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返回首页 >> 校园小说 >>

[草原的月亮有了心上人](13)作者:huihui1983

[草原的月亮有了心上人](13)作者:huihui1983
作者:huihui1983 
字数:8501
 

               13相怜
 
  大三第一学期,是专业课最多的一学期,我就像在公司的男同事在游戏里疯 狂的做任务一样,连必修带选修,一共学了16门,今天考完了最后一门,应该 所有的科目都过关了,我终于松了小半口气。
 
  比利姆问我为什么这么虐待自己,毕竟我课余时间还在软件公司兼职,实在 太累了,我没告诉他理由。
 
  其实,唯一的原因就是他那么败家的每月花6000块钱租公寓,那么多钱, 还是税后的,等于税前8000呢,太败家了。我算着,这学期把尽可能多的专 业课全修完,下学期课就很少了,我们就不用租房子了,能省好多钱,但是这个 事情不能跟比利姆说,要不他又得说我财迷了。
 
  至于今天考完所有科目,我只能松小半口气的原因,是因为我怀孕了……我 还一直没敢告诉比利姆……
 
  比利姆今天上班去的时候,已经把公寓退了,我坐地铁回家的路上,一直在 盘算着,怎么样跟比利姆说这件事,他会不会被吓到,还有,我们要不要这个宝 宝,我是不想堕胎的,但是不知道比利姆想不想要小孩。
 
  走在小区里,我郁郁的走了一圈又一圈,还是想不出头绪,算了,还是给哈 依夏打电话吧。
 
  哈依夏理所当然的大吃一惊,然后问我怎么避孕的,怎么会这么不小心。我 告诉她,如果是危险期,比利姆就会射在外面。
 
  哈依夏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怎么可以体外射精呢,那个是最不靠谱的避孕 方案,你们为什么不用套呢?」
 
  我嘟嘟囔囔的说:「还不是你,跟我说女人开始做爱之后,容易得妇科病, 要用男人的精液消毒才行。」
 
  哈依夏惊讶的说:「那个是跟你开玩笑的,我没想到你会当真……」
 
  我有些奇怪:「难道不是真的么?我自己也搜过啊,好多网站都这么说的。」 
  哈依夏恨恨的说:「你这个笨蛋啊!你不看看都是什么网站这么写的,那些 小报网站你也能信?你去专业的医学网站去看啊,早就辟谣这个事情了!」 
  我哦了一声,没敢继续往下说,其实比利姆有过带套,是我很不喜欢那种被 乳胶隔离的感觉,不愿意让他带,都是我自己的原因了,哎。
 
  哈依夏问我比利姆什么意思,我说我还没跟他说呢,我自己想要这个宝宝, 但是怕他不想要,而且,还没结婚就有宝宝的话,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见他的爸爸 妈妈。
 
  哈依夏给我出主意,让我坚定的马上结婚,而且要这个寒假就结婚,这样就 不用怕比利姆不想要小孩,结婚之后这个事就是我说了算了。
 
  我想了想,也对,好像是比较好的主意,阿扎马特哥哥知道我和比利姆在一 起的事情之后,他说了好几次了,让我带比利姆回去结婚。
 
  我心情总算没那么沉重了,我对哈依夏说:「如果我们真的在寒假结婚,你 要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哈依夏笑的很开心,说:「好,我一定去,而且我要当伴娘。」
 
  我说:「好。」
 
  挂了电话,又想到要我去和比利姆求婚啊,不是他向我求婚,真没意思啊, 一点都不浪漫,我一下子又失落了。
 
  比利姆看我一脸忧郁的回到家,以为我没考好,安慰我说不打紧,还笑咪咪 的说没有挂科的大学生活是不完整的。
 
  我摇摇头,说不是这个事情,看着比利姆好奇的眼睛,我轻轻问他:「过年 的时候,你能不能和我回一趟吉木乃?」
 
  比利姆看着我,静了一两秒钟,说:「好啊,也该跟你阿爸阿妈说这个事情 了。」
 
  这么顺利啊,我开心起来,然后想了想,定定的看着他说:「比利姆,你能 不能向我求婚呢?」
 
  比利姆明显的很被吓到的样子,很疑惑的看着我,但是没有问什么,只是对 我说:「你等我一下。」
 
  我看着他回房间,有点奇怪,他是要去换正装跟我求婚么?然后,我就看到 比利姆仍旧是那套邋里邋遢的睡衣就出来了,但是他手里拿了个很精致的小盒子, 我的心突然就狂跳了起来。
 
