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返回首页 >> 另类小说 >>

[逆行](全)作者:小玉

[逆行](全)作者:小玉

  字数:45943(全)
 
  和小菲从商店里走出来,提着大包小包的战利品,心里乐滋滋的。才发的工 资,就被这小丫头花去了一大半,不过,其实有很多东西也是买给自己,和男朋 友的。
 
  忘了介绍,我叫小妍,今年24岁,不要看我身材娇小,我可是做警察的, 而且还是搞刑事侦破的,经常都会有抓犯人的情况,而且每次都很凶险,不过我 都做了2年了,感觉很刺激,我很喜欢这样的工作,当初选择这一行也是自己从 小就有的正义感支持着自己。我男朋友叫阿峰,和我一样,做同样的工作,不过 按级别来算,我还比他高一等,有时候有行动,他还得听我的指挥。上个月他向 我求婚了,我表面上没有理他,不过心里还是蛮开心的,终于想有个家了,不过 我说过了,等我下一次行动中取得优秀评价,获得精英奖章,我就嫁给他。 
  今天小菲陪我出来本是想去看看婚纱的,小菲也吵着要做我的伴娘,她是我 最好的朋友,我们同是警校出来的,而且都是原来学校里的校花,当然,现在就 是警花了,小菲是男朋友多得不可数,几天换一个,她说现在流行,看来我是老 掉牙了。不过今天一天下来什么婚纱根本没看,小菲带我买了一双现在比较流行 的长筒靴,准备过冬。我到是很喜欢的,就是不知道穿上好不好看。
 
  阿峰并没有和我同居,他和他奶奶住在一起,他这个人很正直的,有时候陪 我逛街,看见小孩子打架,他都会很严厉地用警察叔叔的姿态去教导孩子,看他 这样子,以后应该会是个好爸爸吧。
 
  我自己住在西郊的一套公寓里,我比较喜欢安静,舒适的地方,特别是郊外, 这里的空气很好,给人很舒爽的感觉。虽然这里离工作地比较远,不过到是有车, 就不麻烦了。
 
  回到家,拿起小菲为我选的皮靴看看,穿在脚上试试,感觉的确不错,很舒 服,也很好看,配裙子,牛仔裤都很好,也很暖和,看来这钱没有白花。其实我 是外地人,来这个城市没多久,父母都在乡下,但家里一直都是做小生意的,父 母生活很棒,所以我的工资可以自己花花,哈哈,不过家里还有个妹妹,在读大 学,有时候妹妹打电话叫我偷偷给点,我只好当那几天饿饿身材咯。
 
  每天生活都一样,晚上回到家里,打开电视,一边看着连续剧,一边对着镜 子,心想:自己真美呀,其他女人怎么和自己比?今天也不例外,洗了个澡,躺 在沙发上,呵呵,明天去上班,大家看见我穿新靴子,会是什么反应呢?一定会 说:「啊,小妍,好美呀,很配你呀!」
 
  呵呵。
 
  不知不觉,我睡着了。
 
  「嘟~~~~~嘟~~~~~~」谁那么无聊啊,都几点了,还打电话来。 
  我朦胧中看了看时间,都12点过了,自己都在沙发上睡着了,赶紧醒醒。 拿起电话,电话那头出现了熟悉的声音,是头!难道出事了?
 
  「喂,小妍,睡了吗?我是大海。」
 
  「……什么嘛,那么晚了吵人家,老大,是不是又和你老婆吵架了想叫我出 来喝咖啡?人家马上就是要结婚的啦……」
 
  我抱怨着。
 
  「不要罗嗦,有急事,小妍,我现在在你家楼下,可以上来吗?」
 
  「半夜三更,来我家?不怕别人说闲话?」
 
  我拿着电话,走到窗边,他的车果然在楼下。
 
  「你小妍还不清楚我的为人?」
 
  「好了,你上来吧。」
 
  我挂了电话,把门打开,坐在沙发上玩着自己的玩具熊。不一会,他走进来 了。很神秘的样子,关好门后,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表情很沉重的样子。 
  我们都喜欢叫他大海,他是我们的上司,不过人很好,32岁了,孩子才3 岁,看见我都叫阿姨,所以我很不喜欢去他家。
 
  他一直没说话,我去给他冲了一杯咖啡,当然,自己也冲了一杯。
 
  「要糖吗?老大?」
 
  「哦,要,谢谢,我们大家喝咖啡都不像你的怪口味。」
 
  我瞪了他一眼,在他的咖啡里加糖加糖再加糖,真不知道咖啡加了糖还有什 么好喝的。
 
  终于要说正事了,他的表情更加严肃起来。
 
  「小妍,原谅我好吗?我大海对不起你。」
 
  我疑惑地看着他,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今天上面下达了一份秘密文件,现在我们的首要工作就是抓最近闹得很猖 的黑社会第一头目——张世文。」
 
  「哦,很好啊,抓到了大家又有钱拿了。」
 
  我喝着自己的苦咖啡,觉得好香。
 
  「不过这家伙并没有那么好抓,他的势力很广,几乎在所有圈子里都有他的 势力,而我们也通过了很多办法,从他的各个势力,各个圈子里入手,结果都一 无所获。上面不高兴了,要求我们无论用什么方法都要抓到他,时间可以多给, 但这一次一定要成绩。」
 
  「所以说……」
 
  「所以我们今天开会决定,用最后的一个办法,打入他的最后一个我们并没 有涉及到的势力圈里去,慢慢的搜索,抓住他。」
 
  「是什么呢?好神秘哦。」
 
  咖啡喝完了,我准备去再冲一杯。刚站起来,他一把抓住我,低着头,轻轻 地说。
 
  「色情业……今天开会决定,选你作为卧底……」
 
  听完他的话,我手里的被子不自觉地掉在了地板上,碎了。
 
  「我对不起你,小妍,他们开会时说要你去的时候我没有用尽最后的努力为 你辩护,所以……真的,我没有脸见你,没有脸去见小峰。」
 
  「……好了……别说了,这是命令……不是吗?」
 
  我哽咽着,阻止了他说话。
 
  这一下,感觉世界好安静。
 
  「你可以选择不去,但是,也许你就不能继续在警察这个行业里继续呆下去 了。」
 
  「那我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我反驳他的话,他惊讶地看着我。
 
  我转过身,冲进自己的房间,许久……
 
  我把自己的警服,配枪和所有有关自己的证件拿出来,交到他手里。轻柔地 说。
 
  「这就是做卧底的第一步吧。」
 
  他看着我,眼泪流了下来。
 
  「关于你做卧底的事,目前只有我,你,和今天我们开会的另外两个长官知 道。你要记住,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暴露你的身份,我们的希望都寄托在你的 身上,要是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你可以向我们呼救,但你一定要做好所有的思 想准备,包括……」
 
  他说到这里停下来。
 
  「包括?你当我还是小女孩?色情业这样的地方第一天去就会发生什么事大 家都知道,去那里抓人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这个我知道。」
 
  我已经报着必死的决心了,这一刻,我的脑中却只出现了自己,为了自己, 连阿峰我都忘了,怎么会这样呢?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 
  ··································· 
  ·逆行之 苍天之罪感觉突然间我什么都失去了,不久后我就听到消息,上 面说我由于炒股破产,进行诈骗,把我开除。从此,我就像演戏一样,开始自己 躲着自己,躲着其他人。
 
