要倾力冲杀。 
  「等等……你先听我说……」朱无双叫道。
 
  李瑟赶忙刹住势头,听她说话。
 
  「等下你要照我说的做。」朱无双道。
 
  「哦。」李瑟道。
 
  「待会我……我丢身子时,你一定要按我的指示做。」朱无双低低声道。 
  「嗯。」李瑟百脉贲张地应。
 
  「还有,你先忍着别出来,一定要等到我说好才行。」朱无双半通不通地续 道。
 
  李瑟心中虽觉奇怪,但仍一口答应。
 
  「来,让我永永远远记住这一刻好吗?」朱无双两手轻轻捧住他的脸,凝望 他的目光中尽是浓得化不开的盈盈情意。
 
  李瑟深深地吸了口气,猛地将腰一摆,把臀一耸,大刀阔斧地冲刺起来。 
  朱无双陡然娇啼,宛转似莺勾魂夺魄。
 
  李瑟发狠鼓捣一阵,犹嫌力道不够,突而将环在腰头的两条凝乳美腿解开, 拿住两只春笋白足高高地挂在自己两边肩上,然后两手撑地,腰股直上直下狠椿 猛耸,果觉远胜先前,似乎全身重量都通过龟头送到了嫩花心上。
 
  朱无双通体绷凝,蓦地住了娇啼,哆哆嗦嗦地嘤呀道:「啊……啊嗳……准 备……我……我丢……要丢了……」
 
  李瑟拼尽全力,椿耸得愈重愈疾,忽见她那两只巨乳峰际的两颗奶头勃然抽 搐了起来,就在这瞬间,龟头亦骤然酥麻,刺在花房内的肉棒忽给大股东西浇着, 软软烫烫的美不可言,他心里牢记朱无双的叮嘱,顾不得仔细品享,急忙运提真 气,锁住精关。
 
  「抵紧我……」朱无双欲仙欲死地哼吟。
 
  李瑟即时依言深刺,将振跳不止的大龟头紧紧顶在了她的嫩心子上。
 
  这招厉害之极,倘在平时使出,女子片刻即丢,何况朱无双此时正在丢泄, 但她心有所念,天灵子的点穴手法也甚是怪异,高潮一来,就自动解了,于是朱 无双马上调御起真气来强行调整子宫的角度。
 
  「你用力……顶进来……」朱无双颤声唤道。
 
  「什么?」李瑟一时没听明白。
 
  「继续用力……顶进我心子里面来……」朱无双边丢边哼。
 
  「啥?还要再进去?」李瑟睁大了眼。
 
  朱无双点头,在震跃的顶耸中丢得死去活来,绸缎似的墨发披坠一边胸前, 更衬得她的肌肤白如凝乳。
 
  「还能再进去?」李瑟张大了嘴巴。
 
  「能……快……」朱无双昏昏哼道。
 
  李瑟遂挺腰前迫,果觉龟头似乎朝前陷入了稍许,抵着什么奇滑之物,登时 美得直打颤儿,原来前端已揉入花心眼儿之中。
 
  「用力……要……全部进去……」朱无双哼吟道。
 
  「全部?」李瑟只觉不可思议,但他心中最是信服这个女人,于是继续发力, 朝前强顶。
 
  朱无双汗如浆出,却是在悄悄运转真气,奋力施展秘法开启自己的玉宫之门。
   李瑟满面涨赤,他的大半个棒头已陷在美如肥脂的花心之中,前端更是噙贴 着花眼内的奇美妙物,如非依仗真气锁住精关,怕是早已流弹飞射一泻千里了。 
  「唔……」朱无双倏地闷哼,又有数股腻滑花浆夺路而出,甩洒在震跳不住 的大龟头上。
 
