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返回首页 >> 武侠古典 >>

【漆黑的烈焰】(07-08)【作者:万年老木桌】

【漆黑的烈焰】(07-08)【作者:万年老木桌】
 字数:954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章:蕾洛娜
 
  一种看似浪潮又像烈焰的东西歼灭了云层,像一张大网似的垄罩了整个天空, 正忙着耕田的村民、忙着狩猎的猎人都停下手中的工作,纷纷抬起头来欣赏这美 丽的异常现象。
 
  当人的大脑接收到超出常识之外的讯息,在那一瞬间会停下所有的思考,因 此人会进入发愣的状态。
 
  那看似浪潮又像烈焰的东西,真正令人费解的是它的颜色,没有炙热的火红 也没有广阔的海蓝,他们看到的是比墨水更深的黑色,即使暴露在阳光之下也没 有任何一点光泽,人们甚至无法确定它是不是立体的。
 
  一个正在学习耕田的男孩,看见父亲停下手中的工作,像个傻子一样盯着天 空猛看,他也好奇地摘下斗笠望向天空,很快他就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 
  它们毫无预警地出现在这些村民的面前,那是一团又一团彷彿雨滴的黑色物 质,像下雨一样坠落在这个村子,只不过它们的体积比一般的雨点还要大了上百 倍。
 
  村民正在惨叫着,被黑色雨滴打中的人,以及那些眼睁睁看着他人背雨滴打 中的人,都露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狰狞、恐怖的表情,一种名为恐惧的情绪很快 在村子里传染开来。
 
  男孩注意到了,包围整个村庄的森林不再茂盛,翠绿的叶片不知何时都已经 掉光了,就连没了树叶的树干也在短时间内失去了生命力。
 
  因为害怕而想要捉住父亲的衣衫,但父亲只是一动也不动的看着那已经被漆 黑给覆盖的天空,满头的黑发变得苍白,还有一些掉落在男孩的手上,原本强壮 的身躯现在瘦如枯骨,泛黄的眼珠几乎要从那松垮的眼眶里掉落……
 
  没有任何思考的时间,崩塌的房屋、抱着自己老死的孩子而痛哭的母亲、被 压断了腿而一面爬行一面惨叫的村民、被地上忽然长出的树木给刺中而惨叫…… 
  不到几分钟的时间,眼前只剩下世界末日般的景象,不知何时开始男孩周围 的田地变得贫瘠,来回生长了好几次农作物之后就再也长不出东西……
 
  生长、枯老、腐烂、重新生长……植物就像发疯似的重複着这些过程,当一 心只想要逃跑的人们沾上了黑色雨滴,他们的身躯在奔驰中开始老化,但他们的 身影看似还在原地奔跑,但本人早已躺在不远处的墙边,而墙上则留下一大片怵 目惊心的血迹。
 
  男孩没有注意到,一个穿着白色术士装扮的高大男子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他的 身边,手里捧着一本有着精緻外皮的书籍正翻阅着,而周围也有几个跟男子差不 多装扮的咒语学术士,嘴里似乎正在念着什么。
 
  所有即将坠落在这一块区域的黑雨,在半空中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拦截, 并且用惊人的速度被凝聚在男子的头顶。
 
  「孩子,虽然这对你来说有些残忍,但我希望你能帮我这个忙……」
 
  只见原本垄罩整个天空的黑色烈焰逐渐消失了,而男子头上的那颗黑色球体 越来越庞大,接着男孩就听见男子对他说了这么一句话,那宽大的手掌按在男孩 的脑袋上……
 
  「不――!」
 
  涅瓦洛几乎是从梦境中惊醒,当他从床上立起身体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 满身大汗,那几乎是他最近的一段记忆,但记忆中的自己好像非常矮小,年纪跟 现在的他差很多,他下意识就认为自己一定是忘记了什么。
 
  老实说那段记忆非常模糊,模糊到他都不敢确定那是自己的记忆,那重複上 演的诡异情节只有在梦境中才会显得那么真实,真实到他的理智难以反驳。 
  依依不舍地摸了摸女人柔嫩的身躯,这是涅瓦洛每天赖床的唯一理由,但他 知道还有许多人正在等待自己去工作,所以他也不好在这里待太久,马上起床将 衣服穿好就下楼去品尝波洛波利丝为他准备的早餐。
 