  小菲打过电话给我,我没有接,阿峰来找过我,当然,我换了住处,不久后 也把电话换了,号码只给了大海。
 
  又过了没多久,我根据大海给我的线索,找到了第一个线人,是准备带我入 道的人————一个40多岁专开麻将管的大姐。她说她接触这样的人很多,和 道上的人也很熟。
 
  她看了我以后觉得我材料不错,不过必须在外貌上有改观,于是叫来了她的 女儿来为我做设计师,她的女儿是个十足的混混女,穿着很前卫。不过年龄却很 小,她进屋子时看见我立刻开口说。
 
  「呦,来做鸡的?材料不错哦,以后可以到处抢饭碗了。」
 
  听到她这样叫我,感觉自己连个小混混都不如,很不爽,不过自己却一再提 醒自己,一定要习惯。
 
  我被她带进她的房间,感觉乱七八糟,不过和我的比起来差不了多少。她在 她的衣柜里找了半天,终于找齐了她要找的一套丢在床上,让我换上。我拿起来 看了看。一条紫色的连身裙,裙子短得可怕,大腿全露。上面露背露得夸张。这 衣服怎么能穿,我在镜子前试了试,觉得根本不可能穿出去。她看了看我,不爽 了,骂起来。
 
  「你看你这臭婊子,做鸡你还要什么面子,觉得冷是吗?你没看见老娘给你 找了双丝袜啊?穿上,以后你天天都要穿的,有什么不好意思,逼都要拿给别人 看的,还怕穿这样?」
 
  听了她的话我只想上去给她几巴掌,打死了算,留在世界上浪费粮食。 
  穿就穿咯,大海也说过,以后有的是气受,这算什么。
 
  她找出来的丝袜也不怎么厚,薄的,也是紫色,还好是连裤袜,总比没有的 好,管它是什么颜色。
 
  终于换好了,我简直不敢去看镜子里的自己。她到是看了看,点点头,表示 了满意。接下来的就是化妆了,这个化妆可不是平时自己在家里自己给自己化的 那样,而是她来帮我化,感觉她的化妆品似乎不要钱,都是高档货,可她就是很 奢侈地往我脸上涂,我感觉自己是马上要上台表演国粹一样了。化妆时间大大超 过了我的预计,比我平时要长得多。我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任她摆布。这时, 她妈进来了,对着我们催促地说。
 
  「好了没?人家看货的来了,快点。」
 
  「好了好了, 马上,你出去等着。」
 
  她又接着在我脸上继续涂。不一会,终于完工,她满意地对我说「你去照照 镜子。」
 
  不过我没去,我怕。还是出去算了。
 
  我被带到一间更偏僻地小屋子里,里面坐着三个男人,两个看起来就是属于 我抓的类型,但另一个似乎是老大的那个看起来很斯文,一套黑色的西装,还有 点帅。他们命令我坐在他们对面的一张小椅子上。似乎在观察我。过了一会,那 个比较帅的男人开口了。
 
  「名字,年龄,身高,体重,家是哪里人,之前做什么的,有过什么经验, 先说说。」
 
  「陈雨妍,24岁,身高161,体重91斤,家是外地的,自己一个人在 这边,之前在XX饭店给别人做过小工,经验,以前……经常自己在家看影碟, 觉得很有乐趣,很刺激,很想试试。」
 
  「怎么?你没试过?少骗我,看你的大腿和坐姿,你的次数应该不下两位数。」 
  被看穿。
 
  「不,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觉得影碟上的女主角她们那样,才是我 想要的。」
 
  说完他才满意地点点头,看了看旁边二人,那二人也点点头后,他从包里拿 出一张单子,交在我手上,我看了看。
 
  「欠你们六万块钱?」
 
  「没错,这等于是你的卖身契,签了你才会认真做事,不过钱滚钱,利滚利 这句话你听过吧,所以希望你以后老实点,卖力点,早点还清这笔钱。快,签了 吧。」
 
  无奈,只好签下。
 
  「我以后就是你们的头,叫我耗子,不过你放心,我会安排人带你的,你现 在跟我们回去吧,安排你,叫人带带你。」
 
  看来很简单,我成功地进入了他们内部,接下来的任务就重了,也不知道何 年何月才能完成任务。我跟在他们身后。
 
  「把你的裙子抬高点,让外面人都知道你是妓女,快吧,这是第一个适应环 节。」
 
  没办法,放高……感觉屁股都露出来了……
 
  第二话我们的第一个目标是市中心地带的一个叫五月潮花的小酒吧。我心里 很清楚,眼前这三个人其实也只是转介人,真正的第一站并没有出现,一路上我 受够了挑衅的眼光,我尽量回避,不去看。在耗子的要求下,我必须擡起头来行 走,目的也只有一个,让大家熟悉我。
 
  酒吧还是很热闹,也看不出什麽不规矩的地方,一个胖胖的戴个眼镜的男生 
  抱着一把吉他坐在一边清唱一首很老却很动听的歌《跟往事乾杯》我目不转睛地 
  看着他,的确有点味道,有种街头诗人的浪漫感。耗子把我带在一个角落坐 下後,本和我们在一起的另外两个男人就自动离开了,就留下我和耗子在一起。 我并没有太在意他,而去听着流浪诗人的歌曲,似乎又回到了以前和阿峰恋爱时 在咖啡吧里聊天的感觉。
 
  「先来点酒吧?」
 
  耗子很有情调地问我。
 
  「恩,随便。」
 
  我点了点头,耗子叫来了一瓶正宗法国干邑産的干白葡萄酒,看起来很贵, 不过我才不管那麽多,反正不是我付钱。耗子也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对我微笑 地点点头说。
 
  「对,就要这样,以後和任何客人出去时都要时刻记得,要最贵的,让对方 付钱。」
 
  我尴尬地向他吐了吐舌头。
 
  「我看你不像是乡下来的吧,从你身上看不出一点土的味道。」
 
  耗子的眼光很好,我不得不对他又撒了一个谎。
 
  「其实我是XX学院的学生,想出来寻求一下新鲜感,刚才见你夥计在你旁 边,不好直说。」
 
  「你很有女人味,以後生意一定很好。」
 
  他没有继续追问,感觉他这人很厉害,特别是这头脑。
 
  「以後你要接触的东西多了,做你们这行也就等於是出来混,以後不认识几 个大哥的话,你的日子可能不好过。」
 
  他说的这一点我也明白,可我觉得这样的事都只能顺着走,不然走错了路, 反而不利於破案。
 
  我点了点头,他突然他一把把我拉到了他的身前,把我抱起来,让我做在他 腿上,这样的姿势我除了和阿峰在一起的时候有过,长那麽大来,还没过呢,一 下我脸红通了,不敢看着他。他的手在我大腿上摸来摸去。
 
  「好美的大腿,紫色的袜子,显得你更美了,我真想把你吃了,不过你始终 只是货物,可惜啊。」
 
  说完,他毫不留情地把手伸向了我的私处,隔着连裤袜和一条小小的内裤, 刺激着我的阴部。我一下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依偎在他身上,任他摆布…… 
  陶醉中,我听见了很清脆地高跟鞋脚步声,走到我们面前停下,不好了,难 道被外人看见?
 