  比利姆走到我的面前,单膝跪下,就像是在我12岁时,离开我的那次一样, 拉着我的手,但是这次,他说的是:「阿依苏露,你愿不愿意嫁给我,从此一生 相守,不离不弃。」
 
  我不争气的双膝跪了下来抱住比利姆,流着眼泪,笑着对他说:
 
  「我愿意!不管今生来生,不管轮回多少次,我都愿意!」
 
  比利姆打开那个小盒子,却没有钻石,也不是铂金,而是两只黄金戒指,一 只镶着一块蓝宝石,一块镶着一块祖母绿。
 
  比利姆把镶蓝宝石的那只戒指取下来,轻轻戴在我的右手的无名指上,我把 另外一只祖母绿的也拿在手里看,好诱人的滴翠,好净透的蓝光,真是好看。 
  比利姆笑着说:「这是在你上次请客,编出我们订婚的借口之后买的,本来 想等你毕业就求婚呢。有没有觉得像吉木乃的蓝天和草原?」
 
  我微笑的点点头,把祖母绿的戒指给比利姆戴上,然后抱到他的怀里,紧紧 的拥住他。
 
  比利姆抱住我,又不自觉的开始摸我的头,这次却感觉很温暖,但是我还是 条件反射似的把他手拿下来放在我的胸上。比利姆笑了,问我:「怎么这么着急, 是不是家里催了?」
 
  我摇了摇头,说:「阿爸阿妈还不知道这个事,我只悄悄告诉了阿扎马特一 人,还叮嘱他先不要往出说。」
 
  比利姆有点好奇:「那是为什么?」
 
  我犹豫了一下,吞吞吐吐的说:「比利姆,我怀孕了……」然后担忧的看着 他。
 
  比利姆明显一副被打击到的样子,马上就蔫了下来,一脸愁容,问我多长时 间了。
 
  我大概算了下,说:「应该是一个半月了吧。」
 
  比利姆看着很紧张的样子:「你想不想要这个小孩?」
 
  我认真的点点头。
 
  比利姆很头疼的样子:「大三的课程还是很重要的,上课会很麻烦,考试在 7月份的话,正好是你快生的时候。哎,时间太不巧了,如果晚几个月就好了。」 
  我小声说:「我可以休学一年……」
 
  比利姆思考了一下,叹了口气:「那只能这样了。趁你寒假有时间,先把婚 结了吧。」
 
  我有点烦恼的说:「一月的吉木乃,最高温度不到- 10度,一般都快要到 - 20度,根本没法举行婚礼。」
 
  比利姆说:「那就先回成都办一下把,等春天时候再回阿新疆补办吧。」 
  我摇摇头:「不要,我那时候大着肚子,别人都会笑话的。还是把我家里人 都接到成都吧,新疆就不办了。」
 
  比利姆想了想,点头同意了。
 
  我接着跟比利姆说,哈依夏妹妹也要来参加我的婚礼,我要她做我的伴娘。 
  比利姆点点头,伸了个懒腰,对我说:「好了,问题都解决了,晚上不要做 饭了,去外面吃吧,庆祝一下真正的订婚。」
 
  真的呢,所有问题起码都有了解决方式,宝宝可以生下来,又马上要嫁给比 利姆了,虽然要休学和婚礼这些不是很如意,但终归是一个很好的结果了,我瞬 间变的开心起来:「好啊,我们去吃八先生涮羊肉吧!」
 
  比利姆有点郁闷:「我们订婚的大日子啊,不去个档次好点的地方?」 
  我抱住比利姆的胳膊:「走吧,去八先生吧,比你带我去的那些西餐厅好吃 太多了。我实在吃不下那些鹅肝和嫩牛排什么的。」
 