  「嗯……」
 
  涅瓦洛几乎同时听见了棉被被掀开以及女人慵懒的声音,她舒服地伸了个懒 腰并打了个呵欠,她睡眼惺忪地转过头才发现这房间里还有一个男人。
 
  几乎是一瞬间,女人的脸几乎已经贴到面前,涅瓦洛根本来不及惊呼出声就 要被捉住,但女人似乎感受到左大腿上传来的疼痛,顿时想起了那支曾经贯穿她 左大腿并导致昏迷的箭矢,那箭伤到现在还没痊癒.
 
  而七天没有运动的身躯也变得迟钝且无力,她还来不及激发斗气给男人最后 一击,就因为身体失衡而往左边倒去,涅瓦洛见状赶紧伸手搀扶。
 
  不过这么一个动作反而给了女人机会,伸手扯住涅瓦洛伸来的手臂,关节上 传来的剧烈疼痛迫使涅瓦洛转身,女人一脚把他踹到跪在地上,而上半身直接压 在一旁的木桌上。
 
  虽然女人饱满的胸部和那赤裸的身躯几乎贴在他身上,但此刻他却完全感受 不到兴奋,唯一能感受到的就是死亡的气息……尤其当他看到那押在他脖子上的 飞刀时。
 
  当两个人的动作都停下来的时候,女人才发现眼前这个男人非常眼熟,很快 她就想起这个傢伙就是她的任务目标,神器――时间神殿的碎片。
 
  但她不会因此而松懈下来,更何况这里的环境一点都不像是人类任何一个国 家,虽然看起来没什么危险,但周围的一切,还有自己的自由都超出了常理范围。 
  「这里是哪里?还有你对我做了什么?」
 
  涅瓦洛顿时觉得这女人就算是语带杀意,声音也是相当迷人……
 
  但脖子上的冰凉让他下意识停止了妄想和回想,尽可能冷静地说道:
 
  「这里是阿特曼人的家乡,这房子是一个名为波洛波利丝的炼金系咒语学术 士的家……
 
  而我、我没有对你做什么!你昏迷的这几天都是我在照顾!「他不打算说谎, 但是能不提的就不提,除去用精液帮女人洗脸洗身体这种肮髒事之外,涅瓦洛确 实没有做过什么。
 
  「啊――!」
 
  发出尖叫的是因为听到奇怪的动静而上来查看的波洛波利丝,她不知道眼前 的状况是怎么一回事,但女人手上的利器还有看着被制伏的涅瓦洛,都让她感受 到恐惧。
 
  「出去!」女人马上放开被她压着的男人,用力一扯将男人扔出门外。 
  女人认为男人只要敢猥亵她的身体,在她昏迷的那一段期间一定会对她的身 体感兴趣,只要跟她交合的男人都逃不过那隐藏在阴道中的死灵魔法的捕捉,中 了死灵屍毒的男人通常会在一分钟之内死亡。
 
  「看那男人到现在还活得好好的,应该是真没有对我做过些什么……」 
  女人一边穿上衣服一边想道,要是她知道涅瓦洛每天都射在她脸上,而且还 请她吃了不少,刚才那一刀就绝对不会只是威胁而已。
 
  涅瓦洛听着那正在走下楼梯的脚步声,万分紧张地吃着自己的早餐,波洛波 利丝亲手做的早餐相当美味,但此刻的他却感觉味同嚼蜡……
 
  「早安!一起来吃早餐吧!」就在女人换衣服的那段时间,波洛波利丝又做 好了一份早餐端上餐桌,看见女人身上的诅咒已经消失,了解到刚才的状况只是 一场误会之后,波洛波利丝这善良的女孩显得非常开心。
 
  女人点点头,一面用好奇的目光观察着周围的书柜,和一些根本没看过的植 物,一面走下楼梯坐在涅瓦洛的正对面,老实说女人知道阿特曼这个种族,但是 种族的发源地却一直都是一个传说,这也是她第一次来到阿特曼的地盘,如果是 这个善良的种族,她的确能少几分戒心。
 