  多没面子。可耗子的手依然没有停,我也不敢转过头去,只好紧紧的抱住耗 子。
 
  「小老鼠你还是这副老德行,每一批货都要自己验?」
 
  一个妖艳的女人声音从我的身後转来,我意识到了,他们口中所谓的「接货 人」到了。这时的耗子才把我放开,让我坐在一边,我也正眼看了看这个接货人, 她的年龄和我差不多,好象还比我大上一两岁,也最多就27左右。妆化得比较 淡,和我一样穿着一条紫色的连身裙,配一条黑色的丝袜,黑色的高跟鞋,不过 样子看起来比我高贵多了,酒吧的灯光比较暗,我不太看得清楚她的脸,不过她 明亮的大眼睛让我知道,这女人绝对是一等一的美女。他坐到了我的对面,不停 地打量着我。
 
  「哈,等你半天了,还以爲你不来呢,我可等不及了,这小骚货骚死了,老 想让我弄他,我才给了她一点顔色。」
 
  我听耗子这麽一说,一肚子的气,明明是他自己要弄我的,现在人家的内裤 湿透了,下面还在流水呢,讨厌。耗子说完,对我说。
 
  「好了,你们现在见一见面,认识一下,小妍,这位就是你的主,杨红玲, 绝对是个大美女,哈哈,以後你跟她了。」
 
  说完,我害羞地向她点了点头。
 
  「别那麽害羞,叫我玲姐就可以了。小老鼠,这货怎麽样?验过没?」 
  「没问题,我耗子办事你放心不了吗?老女人,你别忘了你那多少个现在当 红的小姐不都是我验的吗,现在不都对你乖乖的吗?这一点你还怀疑我?」 
  耗子邪恶地笑着,似乎很有把握。果然,玲姐一点都没怀疑,开始和耗子说 正事了。
 
  「规矩呢?多少钱?」
 
  「简单,老价格,不过这次签款上只写了六万,你要是觉得不够,自己加! 
  明天把钱汇到我的帐户上,OK?不妨碍你们行见面礼了,没问题我先走了。」 
  玲姐没有理他,只是一直看着我,耗子把单买了,自己就这样跑出去了。也 就这样,我终於安全的进港,现在只剩下的就是通过检查了。
 
  「爲钱,爲家,爲自己,还是爲什麽,我现在都不管,我只要知道,你既然 打算出来做,所有的心理准备都做好了?」
 
  玲姐开口问我。我当然说是,没有别的选择。她看起来很满意,继续问我。 
  「最重要的,面子你放得下吗?」
 
  我又点点头。
 
  「不後悔?」
 
  问到这里我犹豫了一下,一下鼻子很酸,但自己知道,必须忍住,不然所有 的一切都完了。
 
  於是我继续点点头。终於她没话说了,看了着我,我看着她,等待着她的下 一个问题。
 
  「既然你什麽都放得下,也就不在意我在这里考验你了吧。」
 
  说完,他把一只脚突然放到了桌子上来。哇!这双高跟鞋最起码也要300 0多,好羡慕。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我疑惑地看着她。她冷淡地眼光看 着我,说。
 
  「把我的鞋脱了。」
 
  我只好照做,看着这双我羡慕的高跟鞋,是绑腿的,必须先解开绑在小腿上 的带子,我伸出手去……
 
  「混蛋,叫你用手了?」
 
  她生气,一下给我踢过来,细长的鞋跟一下飞快地向我飞过来,平时这样一 脚对我来说不在话下,不过现在我必须强制自己被他踢中,好勉强,关键是不能 被识破。她的高根踢在我身上,但力量不大,不怎麽痛。
 
  不让我用手?那用什麽?我很委屈地看着她。
 
  「用你的嘴!以後不要再让我教你!这是规矩。」
 
  嘴?不是吧,在人那麽多的酒吧里爲你脱鞋本就是很下贱的事了,现在叫我 用嘴?我有点不愿意,但看着她高傲的眼神,我突然有种恐惧感,我看了看四周, 发现大家都没有注视我们这个角落後,我慢慢地把头伸向了她的脚下,咬着她的 绑脚带,赶快咬啊,拉啊。
 
  终於把她的鞋脱下来了,看着穿着黑丝袜的脚,就这样放在桌子上,感觉是 不是有点不雅观?她命令我把葡萄酒倒在她的脚上,我只好照作。
 
  「好了,现在我的脚味道很不错,你来品尝一下吧。」
 
  这句话把我听傻了,叫我吃她的脚?不是吧,原来他一切的用心就是叫我舔 她的脚?太可怕了,我简直不知道该怎麽办了?
 
  「怎麽了?不愿意?这个死老鼠是怎麽验你的?难道你是内鬼?想混进来?」 
  我的天,这句话把我吓得魂都飞了一半,这个女人太厉害了。我狠下心来, 一下张开大嘴,把她的五个脚指头含在嘴里,用舌头舔啊舔。
 
  「吸!把被酒弄湿的丝袜吸乾净,把丝袜上的酒都吃下去。」
 
  我听着她的命令照做着。这时她拿出之前我和耗子签的那份欠款条,微微地 一笑,说。
 
  「六万?太少了吧,还清了钱还有什麽玩的?来我改一改!」
 
  说完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只笔来,在上面修改了下。而我只敢擡眼看着他, 嘴巴不敢离开她的脚。
 
  等她改完後,又从包里拿出了一张单子後,擡脚踢了我一下,我把她的脚从 嘴里吐出来,她自然地把脚伸回去。开始说。
 
  「好了,很满意,不错,现在和你说正事吧。陈雨妍这个名字你以後就不能 用了,现在你跟我姓,叫杨妍。现在你对我的欠款有六十万,你必须通过每天不 停地坐台与出台,说白了就是卖淫,来还清你欠我的钱。现在我告诉你我们之间 的的工作关系与金钱上的关系。每天你都要听我的安排进行卖淫,我会给你安排 客人,当然,你也可以选择,如果客人对你来说不满意,你可以选择不出台,但 必须做台,来陪客人。做台费用是一小时10元,客人给你的小费你拿4成,我 拿6成。出台的费用是一次200元,小费是你我55分,但如果你出台并陪客 人过夜,你必须给我100元作爲当天对我的补偿。一个月有四天假期,叫做红 假,意义你也明白,我不多说。请红假的时候必须提前三天向我说,不然按旷工 处理,旷工一次扣500元。」
 
  好多规矩,不过这钱也太难赚了,这里真的太黑了,居然还把我欠她的钱改 成了六十万,我简直服了。
 
  「你欠我的钱每个月的利息是5%,也就是3万,如果你第一个月只还了1 万,那麽第二个月利息就是六十二万的5%,这个利滚利的道理你是懂的吧?」 
  我点了点头,听他继续说。
 
  「我带的小姐个个都是红人,我希望你也是,卖力点,早日把欠我的钱还了。 要说我就那麽多了,现在你和我走吧,我会给你安排地方住,安排一个姐妹来带 带你。」
 
  我点点头,拿着桌子上的高跟鞋准备爲她穿上,她却没有理我,脱下了她的 黑色丝袜和另一只鞋子,放在桌子上,对说我。
 
  「我送你的,丝袜800元一双,鞋子3400元,都是高档货,以後乖点, 对你有好处,这是见面礼,你现在就穿上吧,站起来,站在桌子上换。」 
  好漂亮的丝袜和高跟鞋,我本是十分喜欢,听到她说送我的时候都乐坏了, 谁知道她居然要我站在桌子上当场换!我晕了。我害羞地看着她。
 