  「进不去了。」李瑟美得直咧嘴巴。
 
  「不行……一定要进去!」朱无双咬牙哼道。
 
  「可是……」李瑟加劲努力,虽感美人花心出奇娇嫩,然而就是无法再进一 步,忍不住问道:「为什么还要再进……进去?」
 
  「我要让你好起来!我一定要让你……」朱无双忽然激动起来。
 
  「什么?」李瑟听得云里雾里。
 
  朱无双柔声道:「李郎你不想同我……同我融为一体吗?」
 
  「融为一体……」李瑟心头蓦酥,细细地咀嚼着她的话儿。
 
  「来……我要你进来……进到深深的地方来……进到最深最深的地方来……」 朱无双目迷如醉满面晕酡。
 
  李瑟销魂蚀骨,腰杆一挺继又奋力前突,颤跳不住的巨龟狰狞毕露,在已给 撑开的嫩花眼内又啃又噬,可是无论如何努力,始终不见分毫进展,反倒激惹得 美人花蜜横流玉浆频吐,不由再次迟疑了起来,喘息道:「真能进去吗?这么… …这样子不会伤着你吧?」
 
  「一……一定行……不会伤着我的……你加油……」朱无双口中不住鼓励, 面上却不知不觉流露出一丝惶惑畏怯之色来。
 
  李瑟瞧见,心疼道:「要不不要了,这样已经很……很……」
 
  「叫我……你叫我……」朱无双梦呓般呻吟。
 
  「公……主……」李瑟叫到一半,心底蓦地情怀激荡,轻轻唤道:「好双儿!」 
  朱无双通体蓦震,喜讶万分地睁开眼瞧他,目中骤而泪光点点。
 
  就于此刻,李瑟倏感花心嫩眼里一松,震荡不止的雄硕龟头竟然开始缓缓前 进,一点点地朝更深的地方陷入。
 
  「呀……」朱无双尖啼半声,死死地咬住了自己的手背。
 
  「好老婆!」李瑟凝视着她轻唤,虽仍步履艰难,但毕竟已在前进,他小心 翼翼地重复着抽出与戳入的细小动作,一下比一下用力,也一下比一下更加深入。 
  朱无双泪流满面,也不知是因为动情、快美抑或难受。
 
  正在全力以赴的李瑟此刻已无暇顾她,猛感前方一滑,巨茎仿佛顶穿了花心, 棒头不知突入到了哪儿去,紧接着团团肥美无比的油滑嫩物从四面八方包围了过 来,软软地将整粒龟头裹住,如吸似吮地不住蠕动。
 
  朱无双美目轻翻樱口绽张,然却再无一丝声音,从未有人涉足过的玉宫终被 突破,摩擦带来的剧烈痛楚与至极快美令得她每分每寸全都麻痹了。
 
  李瑟只觉所挨所触无不奇娇异嫩滑腻万分,龟头忽又刺在一团蛋清似的软滑 奇物之上,差点就要一泄而出,但他心中仍还牢记着先前的承诺,不敢动弹分毫, 颤声哼道:「双儿我……我……」
 
  「吸……」朱无双娇弱无力地吐了一字,内里的嫩宫犹在本能地拼命收缩, 似乎想将突然侵入的粗硬巨物排挤出去,然却无法如愿,只是无助无奈地夹着咬 着……
 
  李瑟闻言立时明白,赶忙强提真气,使出了《御女心经》中的「汲」字诀来, 猛觉有什么温润滑腻之物从龟眼一吸而入,登时如醍醐灌顶美到了极处,那个东 西竟然直奔自己的丹田而去,和自己丹田里炼精化气而成的元阳融合成一团,竟 然形成了内丹。
 
  朱无双知道大功告成,无力地说:「李郎,射给我吧……」
 
  刹那间,李瑟再也锁不住那种要喷射的快感,真气意志皆俱土崩瓦解,他垂 死挣扎地强抖几下,最后拼力一顶,阳精迭迭甩洒,尽注玉宫之内。朱无双倾情 奉献的,李瑟吸的正是朱无双禅体的内丹。
 
