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返回首页 >> 校园小说 >>

[追忆真实过往,别了我的青春](完)[作者:黑骑士]

[追忆真实过往,别了我的青春](完)[作者:黑骑士]
字数:494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有好几年没有发文了,因为只写真实的东西,人也慢慢变得稍正经一些了,所以故事也少了一些。并不为赚分,只为纪录一下自己的一些亲身经历。文笔有限,加之事隔多年,中间的事情可能先后顺序有些颠倒。但事事真实。

  前几天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才十几岁,拉着一个女孩子的手。那种感觉熟悉而遥远。感觉太美好,甚至超过现在ML,也许是现在ML太多太容易。才使得那种纯纯的感觉弥足珍贵。

  人都有命数,冥冥之中早已注定。

  还记得当年正读高中,我们那是一个南方的小县城,当时我们家是租的房子。网吧才刚刚流行起来,WIN2000的系统,传奇也才刚刚开始远离到火起来的时候,几年之后这游戏成就了陈天桥的中国首富。我对网游戏一直不感兴趣,虽年纪不大,但那时开始学习股票。聊聊QQ什么的。

  一年放了暑假,跑到了网吧上网,网吧叫大世界,这也是真名。今年回老家时,那网吧早已经关了,家里人现都生活在不同的城市,有太多年没有回老家。
  那时的县城,电力都还不太稳定,一天正上着网,突然停了电。于是坐在网吧等,跟网吧老板闲聊,那里也都是些熟客,我拿出香烟来抽,家里是不敢抽的,只能是外面偷偷的抽。这时有个女子向我要了一支烟,这时才注意到她,估摸20来岁吧,胸很大,样子长得蛮好看的,现在具体回想起来,样子有些模糊了,胸大还是记得。大约等了十来分钟的样子,来电了,大家又开始玩了起来,那女子招呼我过去跟她一起坐,可以教教她什么的。

  我当然欣然接受,一起上网,抽烟,时不时的教教她什么的,有几次教的时候,她的胸部挺了过来。当然还是个半大小伙子,从未经历过女人,哪里受得了这架势,脸刷的通红,心狂跳不止。不过胆子太小,也不敢乱动,只能暗暗接受。实诚人也不太会故意拖时间,也还是怕被别人看到。有时手放在她椅子背上,她也会靠过来。

  她主动的我是敢接受的,但自己主动过去抱始终还是没有这胆量,后来几天我们也常去这网吧玩,坐在一起,有时一起喝点冷饮,如同情侣一般,我心里也蛮喜欢她的,虽然比我大,但比起同学来,甚至女友来,更为大胆主动,能更直接快速的得到肉体上的快感。满脑子的想着她。这种甜蜜的日子可惜只维持了十来天,因上网时也经常请她,一天老板娘就对我说,为什么你一个学生要请她呢,像她是做那种的,自己有的是钱。听到这话顿时晴天霹雳,感觉天要塌了一般,她是那样的美好,跟她一起时是那样的快乐。坐在电脑前完全没有心情上网。
  网吧老板娘的话,发自内心的想否定它,但想想与她前些时间的相处,确与一般的女子不太相同,又让我无法反驳。实在是坐不下去了,带着伤痛、疑惑跟愤怒满眼通红的离开了网吧。等到了下午拨通她电话打了过去,质问这件事的真实性,她似乎很平静,完全没有反驳,也没有解释,说问电话里一片静默,她没说下去,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伤心、痛涌上心头,又很是不甘,这次的通话也不知道是怎么结束的,现在也回想不起,只记得通话完后,内心满是失落伤心。情绪低落了好些天。

  网吧也没有去,害怕见到老板娘那种眼神。(这小姐的名字忘了,暂且就叫网吧小姐吧,后面要用,所以就取个名字了)网虽没上,但其它的节目总是要找的,跟同学一起去看录像,那年代的录像厅票价是2元,从早放到大半夜,早上有些故事片,到了中午就三级,到下午晚上的A片,从初中开始,同末两天,学习了太多的知识,有一次跟里面的一个老头聊了起来,他给我们讲起了爱爱的体验,插在里面的感觉,听得心动不已,后来还说带我去找小姐,我身上只有50元,去是很想去的,可惜那天同学不在,一个人没胆了,跟着他出了门后,马上反悔了,现在回想这老头可能是同性,有几次看在录像厅里摸一个男子的JJ。或许那次就是一个圈套吧。

  录像厅里经常泡着,这是一个打发时间而且很经济方式。也想不出,除了上网外,比这更有乐趣的节目。不过后来同学请客带我去了一个更剌激的地方,那就是歌舞厅。5元的票价,那是一个大厅,摆放着一排排的长凳子,放着巨大的音乐,开场后一群女子走上舞台,翩翩起舞,随着节目的进行,慢慢女子脱下了衣服、裙子、内裤。天啦,以前一个真实的女子都没见到,现在来了一群裸女,这是何其的振撼,内心那个膨湃呀,散场出来,太阳还在高挂,与同学相视而笑,内心是无比激动的。

