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返回首页 >> 校园小说 >>

[关于我被卷入不良的那些事](19-20)作者:你额

[关于我被卷入不良的那些事](19-20)作者:你额
字数:14436


               第十九章

  回到家里换鞋的时候我下意识的朝一旁的鞋柜看去,那里少了一双黑色的帆布鞋。

  今天早上的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对着张灵儿的鞋子自慰了起来,最后搞得她的那只黑色的帆布鞋上全是我的精液。说实话,当时有点不太好处理,因为张灵儿的这只鞋子本来就不是特别干净,如果我要拿去清洗的话必然也会连着鞋子上面的灰尘也一起洗掉,这样也太明显了,一看就知道有人动过这只鞋。但如果只是拿纸巾擦拭的话,我又怕弄不干净,到时候被发现就更惨了。

  最后冥思苦想了半天,我只能选择用水全方面的清洗了,大不了到时候找个借口出来,这总比被张灵儿发现她鞋子上的精液好吧。

  「哥,你回来啦。」餐厅里传来了张灵儿的声音,我有些心虚的不敢回答,连忙换好拖鞋之后,我走到了餐厅里。

  「怎么了哥,回来了怎么不打声招呼啊。」张灵儿边吃着面前的饭,边疑惑的看着我。

  「没……没什么。」我尽量做出一副淡定的样子扯开椅子坐下,但脑袋里就是忍不住的想自己今天早上做的那事,结果就是心里根本平静不下来啊!这大概就是做贼心虚吧。

  「哥,你有问题啊。」张灵儿不愧是我的妹妹,她一下子就看出来了我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顿时,张灵儿的眼神就犀利起来了,连最爱的饭菜都暂时放到了一边,她把椅子挪到我的身边来然后死死的盯着我,「说,你又怎么啦?」
  有时候太熟了也是一件坏事啊,搞得我现在在张灵儿面前撒谎都得拿出奥斯卡影帝那种演技才有可能骗过她,不然稍有不慎就会立刻露出马脚,你看,现在就是这种情况。

  「额……」面对张灵儿的这种审问我肯定不能告诉她真相啦,不然她还不笑死我去,到时候我这个当哥哥的在她面前就更加抬不起头了。但是这个时候要扯一个什么谎话来糊弄过去呢?

  卧槽,实在想不出来啊,怎么办?

  「哥?」张灵儿凑的更近了。

  管他的呢,劳资节操不要了!

  我心一横,鼓起勇气转过头看向张灵儿,用一种严肃的语气说,「张灵儿,我说出来你不要笑我啊。」

  「恩恩,你就放心说吧,我不笑你。」张灵儿举起手保证道。

  「其实呢,我今天上午被一个女生表白了,现在还有点没缓过来呢。」
  你看,我这瞎话说的都不打草稿。

  「哈?」张灵儿有些没反应过来。

  「不过后来才知道那是真心话大冒险的惩罚游戏,就是这样,说好了你可不许笑我哦。」我的状态已经上来了,可以一本正经的扯胡话了。

  「噗!哈哈哈……」我话音刚落,张灵儿就噗嗤一声大笑了起来,她一边笑还一边用力拍我的肩膀,「什么啊,就这事,果然呢,蠢货哥哥竟然被别的女生表白什么的也太难以相信了。」

  「喂!说好的不准笑呢!话说你原来这么看不起我啊!」

  哼哼,你就笑吧,反正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成功遮过去了呢,只是为何我突然想哭泣呢?

  「哈哈哈……没有看不起你啊,」张灵儿还在丧心病狂的笑着,「因为这就是事实嘛,注孤生的哥哥只能依靠我这个妹妹陪伴啦。」

  「笑笑笑,你还笑!吃饭,吃饭啦!饿死我了。」我没好气的白了张灵儿一眼,便不再理她,专心吃起餐桌上的饭来。

  「呵呵,怎么啦哥?生气啦?」张灵儿好像心情有些不错,有些玩心上来了,她笑眯眯的凑近我,然后把穿着白色棉袜的小脚搭在了我的腿上,「喏,给你玩玩我的脚,算是赔礼怎么样?你可以随便舔哦。」

  「一边去,谁要玩这个啦,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我故作镇定的继续吃着饭,但是眼睛的余光却不由自主的瞄向了搁腿上的小脚。我低下脑袋扒饭的时候有些故意的垂下身子,让张灵儿的脚尖能够触碰到我的胸口,感受着胸前那一点软软的触感,我不禁有些飘飘然。

  张灵儿当然是很轻易的就发现了我的不自然,她有些不怀好意的笑了笑,「嘻嘻,当然是把老哥你当成喜欢足的变态啦~ 」说着,她故意扭了扭脚趾,灵活的脚拇指在我的胸前轻轻刮磨了几下,有一次还不小心的触碰到了我的乳头。
  我当时正扒着碗里的饭,结果敏感的地方突然遭受到这种刺激,弄得我直接一口饭吞进气管里了。

  「咳咳咳!」我忍不住用力的咳嗽起来,脖子都胀的通红通红的,张灵儿被我的反应吓到了,她连忙把脚收了回去,一脸紧张的拍着我的后背,「怎……怎么啦?没事吧?」

  「咳咳咳……下……下次……咳咳,别在我吃饭的时候捉弄我了……」我边咳嗽着边艰难的说着话。

  「对不起……」张灵儿一脸歉意的低下了脑袋。

  「额……」我好像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张灵儿对我示弱了,现在被她这么一道歉,搞得我突然有点不太习惯了,「好啦好啦,知道错了就好,下次别这样了。」
  「是……」

