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返回首页 >> 人妻交换 >>

[少妇人妻的欲望](16)作者:sisiwave

[少妇人妻的欲望](16)作者:sisiwave
字数:6693


            少妇人妻的欲望(十六)

  欲望这东西很奇怪,正如屋外灿烂的阳光,无孔不入,又如看不见却实实在在的空气,无处不在,意志再坚强的人也抗拒不了它,武蓉作为一个和老公疏于亲热的年轻少妇,本来又是敏感体质,加上连日来和李芬多次尝试女人间那些以前想都不敢想的私密交互,隐晦而固执的欲望已经适时地潜伏在她身体每一处,李芬扛着她一条腿戴着假阳具一次又一次插入她淋漓的花穴时,虽然明知小军就在附近,可还是忍不住像前几次两人欢好时一样热情地迎合,双手虽然捂着绝美的脸庞,嘴里还在娇吟着不要,可她知道自己已然停不下来了,另一条裹着薄薄丝袜的修长美腿自然地也搭在李芬另一边肩上,这种姿势让她的花穴能更加突出的迎接那根粗大的假阳具的插入。

  「呀咿……」李芬畅快地高叫起来,年轻的继子死死贴着她的臀背,那根让她神魂颠倒的巨物前端抵住她皮短裤肛门的位置,短裤的设计在那里体贴地开了一个小孔,巨大的龟头正缓缓撑开她紧窄的菊蕾,这根东西虽然昨晚在她下身两处蜜穴进出了无数次,但每次插入她都有灵魂要起飞的感觉,那种滚烫的粗壮坚硬感每每都让她疯狂。

  武蓉明显感觉到芬姐的插入变得有力起来,一下一下狠狠耸动顶撞得她头晕目眩,完全像个强壮的男人,不由得挪开遮住脸的双手,迷离的眼睛首先看到的是李芬那欲仙欲死的绝美表情,然后小军的脸赫然出现在李芬的脑后,武蓉瞬间明白了,李芬在插她的同时,菊蕾也正在被继子小军大力插干着,难怪……可……太羞人了……

  「芬姐……你……不能……啊……小军……你……干什么……啊……哦……」武蓉断断续续都不知道自己要表达什么,这样的姿势好像小军在同时插着她们两人,可她又无法说出个所以然来,毕竟小军这次没有碰她,而是通过这样一种更不堪的行为刺激着她。

  「小妈……你告诉蓉蓉姐,我在干什么?」小军头一次和二女同欢,也是觉得刺激无比,那根东西分外粗硬,同时他也察觉到小妈李芬别于昨晚的高度兴奋和紧窄。

  「啊哦……蓉蓉……小军……在……操我……屁眼……好……舒服……啊……小军……轻点……啊……好粗……」李芬浑圆的丝臀随着小军大力顶撞一下下耸动,通过假阳具又传到武蓉的紧凑穴洞里,两个少妇噫噫啊啊地叫得此起彼伏。
  「呀……不……行……啊……小军……停……不……啊……轻……轻点……」武蓉被顶得有些透不过气来,一对高耸挺拔一下一下颤动着,荡起层层乳波。
  小军盯着武蓉搭在小妈耳边的两只秀美的丝袜小脚,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上去,隔着丝袜含住武蓉的脚尖,一手抓住小妈胸前一团饱满,一手抚上武蓉修长的丝袜美腿。那修长美腿因为男人的爱抚肌肉紧绷起来。

  「不……小军……不……啊……你……说过……不碰我……的……啊……」武蓉又羞又怕,男人的手掌带着火一样的热度透过薄薄是丝袜刺激着她光滑敏感的皮肤。

  说实话,小军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的,他毕竟和武蓉不熟,不像和诗雨那样一切水到渠成,再一个他也在意小妈李芬的想法,昨晚才和美艳小妈的关系发生了实质性的突破,今天就要当着她的面操干和她有亲密关系的另一个女人,小军心里总有些不踏实。对于武蓉,小军本来没有什么想法,但他不否认武蓉这个年轻人妻对男人所具有的吸引力,更何况现在这种状态下,那苦闷的动情表情明显暗示已不是初哥的小军这个少妇已经情欲泛滥。