  「这里就是我的地盘,在场的几乎都是我酒吧的老顾客,也许以後都还是你 的客人呢。」
 
  虽然她这样说,可心里还是有点顾及,我看了看四周,还是不敢动。
 
  「呵呵,觉得不动感吗?我去来点气氛,爲你以後的工作开个好头吧。」 
  说完,她光着脚走到吧台吧,放起快节奏的音乐,拿起话筒大喊。
 
  「各位朋友大家注意了,现在欢迎我们的小妍小姐爲大家来一段激情的现场 换穿丝袜了!来吧,小妍,大家都看着你呢,不要辜负大家的期望哦!」 
  大家的眼光刷地一下全投在了我的身上,这时的我只想找个洞钻进去,手上 拿起自己喜欢的丝袜,却一直在抖。这时音乐里传来了杜德伟的那首「脱掉,脱 掉,脱掉……」
 
  我才发现这个酒吧真正的一面。我慢慢地脱下鞋子,站上桌子,看着整个酒 吧的人,大家都一边高喊,一边拿我寻着开心,男男女女,大家看着我,我脱下 紫色的丝袜,换上黑色的丝袜,再穿上黑色的绑腿高跟鞋,这样一套动作其实也 不算什麽暴露,但我简直想死了算,在吵杂的音乐和所有人的呐喊中,我终於完 成了,我摊坐在旁边的椅子上……这时的玲姐又继续拿起了话筒。
 
  「这位就是我们丝恋轩新来的小姐,小妍,大家以後多多来捧她的场哦!」 
  玲姐说完,场下就有人高喊「好美的妞!不错,老子我明天就来包了你!」 
  我承受住压力,看着她,她走到我旁边,不知道从哪里又找来了一双丝袜和 高跟鞋,而且也都是高档货,她很开心地样子,对说我。
 
  「怎麽样?爲你连广告都打了,还不谢我?」
 
  「……谢谢……玲姐。」
 
  「好了,我带你去熟悉一下吧。」
 
  就这样,我穿上了自己从未奢侈穿的丝袜和高跟鞋,跟着她出了门。
 
  丝恋轩,这个名字,丝代表了女人,恋的含义在这里很广,有时候还真不明 白是什麽意思,这里主要是唱歌跳舞,给年轻人娱乐的场所。一楼是入口,只提 供了几个沙发,电梯到了二楼,就是所谓的大厅,在这里多半是跳舞,喝酒的地 方,比较宽敞。电梯只到二楼,不过这里还有三楼和四楼,都要上楼梯才能到的, 三楼是包房,提供卡拉OK唱歌的包间,大概有几十个包房。而四楼就是秘密开 放的地方了,也是我们的休息室,这里不算大,可也不小,一共有12个小房间, 但这里提供做爱的房间只有四个。其他的大概还都得外出开房。我们的工作地点 最主要还是在二楼大厅里,这里是招揽生意的地方,平时没时就做在吧台边喝酒, 勾引男人就行了,但如果没人搭讪的时候,在吧台喝酒可是要自己出钱的。玲姐 告诉了我很多,最後把我带上了四楼,这里有很多小姐,大家一个不爽一个,都 在觉得对方在和自己抢生意的,不过也有几个关系好点的,坐在一起聊天。这里 爲每个小姐都提供了一个化妆间,很小,一个梳粧台,一个坐椅。
 
  梳粧台有个柜子可以开,可以把自己的化妆品等东西放里面,每人一把钥匙 拿好。玲姐把我带到一个空的梳粧台前,写上了我的名字「杨妍」然後又对我说。 
  「这里小姐很多,很多也都是不同的主,我带的小姐就这几个台子。」 
  说完她指了一下, 我数了数,才5个,这里20几个台子她只带了加我在 内的5个小姐?
 
  「我知道你在想什麽,别多想,我带的小姐虽然少,但都是极品,你也不例 外,我感觉你是5个中最美的,呵呵。」
 
  我脸红了一下,她又拿了一套比较高档的化妆品给我,我没见过什麽牌子, 但我想应该比较贵。这时她打了个电话後对我说。
 
  「她们有三个都出台去了,只有一个还在呢,我叫她上来,叫她带带你。她 叫杨清,一会见面以後礼貌点,都叫姐姐,我叫她带你,这里没有年龄,你最後 来,所以你都得叫姐姐。」
 
  我点点头。
 
  「玲姐,找我?」
 
  一个小女孩突然腾到了我们身前,好卡通的样子,看起来好嫩,长得很可爱, 眼睛化妆化得五顔六色,还一眨一眨。
 
  「小清你来,介绍个妹妹给你认识,小妍。小妍,叫姐姐。」
 
  我一头雾水,一个最多只有十六岁的小女孩居然要让我叫她姐姐?我…… 
  她斜眼看着我,大量了一下,说。
 
  「呦!连玲姐的丝袜和鞋子都穿上了哦?不错嘛,玲姐很看重你呢,我爲什 麽就没有呢?」
 
  我感觉给她影响不好,连忙说:「啊,姐姐,你要是喜欢,妹妹脱下来给你?」 
  「不要了,你自己留着噻你的嘴吧。」
 
  这时玲姐在一边说话了。
 
  「呵呵,小妍,小清说话都这样,大家和睦点,小清,你带带她吧,我一会 还有事,先走了,今天晚上你们去坐,出台买一送一,你带上小妍一起去,钱都 归你。明天早上叫她去你那里住。」
 
  玲姐说完,小清点点头。
 
  「小清你先下去吧,我和小妍还有点说的。」
 
  小女孩又跑下了楼。我感觉这里好乱啊,来来往往在我身边走来走去的都是 做小姐的,大家都很忙的样子。
 
  「好了,小妍,乖哦,第一天上班,多学点东西,玲姐以後有好衣服都给你, 漂亮点,以後多接点客。」
 
  说完,玲姐从包里拿了1000块钱给我,叫我自己用,我觉得一下好温暖 的感觉。玲姐走後,我站在原地没动,突然听见身後有人在叫我。
 
  「小贱人,这里!这里!」
 
  我转过头去,是小清,她躲在後面的卫生间里,示意我进去。我只好跟着过 去。她把我带进厕所,走到最後一个马桶前,把单间的门锁上,自己坐在马桶上, 我站在她旁边。
 
  「……姐姐……」
 
  「玲姐给你多少钱?」
 
  「……一千……」
 
  「你该怎麽办?」
 
  她的样子看起来好可怕。
 
  「……姐姐,我都给你就是了……」
 
  我从包里把刚才玲姐给我的钱都交给她,她数了数,满意地点点头说。 
  「这就对了嘛,乖一点,明天还有三个姐姐呢,你一人准备500就够了, 别告诉她们给了我一千哦!走吧,我带你去见见世面!」
 
  「哦……」
 
  我很老实的听着她的话。刚准备开门出去,她一下停住,转过身来对我说。 
  「把你的内裤脱下,像我这样,不然客人不喜欢。」
 
  说完她把裙子撩起来,我一看,肉色的连裤袜里就是黑黑的毛。我似乎明白 了,只好把内裤脱了,丢在马桶上。
 
  「穿上丝袜吧,我知道你喜欢,我不会抢你的,走了。」
 
  我跟着她身後,向二楼走去。
 
 
  这里几乎全是年轻人,一个个跳得起劲,看起来也都不正常。小清蹦蹦跳跳 地来到吧台,很老练地叫了一个叫什麽丹什麽东西的洋酒,不知道贵不贵,小清 似乎没有打算喝的样子,我只好跟在她身後。饶过吧台不远,一个比较黑暗的角 落里,隐约坐着几个人,小清带着我走过去,我才发现,原来也是几个小姐,这 里似乎就是等客的地方了,原本这里其实位置也比较多的,今天留下没几个人了, 大概都出去了吧。
 