  吃到了全北京我最喜欢的涮羊肉,我的心情变得无以复加的好。回家之后, 我换上运动服,打开跑步机准备开始跑步,比利姆很紧张的在旁边看着我:「你 要干什么?」
 
  我有些奇怪:「跑步啊,今天吃的太多了,不消耗些,会长胖。」
 
  比利姆一脸很担心的样子:「激烈运动会不会对宝宝不好?要不我们出去走 几圈?」
 
  我笑话他:「肯定不会的,阿妈怀着我的时候,还骑着骏马和阿爸一起赶羊 呢。」
 
  比利姆哦了一声,不再说什么了,我一边跑步一边笑嘻嘻的看着他,觉得他 担心宝宝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抱着比利姆要亲热,比利姆有点狐疑的说:「对宝宝不 会有影响吧?」害的我拿出Ipad,打开网页google了一下,他才放心。 
  但是整个做爱的过程中,他是那么的温柔,轻轻的进出,生怕不小心碰坏了 什么。最后我实在忍不住了,把他从身上推了下来,翻身坐在上面,开始快速的 上下套动。
 
  过了一会,比利姆也终于忍不住了,扶住我的臀部,下身快速的挺动进出, 快感好强啊,我舒服的由呻吟改成大叫。
 
  比利姆今天的耐力出奇的好,换了好几个姿势,我高潮了两次之后,他才射 了出来。勉勉强强的清理了一下之后,我瘫在床上,靠着他的肩膀,一动都不想 动。
 
  求婚、宝宝、还有性爱,一切都是那么完美,真是太幸福的感觉了,我抱着 比利姆的胳膊,觉得睡觉的时候,都是笑着的。
 
  可惜,我这种幸福感只维持了一晚上。
 
  第二天一早,我起床时,就觉得下面不对劲,撩起被子一看,床单上不少斑 斑血迹,我吓呆了,我流产了,一定是昨天晚上跑步加上激烈的性爱导致的,我 的宝宝没有了,我突然忍不住的大哭起来。
 
  比利姆被惊醒了,我哭着跟他说发生了什么,他的脸一下子就变白了。但是 马上,比利姆就把我揽进怀里,轻声的安慰我。
 
  好半天之后,我的心情终于平复下来,下了床,换下染脏的内裤,又垫上了 卫生巾,在我想撤换床单的时候,比利姆却阻止了我。
 
  他皱着眉头,有些奇怪的说:「流产的话,应该不只流这么点血吧?这是不 是普通的月事?」
 
  我愣一下:「你是说,我没有怀孕?」
 
  比利姆问我:「之前你怀孕的事,是不是自己用试纸测的,那个可能不准, 医院查的才准。」
 
  我有点奇怪:「试纸?什么试纸?」
 
  比利姆有点晕:「验孕试纸,或者验孕棒。你不知道?」
 
  我有点心虚,小声说:「不知道,而且,就算知道,我也不好意思自己去买 啊。」
 
  比利姆很头大的样子:「那你是怎么确定自己怀孕的呢?」
 
  我说:「我例假一向很准时的,这次都两个月没来了,我又有好几次恶心想 吐,这不就是怀孕了么?」
 
  比利姆叹了口气,一副完全无语的样子:「苏露,你这段时间为了应付考试, 精神压力太大,天天熬夜,月经晚来是很正常的,身体虚弱些也是正常的,过去 就会好了。」
 
  啊,那我就是没有怀孕?还好,那我下学期不用休学了,不过,那也就没理 由这个冬天就结婚了,好可惜啊,比利姆昨天才刚刚跟我求婚呢。
 
  想到求婚,我下意识的把手背到后面,护住了我的蓝宝石戒指,对比利姆说: 「我不管,你已经跟我求婚了,不能反悔。」
 
  比利姆一副好气又好笑的样子:「放心,除了你这个笨丫头,我谁都不会娶 的。」
 
  我这才放心的把手收回来,看着手指头上的蓝宝石,美滋滋的说:「要不, 我们暑假结婚吧,那时候额尔齐斯河两岸非常漂亮,到处都是鲜花。」
 
  比利姆笑着点点头,说:「趁寒假的时候,先去见见两边的老人吧?」 
  我说:「好,你先给你爸爸妈妈打电话吧,然后我再给我家打。」
 
  比利姆这时候反而愁眉苦脸起来,我问他怎么了,他头疼的说:「我们差了 13岁,到我父母那总是比较难交代,如果你真的怀孕了倒也好了,起码他们那 里不会反对,他俩想孙子快想疯了。」
 
  我想了想,有点犹豫的跟比利姆说:「要不我们最近多努力一下?等我怀了 宝宝再过去?」
 
  比利姆摇了摇头,说既然决定了,还是尽早该和老人们说一下了。我说好啊, 你说吧,我那边简单,阿爸和哥哥们早都同意了,只要告诉他们要结婚就行了。 
  比利姆无奈的摇摇头,拨通了父母电话,我凑到旁边去听,比利姆把我脑袋 拨到了一边,然后按下了免提。
 