  啊啊,就是这种感觉,教训妹妹啊,久违的当兄长的感觉终于有了。

  当我沉浸在短暂的喜悦中时,还没有发现这份喜悦是有多么的悲哀。

              ——饭后——

  「唔!」「哇!」

  我和张灵儿一起倒在了柔软的沙发上,屋子里开着空调,温度刚刚合适的冷气吹拂在我们的皮肤上,带来一阵舒爽的凉意,在炎热的夏日里没有比这更爽的事了。

  「喂,张灵儿,把你的脚拿开,别压着我的肚子,刚吃完饭呢。」我有些不爽的拍了拍张灵儿的小脚。

  我和张灵儿都仰面躺在一张大沙发上面,这张沙发虽然大,可以挤着坐下五六个人,但是我们两个大活人一起躺在上面就有点空间不足了,结果谁知道那家伙直接就把腿伸到我的身上来了。

  「哦哦,抱歉,习惯性动作,习惯性动作。」张灵儿冲我笑了笑,便挪开了压在我肚子上的脚,搭在了沙发的靠背上。

  「这是什么鬼习惯性动作啊!」我不由的吐槽道。

  「谁让老哥你是个足控抖m啦,为了满足你,平时把脚放你身上放习惯了。」
  「我才不是抖……额……」我本来想像往常一样反驳自己是抖m的,结果突然想起来今天上午因为叶晓晓的原因我承认了自己是个抖m,于是现在就有点尴尬了。我有点纠结抓了抓脑袋,最后只能无奈的叹息一声,「好吧,你开心就好。」
  直接承认的话我还是会害臊的,所以我现在既不承认也不否认,选择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我有些急于转移这个话题,再次往张灵儿那边瞅了瞅,她正闲适的躺在那边,一条腿垂在地上,另一条腿搭在沙发靠背上,见此,我连忙拍了拍她搭在沙发靠背上的腿,「喂,别把腿分这么开,你是女生吧。」

  被我再三打扰兴致,张灵儿显得有些不耐烦了,她微微抬起脑袋白了我一眼,「哥,你怎么这么烦啊,我怎么样你都要说,这里空间不够我有什么办法。你不要我的腿分这么开是吧,好啊,」说着,张灵儿赌气似得直接把搭在沙发靠背上的那条腿落下来,用力的踩到了我的大腿上面,「这样你满意了吧。」

  「喂,你……」我本来是想稍微转移一下话题,来减缓一下自己的尴尬,结果谁知道张灵儿她会突然不耐烦,给我来了这么一下,弄得我措手不及。

  「等一下!」张灵儿突然坐了起来,她低下脑袋眼睛微微眯起来俯视着我,脸上露出了一丝怪异的笑容,「我说,老哥你不会是故意这样做的吧?」

  「哈?」我愣了愣。

  「嘻,果然呢。」张灵儿显然把我呆愣的表情错当成了是一种虚心,她嘴角的笑意越来越盛了,「老哥真的是越来越变态了呢,看来我的养成计划还是有成果的啊。」

  「什么鬼啊!我刚才哪有这种想法啦!还有调教又是什么啊!」张灵儿揶揄的目光让我有些难堪起来,我一边辩解着却又不敢正视她的眼睛。

  「啊嘞,没告诉过你吗?所谓的养成计划就是把哥哥调教成一个合格的抖m啊。」张灵儿手撑着沙发,把屁股挪到了我的大腿上坐下,她居高临下的看着我,脸上满是征服者的笑容,「来,乖乖的看着我。」张灵儿把我的脑袋强行拨了过来,让我对上她的视线。

  「干……干嘛?」我的语气有些发抖,我感觉自己刚刚找回的兄长的威严立马被张灵儿毫不留情的碾碎了。

  「来稍微测试一下怎么样?」张灵儿对我神秘的笑了笑。

  「测……测试?」我不确定的念了一遍,「测试什么?」

  「嘻嘻。」张灵儿只是微微笑了笑,也没有解释什么。她把另一只踩在地板上的脚突然伸到了我的嘴边,小巧而又细软的脚跟轻轻的垫在我的锁骨上面,微微沾有些许灰尘的白棉袜脚底就这样正对着我的脸,细细闻起来还可以感受到一股拌着少量脚汗味的鞋胶的气味。张灵儿有些故意的在我面前扭了扭脚趾,然后揶揄的看着我,「比如说呢,现在我让你抛弃不必要的尊严像狗一样的舔舐我的脚趾你会做吗?」

  「咕噜……舔……舔什么啊……」看着眼前的棉袜脚,我不由的咽了咽口水,虽然我的心里不断的涌现出「想要舔舐」的欲望,但我还是拼命忍住了,这种情况下要当着自己妹妹的面舔舐她的脚趾,这样也太羞耻了吧。而且张灵儿使用的形容词,什么像狗一样啊,我是她哥哥吧,用狗来比喻也太那个了吧。