  因爲很黑,加上很浓的妆,所以看不清楚她们的样子,只好跟着小清坐下来。 
  「新来的?」
 
  有人问小清。
 
  「就是,又是骚货一个。」
 
  小清把酒放在桌子上,打开盖子,给大家倒上。
 
  「贱货能喝吗?」
 
  小清到完,转过头来问我。我点点头。接着她又爲我倒了一杯。
 
  「叫你带?」
 
  「是啊,还好不抢我钱。」
 
  就这样,小清无聊地开始和几个姐妹聊起来,我一直坐在旁边不敢插话。旁 边的小清似乎也看出我很无聊,很拘谨,於是对我说。
 
  「这几个都是姐姐,很有经验了,打个招呼吧,以後请教一下。」
 
  我才慢慢擡起头,腼腆地向几个姐姐点了下头。轻轻地说。
 
  「各位姐姐,以後请多多帮忙一下小妹。」
 
  这时一个姐姐拿起自己的包,从包里拿出一个白色的瓶子,和一包烟。从瓶 子里抖出两粒黄色的小药丸来,丢进我的酒里。
 
  「那没问题,妹妹嘛,大家都要照顾的,来吧,把酒干了,点上烟,以後我 们会照顾你的。」
 
  我不知道这是什麽药,很害怕,不敢喝,斜眼看了看小清,她也看着我,突 然对我做了个眼神,似乎在告诉我:你不喝的话以後就混不下去了。我没办法, 拿起酒一下喝了下去,不管是什麽药了。接着把烟拿来,开始抽。
 
  「妈的,今天晚上没生意了,大家要不要收工?」
 
  小清看了看表,对大家说。
 
  「等一会吧,晚点有上台表演呢,你带带小妹吧。」
 
  小清听完,低着头,没说什麽。接着大家开始聊天,几个姐姐问了问我的过 去,当然,我开始编故事。
 
  时间过了很久,我开始有点感觉不舒服,很想去厕所,而且下面感觉很大。 
  是刚才那药的缘故吗?
 
  这时小清站起来,并命令我跟着她走,我很不想起来,而且心中的欲望越来 越大。跟着小清进了一个很偏僻的小门,转啊转,走到一个很黑很暗的地方,站 在一个桌子边。我不知道她想干什麽。
 
  「很难受吧?」
 
  「这是什麽药?」
 
  「春药。」
 
  「……」
 
  听完小清的话我终於明白了。沈默着不说话。
 
  「很想吧?」
 
  「恩……」
 
  「今天没生意了,想也是没用的,坐桌子上去,我帮你解决了。」
 
  小清指着桌子。这桌子也不是普通的桌子,非常大,四个角落有四个皮扣。 
  「这桌子是你专门爲其他姐妹解决这事的?」
 
  我问她。
 
  「贱货,废话怎麽那麽多?不要是不是?我走了。」
 
  小清一下很生气。准备走。我实在忍不住了,只好听她的话,乖乖地爬上桌 子。
 
  「把衣服全脱了,一件不留。」
 
  我照着她的话做。脱光後,我成大字型躺在桌子上,接着小清用桌子四个角 落的皮扣把我四肢捆上,固定好。我看着她,她的表情起伏很大,不知道她在想 什麽。接着她从包里拿出一个巨长巨大的假阳具来,我看了看,吓了一跳,好大 啊。
 
  这东西另一头接了一跟线,线的一头是一个小开关,我知道了,这东西会跳 动。果然,小清一下按下开关,这东西开始轻微地摆动起来,小清拿着它,走到 我身边,先轻轻抚摩了一下我的阴部,接着用手指把我的阴唇翻开,将这东西的 头部顶住我下面。我一下感觉全身酥麻,动也动不了,加上心中强烈的欲望,这 一刻,我好希望这东西赶快进来。
 
  「要不要?」
 
  小清故意问我。
 
  「要~~要~~快插进来~」我开始放荡了。
 
  「求我,下贱一点。」
 
  小清严厉地看着我,这算是对我的考验吗?我放不下这面子啊,可我太需要 了,现在的我没有它我会死掉。
 
  「好姐姐,妹妹我好想要,求求你,成全妹妹吧。」
 
  我哀求着。
 
  「以後我的鞋脏了,帮我舔。我的脚累了,帮我舔,我的袜子脏了,臭了, 还是给我舔,怎麽样?」
 
  小清高傲地看着我。
 
  「恩恩,我都爲姐姐舔乾净,姐姐快,妹妹我要。」
 
  我感觉下面涨死了。我说完以後,小清满意地看着我,唰地一下,把这东西 插进了我的下面。这东西好长,顶着我的花心,不停地摇摆,我一下子觉得自己 升上了天去。口中不停地呻吟。
 
  「要不要速度再快一点?」
 
  小清继续问我。
 
  一听到还可以加快速度,我更乐了。连忙点头。小清脸上一下恢复到之前那 可爱的表情,可爱地跳到我身前,把速度调到最快,满足地看着我。只见她麻利 地脱下自己的丝袜,放在我面前。
 
  「先舔舔!」
 
  我伸出舌头,在袜尖的地方使劲舔了舔,她却顽皮地把丝袜拿开,一下把嘴 斗上了我的嘴,把舌头伸进了我的嘴里。我一下懵了,和女人这样我还是第一次, 好不舒服,很难过的感觉。
 
  她的手就在我的乳房上不停地揉。这一下让我感觉全身都飘了起来。太爽了。 
  这算是接吻吗?我们接吻都有很长时间了吧,我嘴里全是口水了,她的舌头 怎麽还不停啊?
 
  不累吗?我动不了,只能任他摆布,随着下面的快感越来越激烈,我的大脑 开始有点昏厥了,我知道要来了,我努力地配合着下面的节奏,希望尽快来到高 潮。小清好象也在等这一刻。
 
  但她的嘴却不愿意离开我的嘴,我们两人的嘴就像被胶水沾住了一样,似乎 已经不能分开了。
 
  突然间,我感觉到桌子好象开始动了,而且转动得很快,我一下清醒了许多, 观察了一下,才发现。原来我们在的这里是一个转动舞台,我们这一面原本是在 台後,而现在,这舞台正把我们慢慢地转向主台上。我急了,这怎麽行,这不就 让大家,所有在场的人看见我们这一幕了吗?我开始拼命地挣扎,可发现挣扎就 是徒劳,四肢被绑得太紧了,身上被小清压着,嘴还对着嘴,也就是说,我现在 就是一只任人宰割的小兔。
 
  我放弃了挣扎的希望,并努力使自己去瞬间接受这个事实。可是我发现我做 不到,一切都晚了,我感觉自己头上已经满是灯光,吵杂的声音再次响起,台下 的口哨声,呐喊声传进我的耳朵里。
 
  舞台停住了,我知道,我已经站在舞台的最中央,我放弃了……就在这时候, 小清突然把嘴拿开,唰地一下跑下舞台,我身下的桌子也很快地开始升涨,原本 平躺面对天花板的我,身躯一下立了起来,整个身子瞬间展现了整个舞台下面。 
  我睁大着眼睛,看着台下的一幕一幕,大家都看着我,有人在鼓掌,有人在 呐喊,有人在笑,有人在喝酒……我的心跳瞬间达到了最高点,心里的激动程度 到了极限,伴随着下身的强烈快感,我清楚地意识到,我的高潮到了,由於我是 垂直,等於是站立,下面的震动棒一下从阴道里滑落出来,伴随着的就是从阴道 里狂泻而出的淫水。我在高潮的快乐中,脸上带着满足地微笑,面对着在场的所 有人,我呻吟着,快乐着,享受者。这时的舞台下也沸腾到了极点。大家都在爲 我喝彩。
 
  泻完後,我仍然被固定在桌子上,面对着大家。而自己的心里却异常平静。 
  这是我的光荣吗?爲什麽大家都在爲我喝彩呢?我做得很好吗?赤裸着,面 对着那麽多人,这时的我已经不觉得什麽了,爲什麽会这样呢?我真的那麽下贱 吗?
 