  听他们随便说了些家常,比利姆就突然说:「对了,我处了个对象,两年多 了,现在感情很稳定……」
 
  「想结婚?」比利姆的妈妈打断了他的话。
 
  「是……」
 
  「那就赶快结吧。」
 
  阿姨同意了,我捂着嘴笑了出来,看见比利姆却一脸无奈的样子:「你们不 先看看?」
 
  「看什么看,你比我们挑剔的多,给你物色了几个那么好的你都不满意,你 看上的能差到哪去?而且,现在你都快35了,有女人愿意嫁给你就不错了,我 们还能挑什么。结完婚赶紧生小孩,再不生以后说不定就生不出来了。」 
  「我还是想趁她放寒假,先带她回家看看。」比利姆很郁闷的样子。
 
  「放寒假?她是老师?」我听见比利姆的妈妈问。
 
  比利姆说:「是学生,大三,21岁,够结婚年龄了。」
 
  「那你说你们谈了两年多,她那时候才19岁,上大一?」比利姆的妈妈又 问。
 
  「不错啊,小子,有你爸当年的风范。」还没有等比利姆说话,我听见比利 姆的爸爸这么大声说,心里想,真是好有爱的大叔。
 
  然后,我给阿爸打电话,直接很开心的告诉阿爸,我要嫁给比利姆了,准备 暑假时候结婚。我今年过年要先陪比利姆去他家里,然后过完年带比利姆回吉木 乃看他们。然后,想起来比利姆叮嘱我的事,又补充说,比利姆愿意去新疆信伊 斯兰教的,安拉允许这样的婚事。
 
  阿爸一定是很开心,我从电话的声音里,都能猜得出他在那边笑成了什么样 子,阿爸告诉我,过年不用回吉木乃了,太冷了,来回也太折腾,那边又不过春 节。他让我第一次去婆家,多呆些日子,好好孝敬下公婆,等暑假结婚再回新疆 多呆些天。
 
  晚上,阿扎马特哥哥打过电话来,说早上阿爸一个电话,把他和若尔巴鲁思 哥哥都叫回了吉木乃,把比利姆送给他却一直没舍得开的四瓶泸州特曲,全都喝 了。阿爸特别开心,醉的一塌糊涂,现在就睡在一边,喝酒的时候,一直念叨着, 他最心爱的女儿,终于嫁给了最可靠的男人,他一辈子的心事就都了了。 
  我忍不住啜泣起来,但心里,却是满满的喜悦。
 
  听声音,阿扎马特哥哥也醉醺醺的样子,他让我把电话给比利姆,我担心他 醉醺醺的乱说话,就按了免提。
 
  阿扎马特大声的向比利姆道喜,然后说:「阿依苏露是我最宝贝的妹妹,你 要对她好,不能欺负她,不能再娶别的女人,更不能让她做偏房。」
 
  我暗暗的呸了一声,怎么回事,哈依夏也好,阿扎马特也是,怎么都觉得我 是该做偏房的样子呢,哈依夏是觉得我笨,那阿扎马特哥哥是为什么这么想呢, 真是烦人。
 
  比利姆听完就笑了,然后在电话里很郑重的立誓,绝对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 
  阿扎马特听到我开心的笑的声音,知道我也在听,又大声的教训我说:「阿 依苏露,我们哈萨克的女儿,永远不会做对不起夫家的事,你在外面不要学坏, 不能丢我们哈萨克的脸。」
 
  我假装生气的说:「知道啦,知道啦,你喝醉了,赶快去睡吧。」
 
  阿扎马特又大声的说:「我是喝醉了,但是我很快活!比利姆,我的妹妹, 阿依苏露,是萨乌尔草原上最美的姑娘,你娶她的时候,要带你家乡最好的酒来 迎娶她。」
 
  比利姆也大笑着说:「好,我带两箱国窖1573过去,我们好好喝一场。」 
  阿扎马特说:「两箱不行,整个萨乌尔牧场,等着喝阿依苏露喜酒的哈萨克 人,至少有几十家。」
 
  比利姆又笑了:「好,我先带20箱1573过去,不够再买。」
 
  我在旁边听了,立刻拿ipad打开京东,看上面1573的价格,20箱 要8万多块钱,我非常气愤,这两个酒鬼实在是太败家了!!!!!
 