  朱无双失控地抽搐起来,底下的蜜汁花浆更是尿般迸出,流泻得腿心窝里似 打翻了白米粥一般,面上神情却是越来越迷离慵懒,蓦地玉首一歪,小死了过去。 
  李瑟则犹在昏昏沉沉地喷射,忽然间,他瞥见朱无双那如雪如酥的平坦白腹 惊心动魄地凸鼓了起来,赫然隐隐显出自己的龟头形状,不禁魂销魄融,更是射 得难休难止,直至阳精几乎烫遍嫩宫,终才通体一松,筋疲力尽地趴倒在玉人身 上。
 
  再说天灵子施展出招魂幡,白笑天、谢希言和缥缈风尘三人见到天灵子的模 样,知道厉害,一边严加戒备,一边奋起攻击。
 
  天灵子犹如魂灵附体,漂浮在空中,躲过了白笑天的刀光,谢希言的劲气, 缥缈风尘的法宝。
 
  天灵子念咒已毕,将招魂幡抛向空中,只见招魂幡停在三人头顶上空,忽地 招魂幡化出一片黑幕,漫天遍地,顿时一片黑暗。
 
  三人感觉一片乌云罩了过来,缥缈风尘连忙施出三昧真火,将清邪镇鬼符点 着,往黑幕射去,又取出一道震天破邪符,在破妖箭尾端系着,往招魂幡射去! 
  那几道清邪镇鬼符一接触到黑幕,立即打开了一个大缺口。趁着露出一点光 亮,白笑天的刀光,谢希言的劲气,齐往天灵子打去。
 
  天灵子「哈哈」大笑,也不畏惧,手上连连发出五行灭顶雷向三人轰去。三 人连忙闪避,可是仍有几枚没有躲过,三人受重击,喷吐出数口鲜血,将身前衣 服染得一片殷红。
 
  缥缈风尘喊道:「他这是强弩之末,大家不要害怕!以攻代守!」说完画出 了二道符,口中念道:「吾以祖师之名,奉敕,谨请六丁六甲、诸天神兵,火急 如律令!敕!」
 
  瞬间只见天空显出神兵神将,在黑幕中闪闪发光,格外醒目。缥缈风尘一指 天灵子,众神兵气势汹汹向天灵子杀来。
 
  天灵子笑道:「你会念咒请兵,我就不会吗?」接着念道:「干元亨利贞, 太极顺吾行!烦请诸天仙师来助我!敕,神兵神将火急如律令!」
 
  天空瞬时突显仙兵,和那些神兵神将厮杀起来。
 
  缥缈风尘喊道:「我和他斗法,牵扯他法力,你们快杀他。」
 
  白笑天和谢希言各展绝学,向天灵子杀去。二人武功高绝,天灵子又在施法, 万难集中法力抵挡,只好从空中落下,盘膝坐地,从怀里拿出法宝镇神钟,那小 钟一下变大,罩在身上。此物加身,万魔不侵,震慑心神,天下第一。
 
  白笑天和谢希言见天灵子躲进钟里,岂肯放过他,立刻施展平生功力向钟打 去。
 
  那神钟被打的震天响,发出刺耳的声音,二人一下都被震的后退数尺,胸口 气血翻滚。
 
  二人毕竟是天下绝顶高手,恢复之后,再打的时候便不想击碎神钟了,使出 隔山打牛的功夫,向神钟上击去。
 
  只听神钟里一声闷哼,二人知道是天灵子受伤了,大喜之下,第二次攻击更 是猛烈。
 
  可是二人才到钟前,忽然大钟消失不见,眼前也空无一人。二人正在奇怪, 地上一丝捻线儿也似团团地转,转了几匝。只见一声响,爆出一个小人儿来,二 人一楞,只一瞬间,那小人被风一吹,飘然长大,变做一个六尺来长的妖怪,身 披烈火袈裟,耳坠金环,目如铜铃,一声怒吼,向二人打来。事起突然,二人已 是躲避不及。
 
  谢希言被那妖怪一掌打的飞了起来,但白笑天知道所谓魔由心生,这幻象乃 是由心里头所产生的,便闭上双眼!
 