  看吧,大家看我吧,多看看,用所有的眼光看着我赤裸的身躯,我感觉好舒 服,好满足。我快乐地享受着这一刻。
 
  「大家开心吗?」
 
  这时一个女人穿得很漂亮,出现在舞台上。接着台下发出一阵轰动。
 
  「我是大家的老朋友情儿,大家很久没看我表演了吧?今天想看吗?」 
  接着台下又是一阵轰动。
 
  「大家不要急,晴儿今天晚上拿小穴给大家看个够,不过现在呢,晴儿要向 大家介绍一下。」
 
  说在,她把手放在我的阴部,我身下的桌子又开始调节,我又恢复成了平躺 的样子。
 
  「刚才爲我们表演开场的就是我们夜总会新来的小姐,她叫小妍,大家欢迎!」 
  这个晴儿说完欢迎二字後,手指一下把我的阴纯翻开,把阴道完整地暴露在 所以人面前。我兴奋极了,感觉不对,怎麽又要来了吗?是兴奋过度了吧。果然, 我立刻到了第二次高潮,在大家看着我阴道内部的同时,我的淫水再次狂泻而出, 这下可让大家看个清楚,看个够了。
 
  坐在座位上,看着台上的晴儿开心的把阴部随意玩弄着,拿给台下的所有人 观看,我心里不是滋味,我看了看旁边的小清。之前在我面前那严厉的样子早不 会出现了,她保持着可爱乖乖的样子,看着我。
 
  「是不是觉得很过瘾?」
 
  小清问我。
 
  「还好啦。」
 
  我比之前放开了许多。
 
  「以後慢慢习惯,你今天表现得很棒。」
 
  「谢谢姐姐夸奖。」
 
  她拿起皮包,站起来,对我说。
 
  「好了,今天就到这,我们回去睡觉吧。」
 
  我跟着她,慢慢地离开了这里,走时我回头看了看舞台,那个女孩还在开心 地表演。这下我出名了,以後生意是不是会很好呢?我没有去想。走到大街上, 我没有和小清说话,而是在想刚才发生的事,现在我想起来都觉得怪怪的,说不 上是喜欢还是什麽,但心里中有一种很期待的感觉。总觉得自己好想要,好想要, 好喜欢把自己暴露在所有人面前的感觉,这到底是什麽感觉呢?我沈浸在这回味 中。
 
  「抢钱啊!」
 
  身边突然听见了凄惨地喊叫。一个年轻的男生手拿一个皮包从我们身边冲过 去,一个中年妇女倒在地上。这一幕我怎麽可能不管?我是警察!我作出准备冲 上去的动作,小清一把拉住我。轻柔地问。
 
  「你想干什麽?」
 
  「抓住他!」
 
  「你可以?」
 
  「我……」
 
  我一下回过神来,刚才是条件反射。
 
  「看看你的脚下。」
 
  小清指了指。我低下头,果然,这双高跟鞋的鞋跟的长度对於我来说根本不 可能追上,应该说是,这双高跟鞋穿上以後连脚步走快都很难,别说跑步了。 
  我低着头,没说话。
 
  「一个女人,特别是像我们这样的女人,是一定要保持柔弱的个性的,这样 才会受到男人的疼爱,不然你的钱怎麽到手?有的事不是呈英雄就行了的。女人 就要有个女人的样子,你条件很好,难道你愿意像那些条子一样,整天疯狂地满 街追犯人?那样会让你在男人的眼中的定位降低的,你就不是一个完美的女人了。 知道吗?」
 
  小清的话很深奥,也直插我内心。
 
  我一下觉得她说的话很有道理。我何不想做一个男人们心中真正意义上的性 感,完美女人呢?
 
  就像脚上的这双高跟鞋一样,是那样的优雅,性感。
 
  就在我擡头的瞬间,中年妇女的身边站着一个女生,手拿着刚被抢走的钱包, 递回中年妇女的手中。在这个中年妇女连声道谢的同事,这个我不认识的女生面 带微笑地对这个妇女说。
 
  「没事啦!我是警察!」
 
  那笑容是多麽的灿烂。
 
  今天我和小叶起得比较早,下午3点就早早来到了化妆台前,小叶似乎对化 妆没有什麽特别的要求,要不是规定妓女都必须化妆,我看她一定是不会去化的。 
  今天我依旧是昨天的打扮,只是换成了一双高跟鞋,小叶却加浓了色彩,丝 袜换成了蓝色,配上一双同样十分诱惑的高根鞋。今天的小叶似乎想把自己打扮 一下,选择了蓝色调为主。
 
  不知道为什麽,她还选了一双淡蓝色的蕾丝手套。
 
  我没有管她,只是在想如何把自己化得漂亮一点。
 
  下午6点,我与小叶来到外面的餐管,这里的餐管也都和小姐们很熟,看见 了小叶,就像看见妈一样,开心得不得了。
 
  「啊,小叶姐今天那麽漂亮,一定是要出山了吧?」
 
  一个猥琐的眼镜男看着小叶,呵呵地笑,看来是这里的老板吧。
 
  「别说些废话,我小叶什麽时候说过自己洗手了?今天我带我妹妹来照顾你 的生意,弄点好吃的来。」
 
  「哦,是新来的妹妹啊,叫什麽呢?喜欢什麽口味?」
 
  看来这里的人似乎都很开放哦,记得我原来也在这一带抓过不少人。
 
  「随便吧,听我姐姐的。」
 
  我应和了一句,看了看小叶,轻声问。
 
  「出山?什麽意思?」
 
  小叶点上一支烟,吸一口,把嘴巴凑过来,嘴唇轻轻对上我的嘴唇,我感觉 到一股烟喷进了我的嘴里,我吸了一口,把小叶吐进我嘴里的烟在自己身体里徘 徊一道,轻轻地吐向空中。
 
  「很多事你不知道也好,反正也不关你的事。」
 
  过了一会,老板端上几盘素菜,感觉很清爽,比较适合我的口味,小叶脸上 也露出微笑,我们开动了。
 
  20分钟後,我们吃完刚准备走,小叶一下感觉不对头,拉着我的手,轻轻 说了句。
 
  「快,我们快离开。」
 
  可惜我们还是慢了,餐管门口突然间围了不少人,一下把门堵上。小叶愣了 一下,带着我退进餐管内。
 
  我看了看,大约十来个,全是男的,穿着花哨,头发颜色多样,面目表情狰 狞,眼睛不时地看着小叶。
 
  我看了看小叶,小叶没吭声,额头上已经出现了汗珠。
 
  「叶子姐姐,我看我们还是坐下来谈谈吧。」
 
  一个男人一屁股坐在一跟板凳上,指了指旁边的凳子,示意小叶坐下。我再 次看了看小叶,她选择不了其他办法,只好走了过去,虽然我不懂他们之间有什 麽事,但就情况来看,小叶比较危险,不过再怎麽说,我想这麽多个大男人也不 至於打那麽漂亮那麽可怜的女孩吧。
 