  有一次还是去看脱衣舞,其中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她有着一对非常美丽的乳房,现在都还记得,其它人的胸都有乳头,而她的,却是一体的,挺挺的乳房,顶端淡红色的就是乳头,没有常见乳头的那种突起,在后来其它的女人身上也是见到过,好像一般都是很年轻的才有这现象,我不转眼的盯着她看,欣赏着她们的表演,那天不争气肚子有些不舒服,找到老板要了些纸,看这女子表演完,飞快的奔向茅厕。没错,就是茅厕,水泥冻的,中间一条深沟,门是长短不一的木板钉制而成,上有大洞,下有大洞,中间有小缝。

  我正上着,突然咚咚咚的踢门声,我立马回答有人,外边只是踢门,没有说话,心想什么人,什么来路这么不礼貌,因为蹲着,门下的很宽的缝,狗都能轻易钻过来。我低头一看,一双粉色的砖头鞋,当年还很流行这个。马上意识到是个女人,还是脱衣舞女,当年的心情真是犹如小鹿乱撞,踢了好一阵,停了下来,我内心那个纠结,开吧没那胆,不开又好期待,真希望她能冲进来。上完出来,看了看那人,正是那美胸女子。后来散场跟同学说起,同学一阵的说我蠢。
  零零散散乱写了这么多,还没有交待一下自己,当时我就读于县城最好的中学,一中,当时个子1米6几,帅,长得很帅,凌乱的发型依然掩盖不住帅,要是当年有现在这胆量,哎……这样说吧,后来我到了上海交大上大学,回老家坐火车时,同坐的女性中4次有三次艳遇,不是现在的打炮这些,抱抱摸摸呀这些,后来工作时,汽车上同座女性艳遇也有5次,开房的有一次,火车上人家老公在,但不是同排位置的,也有两次摸胸这些,有次排队上火车时,勾了一女子,在火车上想给我吹,没条件实在是不敢。

  飞机上去广州开展会,同座的一个公司的老总,最后在广州时也开了房。现在基本上飞机,老婆同行,自己单独行动极少,省内自己出差也是开车,所有少了很多这种机会,不知道现在还是否有当年的魅力。就前十几天,两天晚上约了两个网友也是有的。上面都是真实的,数字上可能一两个的误差。

  当时我家租的房子窗户对面,有另一家人,家中有一小女15岁左右吧。姓蒋叫小蒋吧(也是真姓)缀学较早,脸上有些雀斑。她母亲离婚走了,平时我大姐在县里农贸市场做点小生意,我们租的房楼下一丁点远就是。房东家是一栋三层的楼房,离婚后娶了一个19岁的女子,前妻生有两个女儿,老大十五六岁的样子,两个女生十分漂亮,大女儿有次洗澡偷看了一下,其它的没有什么交往。最多的就是见面点头微笑一下。小蒋经常给我大姐帮忙,因为大姐跟她说要介绍给我。我跟哥哥,老是被出卖,当成了外交的工具,小蒋是挺喜欢我的,在QQ上问做我女友之类的,我对她不太感冒。

  直到有一次,我在另一个网吧上网,她突然在我身后,抱住我的头,让我猜猜她是谁,柔软的胸部抵着我的脑后,手死死的捂住我的眼睛,后来一下猜出来,放手后,俯身帖脸看我玩什么,后来更是直接抢过去,坐在我腿上玩了起来,直到那时,心里才涌出一点感觉,她身上有女人的味道。虽然如此,我还是一如既往的作君子态,后来没交往,当然想的是,这女人不能碰,怕缠着我脱不了手,关键觉得不够优秀不愿意与她生活在一起。高二时,谈了一女友,是我的初恋,当时也就是在河边亲亲嘴,牵牵手之类,手放在她胸前都不敢摸,后来被一放牛的老大爷骂了,再也不敢去了。

  后来像似分手了一样,都没有提,也没在一起,大学时联系她,她不理我,说有了男友,后来听她闺蜜说起,她没男友,觉得学校不好,怕影响我前途。挺伟大的女子!在我心里是这样的看的。后来离了婚,现在又嫁了,生了孩子,也希望她幸福!完全没有私心的希望。