  白笑天不愧是豪杰,他知道眼前所见乃是幻觉法术,根本就不理不睬,任由 那怪物劈来,自己则收摄心神,稳稳地站着。
 
  果然妖怪劈下之后,白笑天根本就没受伤,反而是那妖怪撼不动白笑天心神, 自己却烟消云散了。
 
  此时,天灵子正发出一声惨叫,而白笑天却将长刀慢慢地从天灵子身上抽回, 天灵子身上受创不小,显见是活不成了!
 
  这时,天空中众神消散,招魂幡也已被毁,天灵子受创不小,云开雾退,天 空重明,清光大来。
 
  白笑天道:「武林中纵横数代的神仙人物,为何打斗起来畏首畏尾?开始我 还以为前辈是留有绝招,现在看来不是。难道前辈暗疾在身,不能尽展功法吗?」 
  天灵子微笑道:「我一以敌三,你们三人都受伤很重,缥缈风尘这样和我斗 法,你以为他以后还能施展法术吗?恐怕连普通人都不如啦!」
 
  白笑天道:「可是在下却没受伤。」
 
  天灵子莞尔一笑,道:「是吗?」话音刚落,忽听天空传来一声怒喝,一道 刀光如急雷闪电向白笑天射来。
 
  白笑天先是退了两步,倏地改退为进,急逾电掣,挥出撕空裂元刃朝前上方 冲去。一声轰鸣之后,地上尘土飞扬,白笑天被打进土里,地上出现了一条大沟。 只见一青年男子威武如天神,傲然立在天灵子身边,同时天空中又飞下来两个女 子,极其美艳,白笑天三人这才看清她们原来是从山顶上飞下来的。
 
  白笑天呻吟道:「你……你是李瑟?」
 
  青年男子正是和朱无双炼功大成的李瑟,跟随下来的两女是朱无双和花想容, 其余众女武功不高,不能飞身下来。
 
  李瑟道:「不错。第一次见到白帮主,没想到是在这样的环境下。」
 
  花想容见到天灵子受伤,轻呼一声,早连忙跑到天灵子身边!天灵子身上虽 然血气喷射不止,但他傲然站着。花想容急忙帮他治伤。
 
  白笑天早已抖落身上的尘土,道:「你师叔看来是活不成了,你来替他报仇 吧!」
 
  谢希言和缥缈风尘都聚拢在白笑天身边,等待迎战。
 
  天灵子道:「好师侄,放他们去吧!」对三人道:「你们快走,我不想再看 见你们!」
 
  李瑟心想:「给师叔疗伤要紧,也许师叔有起死回生之术。」便点了点头。 
  白笑天三人一楞,向天灵子和李瑟一鞠礼,这才慢慢去了。
 
  李瑟连忙来到天灵子身边,道:「师叔,你快说,有什么法子能救你?」 
  天灵子道:「你不怪我一直以来都陷害你吗?」
 
  李瑟道:「那些都过去了。再说要不是师叔的缘故,我能有现在的道行,能 有现在这样的经历和感悟吗?」
 
  天灵子笑道:「还有那么多的美女,都是拜老夫之功吧!哈哈!」忽地咳嗽 起来,喷出一口血。
 
  花想容道:「老头子,你别说话啦!快点坐下来让我给你治伤!」
 
  此时天灵子功力丧尽,已是满头白发,憔悴不堪。
 
  天灵子爱怜地抚摩着花想容的头发,道:「老道我虽然放浪形骸,为世人侧 目,但实际上老道修道甚严,就现在身上这一点点元神,也胜过旁人苦修数十年! 你将来若是有心修道,不但可以容颜不老,就是修道的进境之快,也会是常人的 数倍!会突飞猛进,进入另一个境界!」
 
              第九章攻心为上
 
  花想容一听此言,眼中含泪道:「你别死啊!你不是答应教我法术的吗?你 法术那么厉害,怎么会死呢?可惜我丹丸给楚姐姐了,否则一定能把你救活!」 
  李瑟见天灵子和花想容甚是亲厚,料来定是小妮子讨得师叔欢心了,不过师 叔脾气怪异,不近人情,不知道为什么对花想容这么好,看来他用花想容来胁持 他,其实是和花想容亲近的缘故。
 