  张灵儿还在那里调皮的扭动着脚趾,吸引着我的视线,我的内心却陷入了无比的纠结之中。一方面,我体内的欲望在不断的膨胀着,莫名的声音在咆哮着让我赶快服从张灵儿的命令,乖乖的用狗一样的姿态去舔舐张灵儿的脚趾。而另一方面,自己的羞耻心混合着一丝莫名产生的不安感正拼命抵抗着膨胀的欲望,毕竟这是自己的妹妹,来自血脉中的联系还是让我对张灵儿抱有一丝罪恶感的,我没办法像在谭霜雪,叶晓晓她们面前一样的放纵自己的欲望。而那一丝的不安感就来的有些莫名其妙了,不知为何,我总感觉张灵儿现在的笑容有些微妙,绝对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

  两种想法僵持不下,让我死命纠结了半天,其结果就是过了半晌,我还僵硬的愣在那里没有动静。这时,张灵儿却突然把摆在我面前的主动脚拿开了,她对我露出了无比开心的笑容,「老哥,恭喜你通过了这次小测验!」

  「哈?」我有点没搞懂张灵儿这是什么意思。

  「嘻嘻,太好了,看样子我的养成还真的有作用啊。」张灵儿好像没有要给我解释这一切的意思,她的心情显然非常不错,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连收都收不住,「老哥,看你这次表现的不错,给你一点奖励吧。」说着,也没等我有所反应,她直接把刚才引诱我的那只脚整个的盖到我的脸上来了,柔软的脚底板踩着我的脸颊慢慢的揉动着,棉袜细密的纹路在我的脸上轻轻摩擦,发出轻微的「沙沙」声。

  「嘻嘻,哥,这是你最喜欢的足哦。」张灵儿勾着嘴角,轻笑了笑。

  「……」对此,我也只能默默的承受了。

  其实是在爽才不会说呢。

              ——————

  时间过得很快,没一会就到了要上学的时间了,我和张灵儿依然是选择分开走。

  张灵儿先走到了鞋柜那里换鞋,过了一会儿,她突然疑惑的从玄关那的一头钻出个小脑袋来,「哥,问你件事,你看见我放在鞋柜上的那双黑色的帆布鞋了吗?我今天下午要穿的,结果突然发现不见了。」

  「额……」终于还是到了这一步了吗,虽然我知道这一刻迟早会发生的,但没想到会有这么快。

  「咳咳……」我稍微咳了咳来掩饰自己的不安,转过头去,我努力挤着脸对张灵儿露出了一个自以为潇洒的笑容出来。

  「笑的好恶心哦。」

  「我……」

  好吧。

  我拍了拍脸颊,鼓足勇气重新看向一脸疑惑的张灵儿,「这么跟你说吧,我帮你把那双鞋洗了,现在在阳台上晒着呢。真是的,把鞋子弄的全是灰尘都不知道自己擦一下,还要你哥给你洗。」

  其实这里有一个问题我是刚刚才回想起来的,记得今天早上动张灵儿的鞋的时候,鞋柜上陈列的鞋子好像就只有那一双黑色的帆布鞋最脏,其它的鞋子都刷的干干净净的,至少没有很多明显的灰尘落在上面。那双黑色的帆布鞋摆在这里与其说是穿了许久没有擦洗,倒不如说是故意穿着没有洗的。

  「哈!」谁知道张灵儿听了我的话之后有些不高兴了,她气冲冲的跑到我面前来,「谁让你帮我洗的,我是故意弄那么脏的,今天还有用呢!」

  果然是故意的呢。

  我有些不解的看着张灵儿,「你把鞋弄这么脏有什么用?」

  「额……」张灵儿瞬间就哑火了,她讪讪的笑了笑,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慌乱,她连忙对我摆着双手,「没什么,没什么啦。」说完,她就转过身跑了。
  「该死的,只能随便穿双鞋过去了,真是便宜那个混蛋了……」

  张灵儿一边喃喃着一边打开门离开了,留下我一个人莫名其妙的坐在那里,我现在也没搞懂张灵儿这是什么情况。不过也好,我抹了抹额头上的细汗,总算成功糊弄过去了。

  来到教室的时候我看到了让我头皮发麻的一幕,叶晓晓那家伙不知怎么的正坐在我的位置上,而她的旁边,谭霜雪也默默的坐在那里。她们两个之间没有什么交流,叶晓晓坐在那好奇的翻着我的课本,谭霜雪则一个人安静的玩着手机,看起来似乎两不相干的样子,可我不知怎么的就是有种胆战心惊的感觉。

  我连忙几步飞跑到那去,注意到我的到来,谭霜雪和叶晓晓几乎是同时抬起头来看向了我。

  「变态星。」

  「哟,抖m君。」

  「额……你们好……」我稍微愣了愣,下意识的回应道,下一秒,我突然回过神来,「不是不是不是!这是什么情况啊?叶晓晓你怎么在这?还有,你那是个什么鬼称呼啊!叫我的名字不行吗!」我快抓狂了。

  「嘿嘿,突然想看看你的样子啊。」叶晓晓对我咧嘴笑了笑,「至于称呼什么的,你本来就是个变态的抖m不是吗?」边说着,叶晓晓故意把脚轻轻的踩在我的鞋面上。

  「额……」我一时有些没话说了。

  「好了,现在看过你了我也该走了,免得等下又迟到了。」叶晓晓踩着我的脚站了起来,她踮起脚尖把全身的重量都集中在我的脚面上,剧痛让我不由的抽了抽嘴角,她把嘴巴探到我的耳旁来,「等下你翻一下你桌子上的那个笔记本,有福利哦。」说完她抿嘴神秘的笑了笑便离开了。

  我有些脸红的目送叶晓晓离开,待她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转角处时,我才回过头来。

  我回到位置上坐下,看着桌子上的笔记本我有些好奇把它翻开了,可等我看清楚里面的内容之后,我有些哭笑不得。

  叶晓晓所说的福利在一张笔记本的纸上面,大概占了整张纸的三分之二,由许多的几何体和线条密集的组成了一个微微带点弧形的上宽下窄的条形形状。
  恩,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是叶晓晓的鞋印……

  这是个什么鬼福利啊!