  好几天没吃饭她的确也饿了,暂且无视那把她的身体都看光的男人,反正也 不是第一天被人看光了,她静静的品尝着女孩优秀的手艺。
 
  「波洛波洛丝小姐……你的手艺直得讚扬,相当优秀。」这女人说话时总是 习惯面无表情,而说话语气也相当平淡,涅瓦洛不自禁地想起好几个晚上…… 
  这女人在睡梦中因为他的双手而发出激情且淫荡的呻吟……
 
  在兴奋的同时他也有些失落,因为今后大概没有那样的机会了……
 
  「过奖了!这是我练习炼金术时偶然学到的一点技巧,还请见谅。」波洛波 利丝坐在女人的身旁,她一直以来都相当谦虚,谦虚到涅瓦洛有时都不知道该怎 么跟这个女孩相处。
 
  一听到波洛波利丝所说的话,女人的食欲顿时少了一大半,一提到炼金术和 食物她就想起某个现在应该还在等她的死灵法师……
 
  一想到那些被特殊加工过的生物内脏或虫子,虽然不至於反胃想吐,但食欲 却所剩无几。
 
  死灵并不是一个系,而是整合了炼金系、黑暗系、生命系以及各类医学、生 物学的一种多路修炼的咒语学术士,所以成为死灵法师的人一要拥有比别人更强 的学习能力还有记忆力,一般来说死灵法师都是天才。
 
  「听说您是涅瓦洛先生的救命恩人,但他也不知道您的名字,不知道我该怎 么称呼您呢?」
 
  波洛波利丝吞下口中的食物之后,露出一个亲切的笑容问道。
 
  「叫我蕾洛娜就可以了,对了……」
 
  趁两个女人聊得开心的时候,涅瓦洛用最快的速度吃完了早餐就出门,走出 门外的时候他一颗悬在喉咙的心才终於放下,大口地吸了两口气之后才往田地的 方向走去。
 
  原本蕾洛娜想要拦住他,但波洛波利丝说他有很重要的工作要忙,确定他在 晚上一定会回来睡觉之后就打消了念头,不过当她知道那男人每天晚上都跟她睡 同一个房间的时候,盯着那扇大门的眼神变得有些怪异。
 
  刚才他还以为自己死定了……
 
  田地的建设已经来到后半段,有不少帮忙工作的人都提出了自己的思想,於 是涅瓦洛也参照他们的思想更改计画,原本早就该完成的开垦计画也被延后了, 而一心想要为阿特曼族人进行农业改革的比林也愿意拿出更多资金。
 
  这里找不到像牛一样适合耕田的生物,所以涅瓦洛就把脑筋动到不断跟着他 的蜥蜴身上,他把木犁想办法安装在蜥蜴的身上,并且用食物引诱牠移动来达到 耕田的效果,这种蜥蜴的力量虽然不如牛,但也找不到更好的替代生物了,事实 证明这么做的效果不错,女孩的父母再也不用劳心劳力地去耕田了,只要花点成 本在家里养只蜥蜴就行了。
 
  农田中央正在建造一座,看起来像是天秤的高大建筑,除了底座之外大部分 都是用木柴就可以完成的结构,所以造价并没有想像中的高。
 
  这座建筑结合了简单的机械原理,在各处都安装了一些齿轮和滑轮,只要让 蜥蜴在建筑物底下拉动就可以决定这建筑的悬臂要转向什么方向,用一点人力就 可以决定悬臂的绳索要在什么距离落下。
 
  一般来说只有建设大型建筑时才会用到这样的临时建筑,涅瓦洛打算在简化 构造之后将它应用到农业上。
 
  如果修曼人的农业社会根本用不到这样的东西,一般的牛车就足够运送那些 农作物,但阿特曼人的农作物体积较大,重量也超越了修曼人的农作物,这里也 没有像牛那样力量庞大的生物,以节省人力来说这大概是最好的方法,只要两只 蜥蜴就可以取代十八到二十个阿特曼人的工作。
 