  李芬此时却根本没想那么多,她真真切切感受到年轻继子那根巨大的美妙并完全沉浸其中,李芬本身就是个欲望比较强烈的女人,她现在唯一需要的就是小军那根粗大不断地进犯,至于武蓉,她已经无法顾忌了。

  小军突然不顾李芬的抗议,退出她的身体,解开小妈那条皮短裤,然后以把尿的姿势抬起小妈,两人的下体都毫无遮掩的袒露在武蓉眼前,那根巨大粗长的坚硬在李芬大大分开的两腿根部前后摩擦,粗壮的棒身同时刺激着小妈两处娇嫩,这种姿势让李芬既羞耻又难过,粗硬和火热的触感让她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稍微一低头,便可看见那根让她爱煞的巨物从自己两腿间穿出,仿佛是自己长了一根男人的阴茎般,更让她兴奋的是,蓉蓉就瘫坐在离自己腿间不到一米的距离,已然情动的武蓉俏脸通红,一副想看又不敢看的样子让她感觉到一种暴露的快感,坚持了不一会儿,李芬就伸手下去,捉住那根粗大,引导着进入自己饥渴的花穴,和着交合处淫靡的水响开始肆意地浪叫起来。

  这下可苦了武蓉,本来还有根假阳具能获得一丝慰籍,现在那根东西毫无生气嵌在自己体内,芬姐被小军那根可怕的巨物插干得如此激烈,就在自己眼前,心里居然有种被冷落的感觉,近在咫尺的激烈交欢让她身子火一般滚烫又难受,随着那鲜活的巨物一下一下深深插入芬姐娇嫩的花穴,武蓉的花径感同身受般收缩着。

  「啊……呀……小军……啊……好粗……要……要死了……要……死了……啊……亲我……唔……」李芬的媚吟是如此动人心弦,反手勾住继子的脖子,转头和小军热烈地口舌交缠,晶亮的口水从口角滑落,同时下身的粘稠的淫液也随着小军的插入喷溅,几滴溅在武蓉的脸上。

  武蓉从未见过李芬如此强烈的高潮,有些失落又有些羡慕,悬在半空的感觉很难受,很焦躁,双手偷偷伸到腿间,那根皮裤上的假阳具被她死死握住,慢慢往自己体内送,大眼睛一眨不眨死死盯住面前这对母子的荒淫行为,她压抑着闷哼着,眼前的一切让她慢慢开始失控了。

  当小军拔出那湿淋淋的巨物在李芬引导下插入更禁忌的另一处肉穴,那半张的花径穴口让武蓉更加冲动起来,「芬……姐……我……」

  李芬一手伸进自己腿间,手指将花瓣大大分开,一手冲着武蓉勾动,「来……蓉蓉……操我……穿上裤子……啊……」一声高叫,原来是小军听得血脉喷张,动作更加激烈。

  武蓉鬼使神差地照做了,她能勉强抗拒和小军发生关系,但拒绝不了李芬,即使现在和小军共享这个美艳无比的漂亮姐姐,熟练地穿上那条皮裤,挺着假阳具凑了上去……

  李芬要疯了,虽然以前不但被刘刚和他那个系主任这样弄过,甚至在那晚迎新晚会还和三个男学生荒唐过,但这次的感觉完全不同,身心都得到极度的满足,两根东西都无比粗大,特别插在菊蕾的那根巨物是自己继子小军的,而面前的武蓉又是如此娇媚的同性,后背贴着小军结实的胸膛,前胸两对饱满相互挤压,高高立起的乳头彼此磨蹭,一前一后两个人孩子气般争相和自己热吻,李芬索性半侧着身子,一手攀住一人脖颈,三人的头凑在一起,不分彼此地口舌交缠起来。
  武蓉的香舌被李芬卷吸着逗引着和小军唇舌接触了,武蓉还没来得及反应,年轻男人的舌头顺势纠缠上来,武蓉没有力气多想,芬姐的舌头捅进她的耳朵搅动,她哆嗦着任凭小军吸吮,舌尖慢慢开始回应。