  我当时就把笔记本合上扔进课桌里去了。

  「变态星。」

  一旁的谭霜雪突然戳了戳我的手臂,我扭过头朝她看去,「干嘛?」

  「把腿伸过来一下。」

  「?」虽然不是很明白谭霜雪要干嘛,但我还是按照她说的做了,把左腿伸直了放到她椅子下。我刚做完这一切,谭霜雪就直接抬起脚踩到了我的小腿上,她再次抬起脚的时候,我的小腿上面已经留下了一个清晰的皮靴鞋印了。

  「这是福利。」面对我不解的目光,谭霜雪只是给出了这么个简短的回答。
  「额……好吧。」

               第二十章

  「小星……小星……」

  「谁?是谁在叫我?」

  「是我啊。」

  「你是谁?」

  「小星,你不记得我了吗?」

  「你到底是谁?」

  「真过分,明明我们是最相配的,小星你竟然把我忘了……看来要让你再次体会到那种痛楚才能回想起我来吧……」

  「唔!」

  我睁开眼睛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额头上布满了细汗。我有些茫然的环顾四周,熟悉的环境逐渐将我从虚幻的真实感中拉了出来,我这才反应过来刚才是自己在做梦。

  我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脑袋,总感觉这个梦有些奇怪啊,梦里的那个人给我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似乎曾经真的在哪见过,但我就是回忆不起来了。

  算了,想这么多干嘛,反正就是一个梦而已,我现在可是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呢。

  现在正是星期天的早上,我这么说大家就明白我是什么意思了吧。

  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我看了看上面显示的时间,七点四十五。

  「哈哈,七点四十五,离约定的八点钟还有十五分钟呢,我竟然可以这么早……个鬼啊!只有十五分钟了完全来不及了好吧!」要知道从我家到市体育馆坐车至少要半个多小时啊!这还不算上堵车的情况。为此,我昨天晚上还特意调了个七点整的闹钟呢。

  「啊啊,怎么回事啊!我闹钟没响吗!」我忍不住狠狠的扯着自己的头发。
  「怎么了怎么了?」我的动静把正在客厅看电视的张灵儿也吸引了过来,她踩着欢快的步子「啼嗒啼嗒」的小跑着过来了,「一大清早就听见你在这鬼哭狼嚎的。」

  对了,张灵儿这家伙貌似每天都起的挺早的,是一个连周末放假都不会睡懒觉的强人,有时候我都在疑惑,为什么作为兄妹,我这个哥哥却这么爱睡懒觉,难道是因为张灵儿她把爱睡懒觉的因子全都丢给我这个哥哥了吗?恩,一定是这样的,就是因为我一个人背负了两个人的睡懒觉因子,所以我才会早上特别难起来,狡猾的臭丫头啊!

  「喂,老哥,」张灵儿突然皱起眉头盯着我,「总感觉你刚才在想特别失礼的事情呢。」

  「不不不,怎么会呢。」我有些心虚的挠了挠脑袋。该死的,这臭丫头直觉蛮高啊。

  「是吗?」张灵儿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

  「啊啊,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啊!来不及了啊!」我突然想起来自己要做的正事,刚才被张灵儿这么一打岔,我差点忘了马上要和叶晓晓赴约。我连忙从床上弹了起来,抄起放在一旁椅子上的衣物几下穿了进去。

  「哥,你这是干嘛呢?你不继续睡了?」张灵儿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我今天有事,要和一个朋友去漫展呢。」我绕过张灵儿走向洗手间进行洗漱。

  「啥?老哥你竟然有朋友?是谁啊?是谁啊?」张灵儿这家伙神烦的跟在我后面,在我举起手刷牙的时候,她直接把小脑袋从我的胳膊下钻了过来,然后仰起脑袋好奇的盯着我。

  「喂!你够了啊!什么叫我竟然有朋友啊!我有这么可怜吗?」

  「难道不是吗?之前你每次放假都是待在家里,我还以为你没有能够约出去的朋友呢。」

  「额……那是……那是……」我感觉自己的某处被张灵儿的话语狠狠的刺了一下,顿时整个人都有些抓狂了,「那你呢,你不照样每次放假都待在家里吗!」
  「那是为了陪你这个白痴哥哥啦,你看,如果把你一个人孤独的扔在家里发呆也太可怜了吧。」

  「额……」我的心好痛。

               ————

  等我洗漱完从家里出来时已经是八点过三分了,我都不知道等到了市体育馆会迟到多久,关键是我还没有叶晓晓的联系方式,根本没办法向她解释我这边的情况,我都不知道现在要怎么办了。如果不是因为张灵儿总在一旁打扰我,我明明可以更快离开家的。本来张灵儿也想跟我去凑热闹,但是我感觉跟朋友出去玩还捎上妹妹特别奇怪,于是严肃的拒绝了。听到这个回答,张灵儿当然表示非常不开心,一张小嘴撅了下来,死死的揪着我的衣服就是不肯让我走,最后没办法了,我只能用帮她带零食回来为条件让她放开了我。