  「帮我把那些农作物搬到这里来!」
 
  农作物很快就被集中、捆绑固定,涅瓦洛拉了一下垂挂在建筑物上的一条绳 索,守在顶端的工作人员听到铃铛被触动的声音,按照下方涅瓦洛的手势开始操 作这体积庞大的机械。
 
  下面一个人将朝下的拉桿往上推,引诱着蜥蜴开始绕着这大型机械建筑走动, 原本放在地上的大量农作物开始被往上拉动,等高度差不多的时候,下方的人将 拉桿往下压,继续引诱着蜥蜴绕着机械周围爬动,这次蜥蜴感到有些吃力,但这 点辛苦还不足以超越食物对牠的诱惑。
 
  悬臂的方向渐渐的改变,大约花了五分钟的时间才转了整整一圈,而上头的 人正不断改变着农作物与操作台之间的距离,悬吊农作物的绳索在悬臂上不断来 回滑动,从悬臂最远处滑动到距离控制台最近的位置,不用二十秒的时间。 
  「这里很容易出错,需要改一下!」
 
  「这个位置需要强化!」
 
  有许多阿特曼木匠在观察着这机械的运作,如果没有这些木匠,这东西光靠 涅瓦洛的脑力大概也造不出来,至少齿轮和滑轮的概念以及应用他就不是很了解。 
  很快就到了收工的时间,农田的改造已经差不多快到尾声,只要能完成第一 次的种植应该就没有问题了。忙碌了一整天好不容易能够休息的涅瓦洛,虽然知 道这样很没礼貌,但还是在坐下之后就忍不住趴在桌上,整个工地里他大概是最 累的那一个,不止要动脑还要东奔西跑。
 
  「辛苦您了!这是热茶,请用。」
 
  「谢谢!」
 
  涅瓦洛下意识地装作没看到那几乎快要从衣服里跳出来的乳房,从波洛波利 丝手里接过热茶,这里的人身上的布料比较少,为了不让自己失态涅瓦洛也只能 练就下意识忽略的功夫,不过有机会的时候他还是会瞄个两眼。
 
  毕竟是个男人嘛。
 
  「你的工作还需要多久才能完成?」蕾落娜用一条毛巾擦着自己湿润的头发, 显然才刚洗过澡,令她感到奇怪的是,她总觉得自己睡了这么一觉之后,脸上的 皮肤比之前更细緻了……
 
  「呃……大概一个礼拜吧?也许?」
 
  第八章:安卓狄亚斯
 
  此时此刻,距离阿特曼故乡相当遥远的万云帝国首都――邱贝利斯…… 
  古老的山脉像一道天然的城墙,隔绝了邱贝利斯与北方民族的世界,同时也 抵挡住了来自北方的可怕寒风,又因为天然的温泉能调节温度,让这位置偏北的 人类城市四季如春,即使是严峻的寒冬也丝毫不影响这里的绿意盎然。
 
  而靠南的方向则由两圈大范围的城墙包围,城墙上摆满了用来防禦的重型弩 炮,每隔几百公尺就会有一座高大的瞭望台,其中几座瞭望台的顶端都悬浮着一 颗并不明显的光球。
 
  这些光球常常会在一些重要的城镇看到,它们的作用就是用来充当守备队的 双眼,任何咒语都没办法逃过光球的捕捉,所以想要用幻术混进城里是几乎不可 能。
 
  一般来说这样的侦测光球因为造价问题,一个大城镇只会存在一两个,然而 这里却摆了足足十个。
 
  这除了显示出国王对城防的重视,也很明确的给外界展示了万云帝国雄厚的 财力……
 
  如此密集的侦测结界,这世界上大概没有任何一位咒语学术士,可以依靠元 素或幻术的本领直接闯过外城墙。
 
  整个邱贝利斯有一大半的建筑物都是依山而建,地形的因素导致街道的形状 扭扭捏捏,而且有一大半都是阶梯和桥梁,但这并不影响邱贝利斯的繁荣。 
  一座四周耸立着十多座神话人物雕像的城堡耸立在半山腰上,温泉流经这座 城时自动一分为二然后在离开时又二合为一,形成了天然的护城河……
 
  虽然以邱贝利斯的条件,要是敌军真能攻下这整座城,这护城河也没有太大 的意义。
 
  城堡的前方就是温泉瀑布,瀰漫的热气让整座城堡变得相当朦胧,住在山脚 下的人民抬起头来只能隐隐约约看见那隐藏在热气中的一点轮廓。
 
  城堡的大厅,一条鲜红色的地毯从王座底下一直向外延伸,直到那外表镀上 一层银的厚重大门为止,门上有两只栩栩如生的狮鹫浮雕,牠们的动作虽然不同 但表情都同样狰狞,姿态也都展露出王者的霸气,牠们正在互相对峙。
 