  阿扎马特哥哥高兴的不成样子了,他说,牧羊人手抓的生意很好,赚了不少 钱,他要给我们举办一个草原上最隆重最风光的婚礼,让所有人都知道,吐尔汗 家的明珠,嫁了一个最好的男人。
 
  挂了哥哥的电话,我忍不住的开心的笑了起来,最隆重的婚礼,萨乌尔草原 上会有很多匹骏马赶来,会有好多的姑娘和小伙子穿着漂亮衣服一起跳黑走马, 我到时候要穿上最漂亮的红裙子,再舞一曲胡旋,我还会是萨乌尔草原上最美的 那颗明珠。
 
  可是,我还是太天真了,我想的太美好了。
 
  若尔巴鲁思哥哥第二天打电话给我,问我要结婚的事情,有没有跟别人说, 我说还没有。若尔巴鲁思哥哥让我先不要和任何人说,他也跟阿爸阿妈和二哥叮 嘱过不让他们往外面说,又过一两天会再打电话给我,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我疑惑的问比利姆是怎么回事,比利姆的脸色也有些凝重:「那就等等看吧, 你大哥其实是你们家里最有头脑的人,他做的事一定会有道理的。」
 
  我撇撇嘴,这个我早就知道,大哥很聪明很会做事,他就是太懒了,脾气也 好臭。
 
  果然,两天之后,若尔巴鲁思大哥的电话来了,他直接打给了比利姆,我心 里一紧,这说明事情很严重,要男人之间来沟通了。
 
  比利姆按了免提,大哥第一句话就是:「比利姆兄弟,我们全家认你是阿依 苏露的男人,我认你是我的妹夫,也是我最好的朋友。但是,你们不要来这里举 行婚礼了,你们的婚礼也不要让这边的任何人知道。」
 
  比利姆没有问为什么,只是很郑重的说:「好。」
 
  可是,我在旁边好着急,草原上最盛大的婚礼一直是我的梦想,我想看大哥 带着好多男青年耸着肩膀跳黑走马,我想要好多的姐姐妹妹围着我跳送亲歌,我 想要自己站在中间,穿着红裙子,踩着花草地跳胡旋。我忍不住的问大哥:「真 的会有人来反对我们么?」
 
  虽然哈依夏的事情,让我有过担心,但是我总是觉得,吉木乃草原的牧民都 那么纯朴又善良,阿爸和哥哥答应的都那么痛快,比利姆又肯信教,应该不会有 任何问题了。草原上最漂亮的女孩子,嫁给了最博学的男人,不是应该成为歌谣 被传唱么,我们的爱情应该被所有人祝福才对啊。
 
  大哥在那边浓重的叹息:「我的好妹妹,还有我的好兄弟,你们很聪明很懂 道理,但是你们都太善良了,你们总把别人想的和你们一样,这是不可能的。」 
  大哥继续说着:「比利姆兄弟,你只看到了我们哈萨克人很豪爽,很好客, 但你不知道很多的哈萨克人有多愚昧又多顽固。我在工地上做包工头的时候,汉 族工人一天的工资是哈萨克工人两到三倍,我是哈萨克,我却宁可雇汉族工人也 不愿雇哈萨克,你知道为什么?」
 
  比利姆叹了口气:「懒惰,效率低。」
 
  大哥说:「不止这样,而且天生没有规矩。汉人来打工,一年里能连做七八 个月,天太冷了才会回家。哈萨克来打工,能做半个月的都特别少,每次都是干 上五六天,攒上二三百块钱,连声招呼都不打就走了,回去喝酒吃肉打老婆孩子, 有的自己喝醉了,儿子在旁边饿得哇哇哭都不管。等把钱花光了,就跑到我这里 来,跟我说:老板,我要干活,家里女人和孩子没吃的了。跟他们的工资按星期 结都不行,必须按日给。我劝过很多人,一次做半年,工资能涨一倍,但没一个 听我的,都觉得哈萨克人就该这么过。哈萨克的顽固比你们想象中还厉害得多。」 
  比利姆沉声问道:「他们到底说了些什么,你说他们那么顽固。」
 