  「唉,出来玩一趟真是不容易啊……」望着眼前的人来人往的马路,我不由的感叹道。

  幸运的是今天早上我并没有碰见堵车这种坑爹情况,坐着公交车花了大概三十分钟的样子终于到达了市体育馆。下了车,站在体育馆的外面就已经可以看见一些穿着cos服的人了,看着眼前的景象,我心里还是有些小激动的,其实这是我第一次来漫展,之前基本上都是一个人,身边也没遇见什么同样喜爱二次元的宅,孤军奋战的,我自然也没什么太大的兴趣来参加漫展了。

  我看了看现在的时间,已经快八点五十了,我竟然迟到了足足四十多分钟,也不知道叶晓晓那边是什么情况。她不会还在等我吧,如果真是那样,我直接下跪赔礼道歉也不为过啊。

  「记得好像是约在体育馆大门前见面来着。」我找到了大门前站着,稍微环视了周围一圈,我并没有找到叶晓晓的身影。

  恩,果然应该先进去了吧,如果是我碰见这种情况的话,估计等到十多分钟我就会直接进场子里面去了。

  于是我转过身准备直接进到体育馆内去找叶晓晓,而就在这时,一阵极度低沉而又压抑,宛如来自深渊恶鬼般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你这个混蛋!」

  我能够感觉到这是拼命压抑自己某种负面情绪的而导致的声音,而且我想我也猜到是谁了。

  「对不起,我……」我还没来得及完全转过身去就被背后的人用力的一脚踹在屁股上,由于事先根本没有防备,我被这一脚直接踹趴在地上,摔了个狗吃屎。周围的人被我的动静所吸引,纷纷把视线投向了这里。

  大庭广众之下,我出了这么大一个丑,说实话我脸上还是有些挂不住,但是考虑到本来就是自己有错在先,我这口气还是咽了下去。

  「对不起,叶晓晓,我不该迟到这么久的。」我一边从地上爬起来,一边把刚才没有说完的话说完。眼前出现的少女就是叶晓晓了,我没想到她竟然一直在这里等我。今天的她还是穿着一身方便行动的装束,不过仔细观察,还是可以发现她的身上有特意打扮过的痕迹。首先是她的面容,有那么一丝丝的粉底的痕迹,让她的脸蛋看起来更加的光泽粉嫩。要知道平时在学校里的她因为经常要搞体育锻炼,出汗比较多,基本上都是素颜出来的。然后是她的装扮,她的上身穿了一件宽松的灰色短袖,上面印有一行白色的艺术体字母,短袖的领口处别有用心的装饰了一个小蝴蝶结,蝴蝶结长长的下摆沿着高高隆起的胸部行走,达到最高处时直接流了下来垂在了空中,勾勒出了一个完美的胸型。她的下身则是一条牛仔热裤,紧贴着臀部,两条充满野性美感的大腿从裤管下延伸出来,大片裸露在外面的细嫩肌肤在阳光照射下散发出了一丝晶莹剔透的光泽,吸引了不少的目光,非常紧致的长腿看上去非常纤细,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这上松下紧的装束形成了一个自然的富有起伏变化的画面,看上去充满了活力。而她的脚上则穿着一双白色的板鞋,舒适,方便,贯彻了她平时的穿衣风格。

  「你也知道啊!你都迟到四十多分钟了诶!我还以为你放我鸽子不会来了呢。哪有你这样的啊!身为一个男生出去外面玩不先到就算了,竟然还要我这个女生等你这么久!」叶晓晓当然非常生气,两根眉毛死死的拧在一起,双眼瞪的快要爆出来了一样,她紧咬着牙,恨不得要把我撕碎。

  听见叶晓晓的话,周围的一些人也明白了刚才为什么会发生那一幕,顿时就有不少鄙视的目光投在了我的身上。

  「真的非常抱歉!」面对叶晓晓的指责,我心里感到非常过意不去,我低下了脑袋认真的道歉着,「这次是我不对,如果你觉得不开心的话可以随便揍我,就像刚才那样也可以,揍到你觉得出气为止。」我这人嘴比较笨,这个时候也只能想到这种办法来让叶晓晓原谅我了。

  「哈?」叶晓晓有些愣了愣,但随即她的脸上就露出了鄙夷的表情,她走到我跟前来一只手扯住我的衣领猛的往下一拉,把我的脑袋扯到和她同一视平线上,「喂,你这家伙该不会是为了满足自己那变态的抖m嗜好才说出这种话来的吧。」
  「哈?」这次轮到我愣住了。

  「哼,你这个抖m真是自私啊,这个时候竟然还想着满足自己的私欲。」叶晓晓看我的眼神也逐渐变得轻蔑起来。

  我马上明白叶晓晓误会我了,连忙解释了起来,「不是不是不是,我没有这么想,我真的只是希望你能够原谅我……」「闭嘴!」没想到叶晓晓冷冷的喝住了我。

  看样子叶晓晓这次真的挺生气的,现在已经完全听不进我的话了。也是啊,换做是我的话,别人迟到四十多分钟,我会直接糊他一脸。

  怎么办?现在怎么挽回这个局面,好不容易出来玩一趟,我可不想到时候和叶晓晓的关系闹僵啊。都怪我,平时睡懒觉睡习惯了,现在连闹钟都闹不起我了。
  「喂,抖m君。」就在我内心无比自责的时候,叶晓晓突然伸手拍了拍我的脸颊,她把嘴巴凑到我耳旁来轻轻说道,「要不这样吧,你现在跪下来求我一下,也许看见你犯贱的样子我会心情好一些呢?」