  这样费力的姿势没保持多久,三人都躺在宽大的沙发上,李芬骑坐在小军腿上,武蓉跪在李芬雪白丰满的屁股后用更轻松的姿势插入。这次武蓉主动俯下身子,浑圆的乳房死死贴在李芬的背上,把头伸过李芬的肩和小军热吻,小军双手搭在她腰臀上淫邪地抚弄她也没有再拒绝。

  事态一发不可收拾,那条皮裤很快被丢开了,李芬倒趴在武蓉身上,头埋进她大大分开的双腿间,近乎暴虐地吸咬着,小军自然地跪在武蓉双腿间。握住自己那根粗长的巨物,用硕大的尖端配合着李芬的唇舌刺激着武蓉的娇嫩。

  「呀……啊……不……不……啊……」武蓉下意识哼着,屁股却不时挺高,追随着那火热坚硬的触碰磨蹭。要插入了么……她不愿再多想了……

  「啊……不……唔……」两个绝美少妇同时发出高叫,武蓉感觉一个大得难以想象的火热挤进自己的身体,不由得高叫着死死咬住李芬的唇瓣,李芬又痛又爽当然也叫了起来。

  「哦……蓉蓉姐……你……好紧……」小军乐得要升天了,武蓉那处韧性十足,绝强的吮吸他的大龟头,终于插入了,两个绝美少妇都成为自己的女人,对了……还有诗雨……

  小军想到诗雨的时候,诗雨也在想着小军,老公志伟和大卫玩弄了她一晚并没有满足,三人做了个香艳的spa后,诗雨娇喘吁吁地又被带上了房间,男人们又开始贪婪地侵犯着她的身子,但可能是奋战了一晚的缘故,诗雨觉得两个男人那里都有些疲软,尺寸似乎都有些缩水,的确,试过了小军那根罕见的粗大坚硬后,其他的阳具总会让诗雨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然而大卫接了个电话,兴冲冲出门,不一会儿带进来两个异国少妇,正是苏珊和琳达,诗雨和志伟来不及惊讶,房间内的战事迅速升级,苏珊和琳达一眼就迷上了娇艳的诗雨,笑嘻嘻地围住了诗雨,在同性面前诗雨仅有的一点羞耻心又被勾起,可那媚人的羞态更加刺激了其他两对男女,这可苦了两个男人,苏珊和琳达本就是连续作战的老手,琳达霸占了志伟,撅着屁股埋头在他腿间吞吐那根有些疲软的阳具,大卫夫妻俩则夹住了诗雨,诗雨见自己老公和另两个外国美女异常熟悉心里自然明白了,原来老公志伟在国外有如此热辣放荡的女人相陪,心里一阵失落和悲哀,但也有一丝轻松,看来先出轨的不是自己,老公也对不起自己,带着一丝负气,对大卫夫妻的挑逗也不是那么被动承受了,男人们又勉强射了一回,软榻榻地靠在床上泄气了,倒是苏珊和琳达对诗雨兴趣不减,两人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不少情趣用品,三个美艳的少妇纠缠成一团,诗雨哪还有力气反抗,咿咿呀呀地被两个外国女人弄得高潮迭起。

  「志伟……你的妻子……真美……sosexy……」苏珊一手握住一根电动按摩棒插着诗雨的滑腻腻的花穴,一手用指尖抠弄诗雨的菊蕾,舌尖还逗弄着那颗蚌珠,琳达则骑在诗雨脸上,扭着腰胯,用自己湿淋淋的下体死死堵住诗雨的口鼻,诗雨那种东方美女娇弱哀羞的气质不但对外国男人大卫是致命的诱惑,对苏珊和琳达也有着不小的吸引力,可怜的诗雨脑袋被持续的高潮冲得昏昏沉沉,饱满的乳房高耸翘立,鲜艳的乳头硬邦邦地立起,稍微一碰全身就哆嗦,纤腰却还在顽强地扭着,苏珊和琳达略带粗暴的玩弄竟然让她心中的苦闷有所缓解,莫名其妙的留着泪水,狠狠吮吸着琳达那剃得干干净净的下体。