  若尔巴鲁思大哥却犹豫了,我这时也听出问题了,大哥东拉西扯的说了那么 多,只是说哈萨克人很顽固,可是到底顽固的说了些什么呢?他这么不愿意,那 肯定有人说了很过分的话了。
 
  我也说:「大哥你说吧,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还怕我听到吓人的话会做噩 梦么?」
 
  大哥最终叹了口气,说:「我昨天一早赶回了阿勒泰,有几个当地的哈萨克 打工的来吃饭,我请他们喝酒,说青河县有个哈萨克牧民家里的女儿要嫁给一个 汉人了,还邀请我去参加婚礼。」
 
  我急忙问:「然后呢?」我心里很佩服大哥,清河县是在阿勒泰的另一端, 离吉木乃有200公里吧,大哥真的很谨慎。
 
  大哥无奈地说:「我还没说完,几个人都很愤怒地说怎么能把穆斯林的女儿 嫁给汉人,我说那个汉人已经信教了,但是我还是不愿意,我想过去破坏他们的 婚礼。然后,五个人里有两个人表示愿意和我一起去,还有个年轻人大声说要用 刀割了汉人的头,把那个女人用石块砸死。」
 
  我和比利姆都沉默了。比利姆缓缓的说:「能到阿勒泰打工的牧民,都已经 是头脑比较灵活的,如果他们都这么想,那牧场里的牧民有可能会做出更过激的 事情来。」
 
  我突然很是难过,原来哈依夏身上发生的事,不是特殊情况,是普遍现象, 哈依夏遇到的,原来我也真的会遇到。
 
  比利姆又沉沉的问:「纸里终究包不住火,吐尔汗大叔不会说谎,事情很难 隐瞒,我娶了苏露,会不会有人要威胁到吐尔汗大叔的人身安全。」
 
  若尔巴鲁思大哥说:「应该不会,但是可能会被瞧不起,不过也没什么了, 我们正准备在阿勒泰再开个牧羊人手抓的分店,找阿爸阿妈过来帮忙,就不打算 让他们再回吉木乃了。」
 
  比利姆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说:「好,苏露回去的时候,会在阿勒泰市 区买套房子给阿爸阿妈,算我给苏露的聘礼。」
 
  我有些委屈,又有些负气,想到哈依夏和林锵的事情,更加的生气,我跟大 哥说:「为什么那么麻烦,那我干脆不嫁了,省得大家不好办,我就留在这一直 做比利姆的情人好了。」
 
  我听见大哥在电话那边无奈的叹了口气,比利姆笑了笑,握住我的手,让我 不要说话。他对大哥说我们回成都的时候会把证先领了,然后等我暑假时候,去 阿勒泰举行一次信教仪式,该洗肠洗肠,该洗胃洗胃,该大净就大净,预备着真 有万一的话,也不至于出现太糟的后果。
 
  大哥同意了,说回去会继续叮嘱阿爸和二哥,先不往外说这个事情。
 
  事情总算解决了,可是这一番波折,弄得我心情很糟,我打电话给哈依夏诉 苦,告诉他我们可能不办婚礼了,然后说了大哥在阿勒泰的见闻,哈依夏似乎是 在苦笑吧,她说,现在我们两个好姐妹,还真的是同病相怜了。
 
  我说不一样,我一定要嫁给比利姆,只是阿爸阿妈以后就要搬到阿勒泰,再 也回不去草原了,要不会被瞧不起,会被指着骂的。
 
  哈依夏安慰我:「笨丫头啊,这可是好事情,你不经常说你阿爸身体不好了 却不愿意离开草原,现在他不得不到阿勒泰的话,按照新的生活条件和医疗条件, 应该能多活十年吧,这难道不是好事么?」
 
  对啊,对啊,哈依夏看问题的角度总是那么特别,说的好对,和阿爸阿妈的 身体比起来,没有盛大的婚礼,不再做草原的明珠,又有什么打紧呢?我突然又 开心起来,而且,不知为什么,知道自己以后再也不会和草原有什么联系了,心 里突然一阵轻松。
 
  我挂了电话,很郑重的跟比利姆说:「我们的小孩将来一定不能信伊斯兰教, 我现在特别讨厌这个教派了。」
 
  比利姆笑着说:「文明世界之癌的称号可不是凭空得来的,后面不知道有多 少男女的血泪呢,我们这样,已经该足够的庆幸了。
 
  我点点头,想起哈依夏和林锵,又有些难过。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