  天灵子道:「临死之前,老道看见你,就像看见自己的女儿一样!现在老道 悟出一个道理,就是:生老病死本为常态,人伦之道才是天理,求仙修真反而才 是逆天行事!只可惜为时已晚!老道本是世外之人,无此天伦福缘,今日有此机 缘,死前遇到你,也可算是稍补遗憾!花想容,老道传你一点法宝和我炼的元丹, 你心地善良,日后一定有非凡的成就的。」扭头对李瑟道:「谢希言是魔教高手, 可是他却不用魔功,否则就算我用上无上法力,终于是打不过三人的。我预料死 期不远,我的生死其实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你不用想着为我报仇!」又道: 「梁弓长他们都回京师等你了,山中跟我学道众人的后事我也都安排好了,你不 必挂心。道衍那家伙看上了楚流光,传她绝学。我这个做师叔的也不能悭吝,就 让花想容得些好处吧!」
 
  李瑟道:「那多谢师叔了。花妹妹,还不来谢谢师叔。」他晓得天灵子已经 无救,他既有求死之心,就算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他了。
 
  花想容双目含泪,跪倒在地。天灵子把元丹化炼给花想容,又传了她一些法 宝,这才闭目而逝。
 
  这时众女都下山到了此地,见花想容哭得伤心,都来安慰。李瑟抱起天灵子 的尸体,找到一处风水极佳的地方,挖了一个坑,把尸身放进去。哪知触手飘轻, 只见天灵子身体宛如没有重量一般,渐渐消失不见,只留衣冠了。
 
  李瑟葬了衣冠,想起师叔一生,便做诗道:「起看天地色凄凉,尘梦哪知鹤 梦长。血污游魂归不得,新坟空葬旧衣裳。」
 
  众女都默默地看着李瑟做这一切。
 
  李瑟做完之后,古香君见他有些惆怅,道:「这些天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 你有些累了吧?」
 
  李瑟道:「不累,以前做什么都想太多,反而很累。现在我感觉很轻松。」 
  朱无双笑道:「你有很多感悟吧?」
 
  李瑟道:「急,不得;求,不得。年轻的时候,为了一项事业或者梦想,宁 愿舍弃生命;成熟的时候,只是为活着而活着,做眼下能做的事情。至于以后, 将来,能预料到怎样?不能预料到怎样?我想,这些话对公主也很适用。」 
  朱无双脸色一红,白了李瑟一眼,心想:「你这淫贼对我这么冷淡,一点也 不亲热,还拿话来骗我,说什么以后将来的,不就是不让我和她们争风吃醋嘛! 哼!」
 
  李瑟和众女葬了天灵子的衣冠后,连夜便往京师赶。虽然李瑟和薛瑶光的婚 期已经过了,但是薛瑶光、王宝儿几女怕家中惦念,还是越快回去越好。至于李 瑟更要快些回去,看天龙帮的架势,誓要消灭六派,不能不早做防备。
 
  李瑟和众女风餐露宿,过了半月才回到京师,众人算算离开京师虽不长时间, 但都有隔世之感。
 
  在京城外的十里长亭处,一个女子仪态飘逸,潇洒出尘,含笑望着李瑟。李 瑟见是剑后杨盈云,先是一怔,然后大喜,吩咐古香君几女先回府,又和朱无双 说了几句,便走向杨盈云。
 