  「哈?」我有点不敢相信我听到的话,「你说什么?」

  「你聋了吗?我现在要你给我跪下来道歉,让我看看你犯贱的样子,来取乐我。」叶晓晓微微眯起眼睛玩味的盯着我,一只手轻轻的捏着我的耳朵揉捏,「反正你是个抖m嘛,这样做不正是你所希望的吗?」

  「唔……」敏感的耳朵被叶晓晓捏在手里玩弄着让我感到有些瘙痒难耐,忍不住发出了一声低吟,我有些窘迫不安,「可是……可是现在这里这么多人……」如果跪下道歉可以让叶晓晓原谅我,我也愿意这么做,可问题是现在这里这么多人看着,我怎么好意思当着别人的面跪在叶晓晓面前啊!

  「恩?怎么?这里不行吗?」看着我窘迫的样子,叶晓晓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些许的笑意,她有些坏坏的看着我,「可是呢,我就喜欢你当着大家的面对我下跪啊,能让一个男生跪在我面前,大家肯定会觉得我特别厉害吧。对了对了,如果你到时候愿意再伸出舌头舔我的鞋,我说不定还会再奖励你呢~ 」

  「什……什么?」对于叶晓晓的要求我感到万分难堪,「真的要这么做吗?」
  「对啊。」叶晓晓突然向前走了一步,把身体贴在了我的身上,我还没明白过来她想要干嘛就突然感觉自己的下体被一只小手用力的捏住了,这突如其来的刺激让我整个身子激灵了一下,双腿一下子软了下去,差点倒在地上。「嘻嘻嘻,果然呢,光是这几句话就让你下面硬起来了吗?真不愧是抖m呢~ 」叶晓晓故意用手捏了捏我的jj,嘴上毫不留情的嘲弄着我。

  「唔……你……你干嘛?」我有些难堪的往后躲,想要马上摆脱叶晓晓的手掌。

  「别动哦,你想让别人发现这里的情况吗?」可是叶晓晓却牢牢的拽住我的肉棒,让我根本没办法脱身。叶晓晓对我使了个眼色,让我看看周围,我这才反应过来现在我们正在外边,周围到处都是人,现在叶晓晓故意紧贴着我的身子挡住了我下体的情况,但如果我往后退的话,别人一下子就会发现叶晓晓的手正抓着我的鸡巴。

  「怎么样?现在知道自己的处境了吧。」叶晓晓对我挑了挑眉毛。

  「你要干嘛?快放……唔!」叶晓晓只是轻轻的捏了捏我的龟头位置就让我的话语变成了无助的呻吟,她把脑袋凑近我,眼里闪着戏谑的神色,「这个是惩罚哦,惩罚你今天竟然让我等你这么久。既然你不想跪下来道歉,那么就只能用这个来代替了呢。」

  「你……啊……」

  「我允许你这么叫我了吗?我现在希望你能够称呼我为主人呢。」叶晓晓一边轻轻的捏着我的鸡巴,一边笑眯眯的看着我。

  我感觉自己的鸡巴在叶晓晓手掌的揉捏之下不断的膨胀着,全身的血液都在向下体汇集。

  「唔恩嗯……」我忍不住呻吟了起来。

  「怎么样,叫啊,你这个抖m!」叶晓晓揉捏我鸡巴的方式非常的粗暴,一会轻一会重的,五个手指落下的地方也毫无规律可寻,时而紧攥着我的肉棒用力挤压着,时而轻轻捏着我的蛋蛋让我承受一定的痛楚,时而又用手指在我的肉棒上轻轻的游走,带来电流一般的骚麻感。完全是把我的鸡巴当成了她手上的玩具,在肆意的玩弄着。

  「啊……主……主人……」在叶晓晓的蹂躏之下,我的脑袋几乎变得一片空白,只感觉到下体不断的传来阵阵快感,让我陷入疯狂。

  「主人,主人,主人……」

  「哈哈哈,让你叫你还真叫啊,我也没让你叫这么多下啊,你想让别人也听到吗?」看着我不堪的样子,叶晓晓忍不住笑了起来,「抖m还真有意思啊,只要让你发情了,不管再怎么犯贱的命令你都会听呢~ 」

  「啊……是的,我犯贱,我犯贱啊……」

  「哈哈哈,真想看看你到底可以犯贱到什么样子呢,」叶晓晓笑着笑着突然松开了我的鸡巴,「不过现在也不是时候呢,再保持这种姿势别人也会怀疑吧。」
  「我还要,主人,我还要……」我的欲望已经被叶晓晓完全挑了起来,见叶晓晓突然不再揉捏我的鸡巴,我非常不要脸的微微压低自己的身体,用自己的下体主动在叶晓晓的大腿上磨蹭了起来。