  这种抛却一切顾虑,完完全全追寻身体快感的性爱被三个女人演绎得淋漓尽致,诗雨最激烈的高潮最后居然是和两个女人发生的,当然除了小军,诗雨昏过去前的唯一念头便是渴望小军那温柔的拥抱。

  苏慧珍趴在榻榻米上,脸有些红,这个叫阿远的男技师手法真好,手掌的热度透过薄薄的真丝衬衫适度地刺激着她的肌肤,极有技巧的捏拿让紧张的肩背有种懒洋洋的酥爽,当男人的手抚按到腰臀时,她只是轻轻扭了扭身子,并没过多的反应。

  阿远盯着美丽女教师起伏的背臀,暗暗吞了口唾沫,生过孩子后的苏慧珍腰上居然没有一丝赘肉,但臀部大得有些夸张,臀肉紧紧的并不松软,形状相当好看,阿远裆部鼓起老大一团了。

  感觉到男人的手在自己臀部过多的流连,苏慧珍有些不好意思,但又不好说什么,毕竟男人并没有做出更令她不适的动作,其实她自己心里知道,被男人按抚臀部的感觉让她有些舍不得叫停。

  「姐姐你身材保持得真好,平时经常保持运动吧?」阿远明白和女人聊天的重要性,适时瓦解了苏慧珍心头的一丝尴尬,「下面我要按摩你的腿部了。」
  「还好,在家里练瑜伽。」苏慧珍穿了一条薄薄的灰色连裤袜倒不太担心走光,可男人热力十足的手抚上她的丝袜美腿时,身子还是轻颤了一下。

  「哇,瑜伽很难练的呢,不过练好了真的对保持好身材有帮助,姐姐你练多久了?」阿远握住苏慧珍的一只小巧的脚踝,薄薄的丝袜在手掌中摩挲的感觉真不错。

  「哦……有好五六年了,」一条腿被往后扳起拉高对一般女人可能会有些不适,但苏慧珍练过瑜伽的身子异常柔韧,只是在心里担心自己包臀的半身短裙会不会太短了。

  「厉害,这个姿势一般女顾客根本做不了,」阿远盯着短裙下丝袜包裹的私密,紫色的蕾丝丁字裤十分性感,看来这个女老师是个闷骚的人啊。

  「呵呵,」苏慧珍有些气喘,平时做瑜伽都穿着宽松的瑜伽服,此时做这些动作让她有些被束缚的压迫感,男人的手死死抓住她的小脚,大拇指揉着她的脚心,又痒又麻,酥麻的感觉沿着腿部神经往上延伸,最后集中在大腿间,感觉下身暖洋洋的。

  「姐姐你要是痛就告诉我哦,」阿远把苏慧珍一只脚背搭在自己肩上,紧挨着脸,让那丝袜小脚蹭着自己的脸颊,一手按住那肥美高翘的肉臀,开始加力。
  「啊哦……」苏慧珍忍不住叫了出来,不是很痛,但下身有种被极致拉伸又折叠的感觉,这姿势有些羞人,明显感受到年轻男人的鼻息喷在自己脚上,自己的脚应该没有异味吧。

  换过一只脚重复一组动作后,苏慧珍又回到平趴的姿势,只是脸更加红润了,男人又按回到她的臀部,这回动作更加大了,臀瓣被不时揉弄挤压,掰开又并拢,牵扯着敏感处,很古怪的感觉,刚要出声,男人的声音又适时响起,

  「姐姐这是按压坐股神经,我的力度会重点……」

  「嗯……」苏慧珍安下心来,但身体开始有些发热了,暗暗提醒自己可不能哼出声来。

  「嗯哼……呵……」坚持了几分钟,苏慧珍还是没忍住,她明显感到自己私处有了湿润的感觉。

  「没事姐姐,舒服就哼出来,按摩就是放松身心,什么都憋着对身体不好。」阿远暗自赞叹,这美艳的女老师真是敏感啊。

  「嗯……啊……」苏慧珍没搭话,但已经小声哼了起来,男人的手在她臀腿间流连,修长的手指几次插进她腿缝间,有意无意扫过她的敏感的大腿根部,让她羞涩的同时又有一种舒爽,浑然忘了自己短裙渐渐被拉高,半个丝臀露了出来。
  阿远已然看到少妇裆部有一块不太明显的湿迹,嘴角泛起得意的笑容,他对自己的手法十分满意,但也知道见好就收,「姐姐现在请你坐起来。」