  二人漫步城外护城河边的柳堤,春天时节,柳枝发芽,甚是赏心悦目。 
  李瑟道:「我离开这些日子,京城里很是混乱吧?」
 
  杨盈云微笑道:「谣言很多,说你终日乱搞女人,得罪的人太多了,亲没结 上,就被绑架了。都说你死的很惨!」
 
  李瑟苦笑道:「那我回来,不是一个死人了吗?鬼魂显灵,可是很吓人的。」 
  杨盈云道:「你就是鬼的话,也是色鬼一个。」
 
  李瑟道:「那姐姐岂不是危险了?」
 
  杨盈云淡淡地道:「不会啦!我是修道之人,没有女子的气味,色鬼也不会 找我的。」
 
  李瑟心里一缩,故意潇洒一笑,道:「那最好,姐姐能抑鬼神,本事真是高 强。」
 
  杨盈云眼里含笑,道:「你功力又精进了不少,看来又有奇遇,我看这回你 有信心率领六大门派了吧!」
 
  李瑟笑道:「没有啊!心里怕的很。姐姐千万要帮我!怎么?你把我骗上贼 船,自己却想逃跑吗?」
 
  杨盈云道:「有公主帮你,不需要我啊!」
 
  李瑟道:「姐姐眼光如炬,什么都瞒不了你!」
 
  杨盈云笑道:「这样才好,有了公主和你这层关系,对你大有好处。你知道 有『天下钱王』之称的王家,背后有谁撑腰,是替谁做事的吗?」
 
  李瑟奇道:「宝儿家还有谁撑腰?还要替谁做事?这话可稀奇!」
 
  杨盈云道:「若我的消息准确的话,王家是为魔教做事的,他们挣来的大部 分钱财都交给魔教了。所以王家空有钱王之称,内里实际很空虚,所以王老财以 悭吝出名,并非无因啊!」
 
  李瑟脸色一沉,道:「姐姐是说王家是魔教的,应该铲除?」
 
  杨盈云一怔,道:「你呀!江湖事知道的太少!魔教难道就应该铲除?魔教 的来历,看来你是一知半解。」
 
  李瑟不知道哪里错了,便道:「请教姐姐了。」
 
  杨盈云道:「魔教实际上是摩尼教,摩尼祖师是波斯人,摩尼教在公元三世 纪创立,当时大约相当于我国的魏晋时期。唐代摩尼教传入我国,到了宋代,摩 尼教改名『明教』,教义被简明地归纳为『清净、光明、大力、智慧』八个字, 他们的宗旨是入世救人,均田免税,让天下百姓过上好日子。虽然他们的目标是 好的,可是行事偏激,再加上一直不受朝廷的招安,对抗朝廷,因此名声极坏, 渐渐被人们称之为魔教。」
 
  李瑟叹道:「原来如此,江湖中所谓的『魔门六派』是怎么回事?和魔教也 没多大瓜葛了?」
 
  杨盈云道:「不错,六大门派自诩为江湖正统,便把和他们对立的门派都归 于魔教。不过魔教在十几年前便在江湖上消失了,隐藏极深。我看王家也有脱离 魔教的意思,否则王老财不会让宝儿嫁给你的。但看你的本事了。」
 
  李瑟道:「我的本事?请直言相告,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杨盈云道:「现在朝廷里太子和汉王争位,鹿死谁手,颇难预料。朝廷和江 湖上各种势力,大都持观望态度,你和杨荣、金忠等都支持太子,要是能定天下, 王家等豪门大家自然都会依附你的。否则,太子失败之日,就是你跟王宝儿分离 之时。」
 
  李瑟沉声道:「趋利避害!难怪王老伯同意宝儿嫁我,甚至让她和薛瑶光一 起嫁我,原来他看重支持我的各种势力,是以锦上添花。」
 
  杨盈云笑道:「趋利避害!说的太好了。看来我不须担心了。你好好把握时 局吧!好好利用各种势力,只有你越来越强大,你的朋友才会越来越多。要是一 招不慎,落入危难的话,落井下石的人就会多了。」说完,微微一笑,便和李瑟 告辞了,只留下余香阵阵。
 
  李瑟的府邸热闹非常,李瑟和薛瑶光、王宝儿归来的消息传出来之后,众多 人物前去探望,宾客盈门。薛瑶光担心他爹爹的伤势,直接回家门。王宝儿是跟 着古香君到了李家,没等回家呢!王老财就赶上门来了。
 