  「哼,真是够贱呢,已经完全变成只会发情的畜生了吗?」

  「啊……主人,主人,我是畜生,让我射,让我射吧……」叶晓晓鄙夷的眼神让我体内的邪火燃烧的更加旺盛了。

  「喂,抖m君,该清醒一下了……吧!」叶晓晓突然抬起大腿用力的顶在我的蛋蛋上面,巨大的压力几乎要把我的蛋蛋压扁,我的脑袋一瞬间蒙了,紧接着,一股剧烈的疼痛自下体迅速向四周扩散,我甚至感觉自己的小腹也跟着一起抽痛了起来。快感如潮水般迅速退去,没了快感暂时的麻痹神经,剧烈的疼痛几乎是瞬间就席卷了整个大脑。

  「嗷嗷!」我惨叫一声捂着蛋蛋倒在了地上。

  「真是没用。」叶晓晓没有一点同情我的意思,看着我悲惨的样子,她的脸上反而露出了开心的笑容,「这次总算出气了,抖m君真是太好玩了,看你以后还敢不敢给我迟到。」

  周围的人完全没搞懂我们这是什么情况,他们只看到了叶晓晓刚才一直紧贴着我一副很亲密的样子,还以为是在秀恩爱,结果最后叶晓晓突然抬腿给我的下体来了这么一下,我们两个人的关系就有些说不清楚了。

  恶魔啊……

  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再看着叶晓晓此时的笑容,我的心里只有这么几个字来形容。

  在原地休息了好久,我才勉强可以行走了,虽然还是有些隐隐的蛋疼就是了。叶晓晓这点还是很不错的,一直都在一旁等我恢复,如果她没有总在我耳边说着戏弄我的话就更好了。

  跟在叶晓晓的后面,我们刷了门票,终于进入到了体育馆里面,也就是这次漫展的会场里面。

  「哇哦,这就是漫展吗?」虽然这次漫展的规模并不怎么大,但是会场里面还是挤了蛮多的人,有各种cosplay,有手里拿着各式各样宅物的路人,还有各种大大小小的摊子,上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周边,看着眼前的景象,我不由的惊叹了一声。

  「怎么,你第一次来吗?」叶晓晓有些好奇的看着我。

  「额,是啊。」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揉了揉脑袋,总感觉我现在的样子像乡巴佬进城一样,看什么都充满新鲜感。

  「嘻嘻,这样的话就让我带你好好转一转吧。」边说着,叶晓晓从我的左侧绕到了右侧来,然后轻轻勾住我的手臂,「也算是对抖m君的一点小小补偿吧~ 」说着,叶晓晓伸手不着痕迹的轻轻拂过我的下体。

  「噫!」我忍不住浑身颤抖了一下。

  「哈哈哈,抖m君的反应很有意思呢。」叶晓晓开心的笑了笑,她稍微用力的搂住我的手臂,让我紧紧的贴着她的身体,「跟你在一起的感觉很开心。」
  「是啊,总是被你戏弄嘛,你当然开心啊……」我有些无力的叹了口气。
  「嘻嘻。」对于我的吐槽,叶晓晓只是轻笑了笑,也没有接话。

  「来吧,我们开始逛吧。」叶晓晓一边拖着我的手往前走去,一边向我介绍起来,「你知道吗,这次漫展的重头戏其实是绯月要来这里哦。」

  「绯月?」我跟着念了一遍,总感觉这个名字在哪里听过,我努力搜索着脑中的记忆,这才想起来绯月到底谁,「难道是最近网上蛮火的那个cos?」
  「什么叫蛮火啊,是超级火好吧!」叶晓晓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

  「额,是吗,抱歉,我其实对cos这一块不怎么了解,仅仅只是知道有这个人而已。」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算了,不跟你说了,反正说了你也不懂。」叶晓晓一副烂泥扶不上墙的样子看着我,「可以说这次漫展大部分人都是冲着绯月来的,我差不多也是。」
  「啊?他有这么厉害吗?」

  「废话!」

  「额……」我感觉自己已经完全被瞧不起了呢。

  「哦,对了,」叶晓晓突然停了下来,她转过头对我提议道,「你第一次来漫展不考虑买点什么周边之内东西的吗?」

  「啊?」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你发什么愣啊,问你呢。」叶晓晓在我眼前挥了挥手,「唉,算了,看你一副呆呆的样子就知道你完全没听见我说的话。」叶晓晓无奈的叹了口气,她撒开我的胳膊走到了一家小摊位前面,过了一会儿她就拿着一个小东西回来了。
  「嘻嘻,这个给你带上。」叶晓晓有些不怀好意的笑了笑,她手里拿着一个文字箭头发夹,上面写着两个大字——抖m。

  叶晓晓完全没有容我拒绝的意思,强行把我的脑袋拉了下去,然后把印有抖m二字的发夹夹在了我的脑袋上。她稍微站远了一点看着我,「抖m,哈哈哈,真的很适合你啊。」

  「喂……」我有些尴尬的想要伸手去拿头顶「」上的「抖m」发夹。

  「不准拿下来哦,这可是我这个前辈送给你的礼物呢。」叶晓晓捉住了我的手腕,她对我笑了笑,「至少出这个展子之前给我一直戴着。」

  「额……好吧。」我只能选择屈服了。

  「那我们继续走吧。」叶晓晓牵着我的手准备继续往前走。

  「等等!」我急忙叫住了叶晓晓,「你在这等我一下。」说完,我就挣开她的手跑到她刚才买文字箭头发夹的摊子前去。

  「?」叶晓晓一头雾水的看着我。

  过了一会儿我就回来了,手里也拿着一个文字箭头发夹,上面写着「笨蛋」两个字。

  「嘿嘿,这个『笨蛋』你也戴上吧。」哼,我可不会总是被压迫啊,该反抗时候我可是会毫不留情的,反正我已经做好了被恼羞成怒的叶晓晓胖揍的准备了。
  「……谢谢。」让我没想到的是,叶晓晓她居然接下了我给她的发夹,而且还对我道谢了。