  「我弟弟说了,你和他之间的感情伤害了他太多,他现在需要你给他一个满 意的回答,当然,现在请你不要再说你是同性恋了,因为我今天打听到了,你似 乎要出山了,也就证明你不是同性恋了,既然这样,我弟弟的事……」
 
  「你们的消息的确很快,是,我是出山了,怎麽样?」
 
  小叶表现得很稳定。
 
  「妈的!你这个贱货!」
 
  男人听了小叶的话一下愤怒起来。啪了一下桌子,指着小叶大喊。
 
  「给老子把这个骚货带走,带去见我老弟!」
 
  说完,冲上来几个男人一下把小叶抓住。我在身後站着,被这一幕震住了… 
  ………枪……我的枪呢……我必须帮助小叶……我不能让她就这样被带走 ……可恶……我的枪……
 
  眼见小叶被带出餐管,我发现了事情的严重。
 
  「住手!」
 
  我大喊一声。敏锐的动作突然来到人群边,伸出手准备抓住小叶,旁边的人 反应也不差,回敬了我一下,我退後一步,躲开。
 
  哎呀,我右脚一拐,随着高跟鞋哢嚓一声,我重重倒在地上,我意识到,我 的右脚受伤了,好痛。
 
  「你是她的朋友吧?」
 
  「小妍,这里不关你的事,你回去。」
 
  小叶回头对我说,自己却被塞进一辆面包车。
 
  「把这个女的也带走。」
 
  接着,我被几个人架起来,光着一只脚,塞进面包车。
 
  面包车里的窗帘早被拉上,我和小叶被丢进车最後一排,这时一个男人走到 我们身前,先看了看小叶,再看了看我。接着开始拉我们的脚。我挣扎了一下, 就放弃了。
 
  男人把我们的丝袜脱下来,分别把我们的手反绑上。就这样,我和小叶互相 靠着,看着车的前进。
 
  车子来到一家汽车零件专卖店前,这里的地理位置比较偏僻,开在这里的大 部分都是修车场一类的。所以晚上的这里格外安静。
 
  我们被带下车,几个小混混拉开了一个车库的卷紮门,我看了看里面,黑黑 的,没有灯,凭藉着月光我看见里面比较宽敞。
 
  「先把她们关进去,我去把我弟弟带来。」
 
  几个男人又走到我们身前,由於我们双手被反绑,所以接下来也只能让他们 继续弄。
 
  胶布把嘴封上,把脚缠好,我和小叶就这样一动也动不地靠在墙边坐下。黑 暗的仓库里,我看不见小叶,我们只能互相感受着对方的呼吸。
 
  平时要是这样怎麽办?我应该不会怕,以前办案的时候被这样的捆绑囚禁的 次数太多了,那时候抓我的人还是杀人犯什麽的,手中有枪,我都不怕,为什麽? 为什麽现在我心里有了恐惧感?对了,我现在已经不是员警了,我是个妓女,对 於一个妓女来说,遇上了这样的事,能不恐惧吗?我感受到了小叶的感觉,但我 认为,她似乎有很多很多的事和麻烦。
 
  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库的门再次打开,刚才的那个男人推着一个轮椅,轮椅 上坐着一个男人,我很惊讶,怎麽是个残疾人呢?我看了看小叶,她闭着双眼, 感觉很痛苦。
 
  「叶子……你回来了……」
 
  轮椅上的男人很深情地说。
 
  「阿浩!这贱女人把你弄成这样,我真的不知道,你为什麽还要这样想她?」 
  「好了,够了,哥哥,麻烦你先把她们放开吧。」
 
  就这样,车库前只剩下我们三人,我,小叶,还有眼前的阿浩。其他人站在 远处。
 
  「我妹妹脚受伤了,我希望你们先把她安顿好,这样我才会和你有继续谈的 余地。」
 
  小叶一样很冷淡,不太理会这个男生,这时我看见这男的其实也就一男孩, 可怜的脚已经没了,似乎被锯掉了。仔细看看是个很帅气的男孩,年龄应该和小 叶差不多。
 
  听了小叶的话,男孩看了看我,光着一只脚,穿着一只高跟鞋,很别扭的样 子。
 
  「来人,带这位小姐去休息,找个按摩师给小姐按摩一下脚,再叫人马上开 车出去给这位小姐买十双高跟鞋,十双袜子,每一件东西都得给我开单,低於1 000元的高跟鞋不要给我买,买了我叫你给我穿,袜子买越贵的越好。快去!」 
  男孩一下变得恐怖,不过我到是蛮喜欢这样的孩子。
 
  车库的後面就是一坐别墅,我被佣人带进一间屋子里,所有人都不敢对我怎 麽样。我躺在一张按摩椅上,恩,真舒服啊。
 
  过了一会儿有人进来给我按摩脚,还不时地给我扰脚底,好痒,不过好舒服, 我陶醉地闭上眼睛享受。
 
  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全身衣服都被脱光了,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小叶坐在 我身边。
 
  「怎麽?」
 
  我轻声问。
 
  「没事啦,今天我们就在这里玩,妹妹不是想接客吗?姐姐我帮你找了一个。」 
  啊?我怎麽突然就?我……我还没有心理准备呢?一醒来就要做事?不是吧。 
  我看了看四周,屋子很大,放着两张床,小叶也脱光了躺在另一张床上。屋 子里除了我们两姐妹没有其他人。
 
  「没事,是这里的两个股东,刚才那个男生的小叔叔和他的一个义兄。长得 包你满意。」
 
  「刚才那个凶狠的男人?」
 
  我问。
 
  「不是啦,刚才那人虽然阿浩也叫他哥哥,其他他只是阿浩的管家。」 
  「这个阿浩是你什麽人?」
 
  「以前的男朋友,不过他的双腿是因为我才断的,我们已经分手了。」 
  小叶的话让我很郁闷,本想多问几句,可听见门开的声音,两个男人相互走 了进来。
 
  「好啦,我们都等不及了。」
 
  小叶一撒娇,冲到一个男人面前。
 
  二人看见我们以後也是微笑一下。
 
  「小妍,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阿浩的兄长,张翔,也是你今天的客人哦, 一会得好好伺候哦。叫翔哥就行。」
 
  我向翔哥点了点头,他似乎也对我很满意。
 
  「这个是阿浩的叔叔,辈分不同,但也不大,和你岁数相当呢。」
 
  「好了,两位小姐,我们之间还有不少事要谈,你们先帮我们口交吧。」 
  说完他们二人就躺到了床上,打开台灯,把电视声音开得比较小,电视里正 播着一场足球比赛。
 
  我跟着小叶的动作学,先拿手在翔哥的内裤外搓了搓,果然很大啊,我心里 暗暗开心。
 
  接着我开始为翔哥脱下内裤,顺间一根又大又粗的阳具出现在我面前,我脸 一红,却又忍不住多看几下,心想这东西一会回来安抚我的下面,真的好刺激啊。 想着想着,下面就有了感觉。
 