  高三没考上,上了补习班,在有一天晚上,跟同学在网吧玩,传奇私服有些火了,我在QQ上遇到了小蒋,经过身体的发育,对女性的渴望与日俱增,她在大世界上网,之前遇到网吧小姐的那个网吧。小蒋叫我过去请她上网,中间闲聊了一些,记得我说了,想跟她做爱,她不置可否,只叫我过去,我当时下定了决心了的,要去见见她,甚至上了她。那夜实在太饥渴。聊着聊着,就在这时网吧小姐头像上来了,旧日的情怨该了结一下了,那晚下了破处的决心了,网吧小姐约我过去请她吃烧烤。

  一边是小蒋,一边是网吧小姐,想想小蒋可能有后续的麻烦,最后选择了见小姐,我们各要了一个烤翅,几个羊肉串,她还叫了一瓶啤酒,我喝了一杯,本身酒量也就不好,后来送她到她住处,是一个酒店,送到二楼,楼道很暗,稀疏的灯光能从外面射进来,她说她要上去了,我有些舍不得,慢慢我们抱到了一起,她搂着我的屁股,我们的下身就抵到了一起,这种抱法,之前所没有的,那种快感瞬间散布全身,血直往头上涌,头像是晕的,血冲晕了头脑,直发热,又是清醒的,能把触碰在一起的感受放大到如此强烈。

  靠墙抵着她的下身,抚摸她的胸部,亲吻她,她来月经了,不信可以看一下,看到了毛毛,经验,经验很重要,我也分不太出,录像中学习到的东西,没经过实战,也根本用不出来,也不知道具体对女人产生的影响。她叫我要不上去坐坐,上面?在我的脑海里闪现的,或许是几个女子,几个男子,我进去他们会怎么对我?我只想要的是我们两个人的世界。在二楼楼道里搂抱了半天,也差不多要走了。扫兴,目的没达到,又来到网吧,上QQ看小蒋在不,我要办一件大事,结果跳动头像已变黑,点开一看,问,来不来?来不来?我等你十分钟,我最多再等你十分钟……

  我问她在不,她确实是下了,当时也没多想小蒋的心境。没办法只能回学校,爬上床带着余味狠狠的发泄了一番。因为住校,有时回家在窗前等小蒋,小蒋迟迟没有出现,他爸有了女友,有时出现时,他爸的女友也在,有时要不我家人在,当时有个想法,如果我一人在家,就招手让她过来,把同学给我的一个避孕套用了。到了后面也一直没有这种机会。

  还是在这一年,又发生了另一件事。租的附近,有另一家人,平时我叫黄伯伯,黄伯伯跟我爸关系不错,有次涨洪水,他还硬背我回家,他有一女儿,跟我年纪相仿,大大的眼睛,皮肤很白,叫梅子(也是真名),见到我时,有时会害羞的笑,我爸跟她也开玩笑,说做他的儿媳妇,叫儿媳妇给捶捶背,她还真捶,其实我也挺喜欢她的,以前上学我都从她家门前过,后来大姐说了爸爸开的这玩笑,我都不好意思从前面过了,有几次去他家,脸羞得通红,黄伯伯都笑我比女孩子还害羞。

  哥哥早已在北京工作,有时会打电话到他家让我们去接,我们那时还没装座机,手机接也贵,后来有一次去她家接电话,在二楼,她上楼来了,接完电话,她跟我说了一个事,说有人给他介绍对相,是公务员,说了下男方的条件,说她也不知道怎么办,似乎在问我的意见,还知道我喜欢她让我死心?我当时没表态,也不知道怎么表态,是说好,还是跳出来,说我喜欢她跟我吧。

  实在是没有那勇气,实在是没有。最后也没置可否,稍显失落的说祝她幸福。她也礼貌的回答谢谢……后来到了上海上学去了,我家也搬了,再无交集再无见面。

  后续,后来父母都到了北京,大姐也开了幼儿园,二姐办了企业,我也在成都有自己的生意,成了自己的家,在中间过程中,有一年,我带着现在的老婆回老家,爸爸请客吃饭,有一个之前一起做小生意的好友,饭后聊了起来。

  这位叔叔说起了一件事,说前几年,有个人找过我爸,我记得那家,那是以前我我跟我爸去农村收农产品时到过他家,让他帮忙领头一下,他有个孙子才一丁点大,有几个孙女,还是几个小妹妹,一起玩过,就前几年,当时听那叔叔说时也不太记得清小妹妹的样子了。

  说是她爷爷看能不能谈下亲事,我们家也离开了那县城,那叔叔告诉那爷爷,说我上海上大学去了,后面这事也没提起过,当时说这事时,老婆也在,妈妈也在,妈妈还怪了一下,怎么从来没给他们说过呢。虽然老婆在身边,心里还是很期待见一下的,结果成了悬案。

  时光一晃就过了这么多年,有时回忆起来,还是真蛮怀念的,怀念一起上学出入录像厅,看脱衣舞的兄弟,怀念在我生活中虽无结果但也激起波荡的她,过去了,再也不会回来了,别了我的青春……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