  「哦……」苏慧珍带着些微遗憾坐起身子,心里同时也松了口气,再那样按下去她可真会受不了。可想不到男人跪坐在自己身后,胸腹紧紧贴在了自己背上,腰上明显感觉到有根半硬的东西顶着,心中一跳。

  「姐姐两个脚心相对,手臂举高,」阿远灵巧地手指顺着少妇的手臂捏拿往下滑过腋窝,擦过高耸的胸部边缘,按住她的腿弯,「上身尽量往前压,对,我用力了……」

  苏慧珍又哼出声来,男人整个身子压在她背上,把她上身压向自己腿间,短裙缩到腰上了,更要命的是那团东西死死贴在自己背上,热力十足,还若有若无地跳动。

  两人叠在一起近一分钟,阿远放开有些娇喘的苏慧珍,「好了,姐姐,大致的服务就是这些了,剩下的我不确定你需不需要?」

  「还有什么项目……」苏慧珍飞快地瞟了一眼男人腿间鼓鼓的一团。

  「上身保养、全身推油等,因为我是男技师,怕你不适应……」

  「哦……上身保养……是什么?」苏慧珍此时倒有些不甘才一个小时不到啊,而且真的很舒服,男人也没什么出格的举动,这点她很高兴,虽然刚才男人的那里顶着自己,但她相信这是男人的正常反应。

  「就是胸部保养,保持胸部挺翘紧致,姐姐胸型很漂亮,不做也没关系的,全身推油是要用到按摩香精,得换衣服,当然如果你点的是女技师,还有下身保养的。」阿远深谙欲擒故纵的道理。

  果然,苏慧珍迟疑了,人就是这样,总会有些逆反心理,苏慧珍最近正好觉得自己的胸似乎没有以前那么挺翘了,「胸部保养怎么保养?」

  「这样吧,我试着给你做做,你随时可以叫停……」阿远二话不说又跪坐在苏慧珍身后,伸出了双手……

  ……教工宿舍……

  「咿呀……江……江源……不……不要了……我……不行了……停……停下来……那里……不……啊……痛啊……」郭晴羞耻地趴在床上,赤裸的上身伏在凉席上,娇嫩的乳头被凉席磨得通红翘立,双手伸到高翘的屁股后无力地推挡着的男孩一次又一次的进犯,男孩的手指正淫邪地抠弄她粉嫩的菊蕾,花穴里已经淋漓不堪全是男孩的精液,更让她惊慌的是男孩另一只手举着手机在拍下这极度淫靡的场面,「不要……拍……求求你……啊……别……痛……」

  娇弱的人妻教师惨叫一声,菊蕾被撑开,火热的阳具坚定地突入,「放松……老师……一会儿就会爽死你……啊……好紧……」江源手指又捅入郭晴的阴道搅动,「还是这么多水啊……老师你真色……把我的鸡巴……和手指都夹得紧紧的……好骚……哦……」

  男孩滚烫的精液射进肠道里,泪流满面的郭晴哆嗦着又高潮了……男孩拔出渐软的阳具递到她嘴边,她认命地张开了口。心里除了绝望居然还有一丝沉沦的快感。

  相比郭晴,武蓉的沉沦来得更加彻底干脆,小军那根东西初一插入,她几乎就马上高潮了,火热、坚硬、满胀、深入几种感觉无一不是她无数个失眠夜晚所极度渴望的,以至于小军的每次坚定而有力的进击武蓉都不自觉地微微抬高屁股。
  「小骚货,舒服吧……」李芬趴在一边玩弄着武蓉不输于自己的美乳,不时用牙齿轻轻撕咬那鲜红挺立的乳头,她对小军那根巨物的威力再明白不过了,「舒服就叫出来……你跟我做的时候叫得好色……」

  「唔……不……小军……啊……芬姐……啊……呀……嗯哼……」武蓉想初尝禁果的堕落少女,恍惚中被这对母子勾引着开始放荡起来……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a198231189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