  只见小叶张开大嘴,把那东西吃进嘴里,感觉好满足的样子。我看着翔哥的 这东西,终於按耐不住了,一样张开大嘴,把它放进了嘴里。
 
  恩,感觉好充实,好大,把我的小嘴塞得满满的,好舒服。我一手捏着根部, 不停地上下搓着,一边用着舌头舔着翔哥的阳具,嘴里发出滋滋的声音,嘴里的 味道比较咸,感觉越在越多的黏着液体在我嘴里和我的口水结合在一起。我尽量 往肚子里吞,这东西的味道对我来说还是比较吸引的,而且这样可以让我感觉更 舒服。
 
  「恩,恩~~~」我实在忍不住了,把另一只手伸到自己下面,摸着自己的 阴核,更加刺激着自己的神经。
 
  这就是我的第一次接客吗?好好玩哦,原来是那麽舒服,那麽刺激的。我斜 眼看了看旁边的小叶,她很认真地在为她的客人清理着阳巨周围的异物。我是不 是也该这样呢?应该要吧。
 
  我把阳具从嘴里吐出来,把嘴里的液体全吞下去以後,把舌头游到睾丸下面, 开始清理着这里,这时的我却有了一种好希望多清理出脏东西的感觉。我张开嘴, 把一边的睾丸完全含进嘴里,舌头不停地舔着。
 
  这时我观察了一下他们二人,还在商量着自己的事,看来他们已经是玩女人 的老手了,这样的伺候对他们来说根本不足让他们享受,本想听听他们说的什麽, 可亢奋中的自己,努力想着怎麽伺候得更好,另一只手在摆弄着自己的阴核,精 神根本无法集中在他们谈话的内容上。
 
  哗啦哗啦,我反复着,把阳具在自己的嘴里保护着,用自己的口水伴随着, 这种味道真的不错。
 
  「好了,两位可爱的小仙女,你们很不错,来吧,晚点我们还有其他事,今 天不能好好宠幸你们了,我们速度快一点吧。」
 
  翔哥说完,把我身体一下就抱起来。
 
  「仙女姐姐,你似乎有点重哦,你身上的肌肉也是有两下吧?」
 
  翔哥的一句话把我吓得魂飞魄散,的确我的体质还比小叶她们强太多了。 
  「我……我要啊,哥哥,来插我。」
 
  我应变能力强,立刻转移了话题,一手拿着翔哥的阳具,开始撒娇。
 
  「呵呵,好,我弄死你。」
 
  翔哥把我身体摆成躺式,把我的双腿分开,大大的阳具在我阴户外摩擦了几 下。
 
  「我要进来了哦。」
 
  「恩,快~~~~」伴随着我的呻吟,翔哥的大阳具终於插入了我的身体, 这刻我感觉好快乐,虽然大大的阳具把我撑得很痛,但快感与自己的兴奋感形成 了作用,我感觉太满足了,好舒服。
 
  「小仙女的小穴好紧啊,怎麽没被撑过吗?」
 
  翔哥一边说着,一边快速地抱着我插,我呻吟加上喘气,忍不住把刚才玩自 己阴的手指头放进自己嘴里,品尝着自己淫水的味道。
 
  「翔哥~~~~快~~~~用力点~~~」「恩,放心吧,不会让仙女失望 的,我加速了哦」说完,我感觉下面似乎要被插出火来,热啊,感觉下面要涨开 了,好舒服,好大的阳具,每一下都顶到我的花心,让我真的就像一个仙女一样, 在天空中飞舞。
 
  旁边的小叶叫声同样不小,我们的淫叫参合在一起,形成了无比的天籁之音, 这声音是最美的,女人只有在这时候,发出的声音才是世界上最动听的。娇嫩的 声音伴随着下面的啪嗒声,真是一场世间少有的音乐会。
 
  「来,我们换个姿势。」
 
  翔哥把我又抱起来,这一刻我感觉被男人这样抱住的感觉好幸福,真的这时 候突然间觉得自己做一个妓女真好啊。
 
  我做出了爬的姿势,把屁股对着翔哥,翔哥从我後面再次把阳具插进我的阴 道。
 
  「我的这东西,配上这样的姿势,一般没有几个女人撑得下来的,仙女,我 马上要送你去世界上最美的地方,准备了哦。」
 
  「恩~~~~~~快~~~~我要~~~~干死我~~~~」我淫荡地哀求 着。希望他快一点。
 
 「啊~~~~~好舒服~~~~~好~~~~好~~~~太棒了~~~~~ 
  ~好哥哥~~~我要死了~~~~干死我~~~~快~~~~~好大」我真 的看到了,只有女人才能看到的地方,世界上最美的地方,太美了。
 
  半个小时过去了。
 
 「我不行了~~~~~要死了~~~~好爽~~~~我认输了~~~~~求 
  求你~~~~~干死我~~~~我真的不行了~~~~~」我终於向翔哥求 饶,举了白旗,可翔哥怎麽能就这样放了我,根本不管我,继续疯狂的插着。 
  旁边的小叶他们已经完了,另外的男人进卫生间洗澡去了,小叶爬到我面前 开,分开腿,把自己的阴部对着我,我看见她的阴部外流出来的精液,是刚才那 男人射的吧,是内射吗?不会有事吗?管不了那麽多了,我知道小叶想干什麽, 我一下埋进她浓浓的毛里,舌头允吸着她的阴户,与流出来的精液。
 
  小叶又开始呻吟着,我也发出重重的喘息。
 
  「准备了,仙女,射你哪儿?」
 
  翔哥终於要结束了,我下面的快感已经到了急端。
 
  「嘴,嘴!她要嘴里,别射里面!」
 
  小叶在旁边帮我说着,接着我感觉翔哥的阳具从我下面拔了出来,我转过脸 去,张开嘴。
 
  「来,吃下去,乖!」
 
  翔哥抓住我的头发,把阳具放进在我嘴边,浓浓的精液一下喷进了我嘴里, 好多啊!
 
  「先别吞,全留在嘴里,多感受一下这样的美味!」
 
  小叶在旁边提点着我,我没有吞,张开嘴,精液满满在留在我嘴里。浓浓的 高蛋白味道刺激着我的神经,小叶爬过来,把舌头伸进我嘴里,我们舌头搅在一 起,分享着精液,每一滴都想把它品位够,舍不得吞下去。随着口水越来越多, 精液慢慢地少了,被我们两姐妹分完了,好好吃的东西。
 
  「还没完呢,你也应该快了吧。」
 
  小叶说完,爬开一点,把脚伸到我的阴道边。
 
  「你……」
 
  「呵呵,刚才表现不错,小贱……仙女,呵呵」说完,小叶把脚指头开始往 我的阴道里插。
 
  「啊啊,好舒服。」
 
  「舒服就叫吧,继续,你马上就要到了。」
 
  「恩,小叶的脚真好,全放进来了!」
 
  「少来了,我的脚虽然漂亮,也小巧,可再怎麽也不能全进去哦。看你骚得。」 
  说完使劲用脚加力了两下。
 
  「啊!来了!」
 
  我呻吟着,小叶看见我的表现,过来立刻把我抱起,舌头在我脸上舔啊舔。 
  我感觉终於成仙女了,我到了,终於到这个美丽的地方了。
 
  我下体喷出了大量液体……
 
  「脚好了吗?」
 
  「恩,好一点,走路没问题。」
 
  小叶把我的脚拿起来,闻了闻,放进她的嘴里,允吸着我的脚指头。
 
  刚才的二人早就走了,付给了我们4000元,看来大款就是阔气。
 
  小叶从一个箱子里拿出10双丝袜,10双漂亮的高跟鞋,笑嘻嘻地说。 
  「阿浩刚才叫人去买的,都是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