  穿着厚重装甲的骑士分为左右两排,每个骑士都像个雕像一样站在各自的柱 子前动也不动,这绝对不是一个轻松的工作,他们必须穿着一身全覆式装甲,手 持沉重的长柄战戟在这里站上两个多小时,整个过程无聊至极。
 
  数百年来万云国王身边的亲卫队都是这个样子,这似乎已经成了一种习俗, 也没有国王想在表面上违反先王的想法。
 
  但似乎没有几个帝王考虑到一件事,如果刺客的速度快到这些笨重的重装甲 骑士都反应不过来的时候,那该怎么办?在那样的情况下这里没有任何一个人可 以改变国王的命运,想从正面刺杀国王看起来相当困难,其实超乎想像的容易。 
  至少安卓狄亚斯认为自己能够办到。
 
  「时间神殿的碎片已经苏醒了吗……」老国王虚弱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大厅之 中,会有这样的效果是他王座上的元素系魔法阵造成的,要不然以他现在的身体 状况,想要让身边的人听清楚他在说什么都有困难。
 
  老国王看似毫无目标地询问,事实上能回答这个问题的就只有一个人,深知 这一点的其他臣子都不约而同选择了沉默,在此时此刻他们并没有发言权。 
  背后挂着一束细长的辫子,有着一头柔顺到女人都感到忌妒的金色秀发,碧 绿色的瞳孔和俊美的脸庞,让人几乎认为他是上古传说中的精灵族后裔,但令人 失望的是他并没有精灵族的特徵――尖耳,但身材却比传说中的精灵男性要壮硕 许多。
 
  安卓狄亚斯是万云帝国的亲卫队长,由於这个国家并没有元帅或总司令这种 职位,所以他在军中几乎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虽然没有直接的控制权, 但只要能让人认为那是国王的意愿就行了……
 
  「是的……时间神殿的碎片苏醒的时间,比我们所预料的还要提早了一个月 的时间。」
 
  他并没有多做其它的回答,现在老国王问什么他回答什么就行了。
 
  「那……咳!咳!」老国王才刚要问下一个问题,却因为喉咙痒得难受而咳 嗽,这么一咳让他原本就没剩多少血色的脸变得更加苍白。
 
  「没关系……有话慢慢说,好吗?」一旁穿着雪白色连身裙,将咖啡色的秀 发盘在脑后,只有长长的鬓角向后垂落在白皙的肩膀上,精緻的五官、丰盈性感 的双唇、还有那勾勒出夸张弧度的美好身材……
 
  她是戴维纳王妃,三十岁的她绝对是个人间尤物,能令无数男人想入非非, 只不过她的脖子上戴着象徵着王妃身分的项炼总是能惊醒任何癡心妄想的傢伙。 
  玉手轻轻拍打着老国王的背部,试图让老国王能够好受一些,不过胸前高大 的隆起因为整个贴在国王的身上而有些变形,让王座底下的臣子们看得有些心痒 痒,而下面更痒。
 
  轻轻在王妃的脸上亲吻一下,老国王终於停止了咳嗽,继续用那虚弱的声音 说道:「沼泽之塔……骑士团的情况如何……?」
 
  「陛下,由於时间神殿的碎片提前苏醒,并没有在沼泽之塔骑士团的本部造 成任何伤害,只不过却导致了他们的团长被俘虏,现在下落不明……在下竟然犯 下这样的错误,实在罪该万死!」
 
  话是这么说,但每个人都知道老国王对安卓狄亚斯的错误不太放在心上,这 可是他最信任的心腹。
 
  不久之前沼泽之塔骑士团潜入了邱贝利斯,他们从先王之墓里盗走了一口封 印着时间神殿碎片上百年的棺材,当时的国王愤怒地下令让贝吉克将军带兵追缉, 现在看来那只不过是一场戏而已。
 