  「哈?你没有生气吗?」我有些奇怪的问道。

  「呵,」叶晓晓突然对我笑了笑,那笑容有种说不出的落寞,「其实呢,这还是我第一次收到同龄人送给我东西呢,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什么?」我有些不敢相信,「难道你都没有收到过朋友的礼物吗?」
  「你觉得呢?」叶晓晓也没有正面回答我,而是对我神秘的笑了笑。她像一只小兔子一样蹦到我跟前来,「对了,先不说这个了,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做呢。」

  「哦,什么事?」

  「嘻嘻。」叶晓晓傻笑着,我看着不由的也跟着一起傻笑了起来。叶晓晓朝我迈了一小步过来,我正好奇着她要干什么,结果她突然抬脚狠狠的跺在我的脚面上,这次用的还是鞋跟,虽然板鞋的鞋跟没有皮鞋那么硬,但相对于鞋底的其它地方来说也算是相当硬的了。

  「嗷!」我感觉自己的整个脚掌痛的都要失去知觉了一样。

  「当然是惩罚你啊,」叶晓晓还不肯松脚,用鞋跟在我的脚面上使劲的碾压着,「身为一个抖m竟然敢叫我笨蛋,真是胆大呢。」

  「嗷!快……快松脚啊,对不起啦!」我连忙求饶。

  「哼,」叶晓晓没有理会我,她不紧不慢的从自己的兜里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喃喃着,「恩,时间差不多到了呢……」

  「嘻嘻,抖m君还真是没用呢。」叶晓晓突然移开了自己的脚,她对我露出了一个揶揄的笑容,「要来做个游戏吗?如果你能够在十分钟内捉到我,我就把你送给我的那个『笨蛋』戴到头顶上去。」

  「哈?」

  「那么现在开始吧!」叶晓晓完全没有给我回应的机会,直接转身就跑。
  「喂!」我刚迈出去一步,结果落地的正好是被叶晓晓刚刚狠狠蹂躏的那只脚,剧痛袭来,我一个没站稳,直接摔倒在地上。当我从地上站起来抬头看向叶晓晓的时候,她已经消失在远处的拐角处了。不愧是搞体育的,竟然跑这么快。
  「搞什么啊!」没办法,我只能追过去了。

  那个拐角处位于体育馆的西北角,那里有一个通往体育馆二楼的楼梯,体育馆的二楼好像被用来当作那些cos们的化妆间,因为服装也是在这里更换,所以每个化妆间都用白色的帆布搭了一个临时的小棚子。由于大多数cos已经画好妆下来了,所以西北角这边流动的人相对来说并不是那么多,毕竟这个展子的规模并不怎么大,来的人总数也不是很多。

  楼梯用水泥浇筑,显得十分厚实,楼梯口的位置开在另一端,要上楼的话必须要绕到后面去,而叶晓晓就是消失在这里的。

  我站在楼梯口的位置朝二楼看了看,叶晓晓她不会是上到二楼去了吧?
  我有些紧张的踏上楼梯往二楼走去。

  到了二楼,这里相对来说显得十分安静,空旷的地板上竖着几十个白色的小棚子,来玩的人员也比较稀少,有时也会上来几个看热闹的人,但转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好玩的东西之后,他们便又下去了。我认真的环视了一圈周围的环境,但是没有发现叶晓晓的身影。

  叶晓晓不会躲起来了吧?那就麻烦了。

  这里竖着的小棚子完全可以组合成一个天然的躲猫猫场地,你基本上可以在这里面兜圈子玩一整天。

  我忍不住叹了口气,看来叶晓晓十分熟悉这里的环境啊,我已经不抱什么希望能够捉到叶晓晓了,只希望她快点玩腻,然后自己出来吧。

  虽然没想着能够捉到叶晓晓,但是出于好奇,我还是进入了小棚子组成的小方阵里面,那些cos们就是在这里面化妆啊。有几个棚子的帘子还打开着,我路过的时候还可以看见里面的梳妆台和一些陈列的cos道具。看着一些熟悉的道具与服装,我的脑海不由的浮现出了动漫里这个角色的样子,感觉也蛮有意思的。

  「咦?」这时,我突然发现前方有一个小棚子非常奇怪,这个棚子有着不同于其它棚子的大小,整体上大了足足一圈,棚子的帘子上还绘制有一个红色的空心圆,看上去特别的显眼。我忍不住走到这个棚子的跟前仔细打量了起来。
  「好奇怪啊,为什么就这个搞特殊呢?强迫症看着会哭的啊!」我再次往前迈出小一步,让我没想到的是,我落脚的这块地方正好有一滩特别滑溜的液体,我一脚踩滑,一下子没稳住身体,直挺挺的摔进了棚子里面。

  「啊!」一声尖锐的惊叫响了起来。

  让我更加没有想到的是,棚子里竟然还有人,而且还是个女生,一个正在换衣服的女生!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4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