  不清等江湖人物都在,又有许多的达官显贵,李瑟府邸大摆宴席起来。古香 君派人去请薛冠带,薛冠带也带着薛瑶光来了。
 
  众人酒喝得差不多的时候,薛冠带起身祝酒,喝了一杯之后,道:「小女和 李少卿的婚事,因为遇到一些事情才耽搁了。幸好逢凶化吉,现在云开雾散,已 经无事了。我想,小女的婚事就定在三日之后,到时请大家赏脸。」
 
  王老财一脸醉意,也站起来道:「薛宗主,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们原本说 好要一起把女儿嫁掉,你怎么不和我商量就要把你女儿嫁给李瑟这小子呢?」 
  薛冠带「哈哈」大笑,道:「李瑟这小子抢手的很,我是怕被别人抢去,所 以才抓紧时间。不过钱王开口,我就分你一半,你看如何?」
 
  王老财道:「好,这就说定了。三日之后,让小女和你女儿一起嫁给李瑟。」 
  二人抚掌大笑。众宾客都连忙来贺喜。
 
  第二天,古香君等人筹备婚礼不提,不清等三人清早就找李瑟请示何时举行 就任六派盟主的事情。
 
  李瑟道:「天龙帮狠心要对我下手了,你们抓紧防备。名不正则言不顺,我 看我也要尽快就任盟主,然后整顿你们六派,再和各门各派拉好关系。如果能拉 拢一些高手,还有一些门派的支持就好了。」
 
  三人连忙说好。不清道:「那索性在您大婚的时候宣布这个决定如何?不过 因为日子太短,恐怕江湖上一些门派来不及前来祝贺。」
 
  李瑟道:「也好。就算时间充裕,也会有很多门派不敢来的。天龙帮势力这 么强大,现下的当口,一些门派想和六派没有瓜葛才好呢!还会来道贺?」 
  不清连连称是。
 
  李瑟见古玄中闷闷不乐,道:「你是怎么了,一脸丧气的样子?」
 
  司徒明道:「他呀!是看盟主您新娶了两个老婆,害怕他女儿失宠。」 
  李瑟对古玄中道:「你放心好了,我会待香君好的。」然后和三人告辞。 
  走到门口,李瑟回头对古玄中一笑,道:「岂不闻糟糠之妻不下堂?」然后 去了。
 
  古玄中高兴地手舞足蹈起来。
 
  婚礼如期举行了,宾客盈门,车水马龙,极一时之盛。江湖人物,朝廷官员, 还有商场富翁,都前来道贺。先是简短地举行了一个李瑟就任六派盟主的仪式, 然后举行婚礼。
 
  天龙帮派人送上贺礼,杨盈云和朱无双也赶来祝贺。李瑟因为孤身一人,没 有亲人,杨盈云便以姐姐的身分做为男方的家人。
 
  薛瑶光和王宝儿梳洗插戴,妆点的花团锦簇,如天仙帝女一般。娶婆频催上 轿,薛瑶光和母亲分离,不免各含酸楚,落几点热泪,被婢女拥扶着到了檐下上 轿。出了宅门,傧相骑马,插花披红,在轿前引路。一路龙笙凤管之音,响彻行 云,好不热闹。到了李家,细乐合奏,揭开轿帘,扶出两个新人,王宝儿在左, 薛瑶光在右,二位新人,一般美貌。众人齐声喝彩,李瑟欢喜无极。和二女先拜 天地、家神,次拜父母,夫妻交拜后送入洞房。
 
  李瑟归房合卺交杯,侍女们排下酒肴,一郎二妇,同交合卺之欢。洞房里珠 玉相辉,绮罗交织,豪华异常,二女都是含羞低头不语。李瑟见二女一个美貌端 严,一个俏皮可爱,烛光之下,一团俏致,果真是比花花解语,拟玉玉生香,心 里喜爱。欢然酒散之后,李瑟和薛瑶光、王宝儿在房中安歇,郎才女貌,恩爱无 极。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0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