  与其说是被盗,不如说那口棺材根本就是万云帝国送给沼泽之塔骑士团的一 个天大的礼物,那是一个会招来毁灭的礼物,几年前他们就知道封印魔法阵的效 力已经渐渐衰弱,只要封印衰弱到一个程度,那毁灭的灾难就会破茧而出。 
  老国王必须想办法把这东西给弄走,而且最好有其它的东西能够克制它,於 是他就盯上了无论什么样的条件都符合的沼泽之塔骑士团……
 
  传说中这个组织拥有世界上所有的神器,只有神器能够克制神器,能够将灾 难的范围缩小到一个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而且只要附着在碎片上的意识死亡… …
 
  那么神器原本的样貌就会呈现在这世界上,只要他能够持有时间神殿的碎片, 就相当於掌握了一部分的时间……
 
  「永生……如此典型又老套的理想通常只存在童话故事中。」
 
  望着老国王那满是皱纹且毫无血色的苍白脸庞,安卓狄亚斯在跪下敬礼时, 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且充满讽刺意味的笑容。
 
  「这是一个邪恶的组织,他们私自占据了原本应属於神的东西,现在又夺走 了我们世代相传的宝物……我们必须代替神以及所有的人类,给予制裁……」很 显然开战需要一个合适的理由,而不久之前发生的那起盗墓事件正好成了不错的 理由。
 
  「陛下英明!」所有的臣子,包括安卓狄亚斯在内,都用这么一句话来回应 国王所做的决定,但没有人会相信「代替神以及所有人类」还有「制裁」这种鬼 话,在事件的背后一定还隐藏着什么目的。
 
  而这个目的,安卓狄亚斯正好知道……
 
  整个别墅只有一个房间的灯火还亮着,而这栋别墅除了门口之外就再也没有 任何的卫兵,更正确的说法是除了那间还亮着的房间之外,整个别墅里几乎是空 无一人。
 
  也因此没有人能够听见,那从房间里传来的一阵阵充满节奏感的拍打肉体的 声响,以及女人那甜腻又淫荡的呻吟。
 
  只见在黑夜中两个纠缠再一起的模糊身影走上阳台,女人靠着阳台上别緻的 栏杆,高高翘起了自己丰满的臀部,而男人则站在女人的背后,两手握着不盈一 握的腰肢,挺着强壮的肉棒用力顶入那湿得一蹋糊涂的花径之中。
 
  「啊……啊……嗯……」
 
  肉棒以惊人的速度在女人的两腿之间进出,每一次抽出时都会跟着涌出的是 那黏稠且晶莹的爱液,它从女人的大腿内侧往小腿的方向流下,最后滴落在地板 上留下一滩淫弥的痕迹。
 
  女人白嫩的肌肤上有着一层细密的汗水,在火光的照耀下显得有些油亮,也 许是因为兴奋和跨下传来那充实的舒服,女人的脸颊和身体都显得特别红润,紧 闭的双眼和为张的丰唇都让此刻的她更加性感迷人。
 
  「啪、啪、啪、啪……」
 
  丰满的胸部在男人强而有力的撞击下也跟着前后摇摆,白浊的黏液随着摆动 而集中在乳尖,在剧烈的摇晃中被逐渐甩出……跟着摇摆的还有那一头咖啡色的 秀发,以及挂在脖子上那象徵着皇妃地位的项炼……
 
  随着男人加快了抽插的节奏,更加用力在那肉感十足的翘臀上撞出一层层臀 浪,一只手伸到王妃的胯下揉捏着那粒因充血而肿胀的花蕊,受到极大刺激的王 妃已经叫不出声来,她睁大了双眼和性感的嘴唇瞪着前方,原本直立的双腿变成 了内弯,彷彿一个已经憋不住尿的少妇……
 
  男人迅速把肉棒从花径里抽了出来,大量的爱液在男人手指的挑逗下,几乎 像喷泉一样喷得到处都是。王妃正因为高潮而颤抖着,但很快她就因为再次刺入 的强壮肉棒,幸福地几乎就要崩溃。
 
  「戴维纳王妃,在下这等实力您还满意吗?」说着,男人一手揉捏着王妃柔 软、饱满而且充满弹性的乳房,下半身忽然恶作剧似的用力顶了两下。
 
  「很……很满……喔、喔!啊……」王妃两眼迷离显然已经说不出话来,刚 才那已经是她的第四次高潮,但那根不断顶入她身体里的棒子似乎没有疲软的现 象,那一次比一次更强烈的快感让她在爽快之於也有几分担忧。
 
  「戴维纳王妃,在下也快要到极限了,请同意在下射在您嘴里。」男人的呼 吸变得有些粗重,而下半身则不顾一切地疯狂冲撞那看起来可怜无比的花洞,彷 彿要一口气把这朵嫩花给撞烂。
 
  王妃不记得自己有同意过什么,但高潮带来的强烈快感让她已经没办法思考, 不知何时她已经坐在那满是爱液的地上,嘴里含着一根硕大而且炙热的棒子,棒 子忽然紧绷,开始一抖一抖地喷发出乳白色的精华。
 
  绝大多数的精液都被王妃喝了下去,少数则随着唾液滴落在胸部上,男人抽 出肉棒将残余的精液抹在那美丽的脸上,为这既美丽又淫荡的画面留下最后一笔。 
  男人自顾自地走进房间里拉了一张椅子坐下休息,这时火光清楚地照出了男 人那俊美的脸庞,还有那过长的金色秀发,很显然他就是万云帝国的亲卫队长― ―安卓狄亚斯。
 
  老国王绝对不会想到,每天温柔如母亲照护儿子般的戴维纳,会在别的男人 的胯下发出不知羞耻的舒服呻吟,并且还品尝别的男人射出的精液,而这个别的 男人并不是别人,而是他最信任的亲卫队长――安卓狄亚斯。
 
  「安卓狄亚斯……能不能帮我个忙,现在我有点站不起来。」腿软到站不太 起来的戴维纳王妃,似乎现在才察觉到自己的样子有多么丢人,脸已经红到耳根 子去了。
 
  「这是我的荣幸。」
 
  一手握着王妃的右手,不过这并不是普通的握法,而是只有情人才会做的十 指交扣,而另外一只手则在王妃的惊呼中插入了那湿润的花径中。
 
  「安卓狄亚斯……你要做什么?」
 
  王妃小心翼翼地问道,但男人则是笑而不答,他搀扶着王妃躺上那张柔软的 大床,但在这之间他不断用手搓揉、按压、抽插着王妃的小穴,让王妃敏感的身 子颤抖不已,性感的嘴唇不断吐出淫荡的呻吟。
 
  「别乱了啦!再弄的话我要翻脸了喔……」虽然这样让她感觉很舒服,但舒 服过头了她的身体也会吃不消,所以她只能用这种可爱的嘴脸抗议。
 
  「你这样子才是诱人犯罪……」
 
  安卓狄亚斯完全放松了自己的身体,顺手揽着王妃纤细的腰肢将她揽入怀中, 男人不安份的手抚摸着女人饱满的乳房,而女人同样不安份的手则抚摸着男人结 实的腹肌。
 
  「接下来我该怎么做呢?」戴维纳王妃闭上双眼,那强壮的胸肌总是令人倍 感安心,她用彷彿再说梦话一样的方式问着。
 
  「按照目前的计画继续下去吧……总有一天老傢伙的身体会撑不住,你也可 以考虑要不要加把劲把他的身体玩垮。」
 
  「怎么玩?」
 
  安卓狄亚斯用手揉了揉王妃跨下的花瓣,有些戏谑地说道:「这里总是能让 在下元气大伤,老傢伙现在的身体应该承受不住这样的享受了。」
 
  「你就这么忍心看我跟别的男人上床?」虽然语气之中带着不愉快,但安卓 狄亚斯知道这与其说是生气,其实更像是在撒娇,就常理而言他才是「别的男人」。
 
  「没有人会忍心看到自己的女人跟别的男人上床,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成为只 属於我一人的王妃……」
 
  听着男人所说的一字一句,王妃幸福地抱着男人强壮的身躯,渐渐的进入了 睡梦之中,她并没有注意到男人在说这些话时,有别於语气的温柔,他的双眼就 像是掠食动物叮上猎物时那般锐利,他凝视着天花板上只有他自己才能看见的目 标,最后将头埋入女人柔软的胸部之中……沉沉地睡着了。
 
  下章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9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